遇到矛盾向內找 修去執著快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在大法中修煉已走過了二十個年頭,修煉中經常碰到與同修之間心性上的摩擦,如果處理不好就會造成間隔,甚至被舊勢力鑽空子干擾。

怎樣才能在發生矛盾時處理好呢?我想就得用師父賜予我們的「向內找」這個法寶,找自身的問題,做到不看事情本身的對與錯,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寬容同修,以此化解矛盾,提高自己的心性。這也是我們大法修煉的路。

舉兩例子,說說近兩年中在遇到這種情況時我是怎樣向內找,修自己的。

前兩年我地準備了一些做車掛件、項鏈護身符的材料,協調同修把製作任務交給了我們學法小組。做車掛件的幾個同修做的很快,幾天功夫就做了很多。一天上午我在A同修家做,B同修過來拿。她看了看我們做的成品說我們做的不對,告訴我們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怎樣的,問我們能否改一下?我和幾個同修當時就改了二十個,並對B同修說我們一定把錯的都改過來。

B走後,我對A說:「咱別著急,做合格才行,把原來做的都拿出來檢查一遍,錯的都重做,一定要做好。」

A說:「已經做了兩大箱了,都是這樣做的,怎麼改?」我堅持一定要改。A很不高興的說:「不改!太耽誤時間。」我又說:「那咱也得為法負責呀。」A急了說:「以前都是這樣做的,這回為甚麼不行?她(指B)也太能挑毛病了!不改!要改你拿回家去自己改!」

這話噎得我很難受。

中午回家吃飯,心中一直在想:A為甚麼會這樣?她平時都很平和,是不是有我要去的心?仔細找自己,有顆要強的心,要自己說了算的心。掛件這樣做是有些不妥,可同修也不是有意的,我沒和同修誠心商量該如何做,就讓從新做,幾乎是命令,帶著黨文化的因素,爭鬥心也出來了,傷了A的心。

找到了這顆心,自己問自己:這是誰給你的權力?這是師父要的嗎?趕快去給同修道歉吧。

下午我去A同修家,她給我開門時笑著說:「我還以為你生氣不來了呢!」想必她也認識到自己的話有點過。我笑著說:「我才不會那麼傻呢!你幫我提高,幫我去人心,我感激還來不及呢!對不起!當時是我不理智傷害了你。」她也笑著說:「沒事啦!」

此時我再看A同修,和上午簡直是判若兩人。就這樣,在矛盾中,我們都向內找,不強調自己,都提高上來了。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C同修做真相台曆,我過去幫忙。她說裁紙刀不快了,總幹不動活,叫我去找協調同修另弄一把裁紙刀來。我說,我們資料點打印機壞了,一直沒修好,我去和資料點同修商量一下,把他們那個裁紙刀拿過來用吧。

第二天,我冒著大雨把裁紙刀給C同修送過來。剛進門,她就問我帶沒帶手機,這時我才想起來忘記把手機留在家裏了。她馬上劈頭蓋臉給我來一通:「自己不注意安全,也不為別人著想!」

我趕快離開了她家,雖然知道自己錯了,但那顆不讓別人說的心被觸動了,心裏覺得很不是滋味。路上淚水、雨水交織在一起。

回到家,換下被淋濕的衣服,坐那想:知道自己錯了,怎麼還委屈呢?同修說的很對呀,「自己不注意安全,也不為別人著想」,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呀,假如因為我不注意安全,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大法帶來損失怎麼辦?明慧網上同修三番五次交流手機安全的嚴肅性,師父講法中也多次告訴過我們一定要注意安全,自己卻視而不見,不重視安全問題是對的嗎?同修是為大法負責呀!她的話嚴厲,這不是師父在借同修的嘴在警告我嗎?怎麼還委屈呢?

想到這,我的心馬上就敞亮了,那個委屈的心,不讓別人說的心已經沒有了,以後再去C家,她再也沒提那天的事,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

這些年,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雖然還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但總的說修煉逐漸走向了成熟。遇到任何事都能向內找,修自己了,講真相和做大法的事也都很順利。我今年已經七十一歲了,晚上騎摩托車往別的地方送光盤、台曆,就像年輕人一樣,沒有「老」的概念,我的摩托車從大法受迫害到現在一直載著我為大法做事,快二十年了,很乖巧,一點毛病也沒有。

我們會一直配合下去,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