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執著心 才能更好地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和千萬個大法弟子一樣,在個人修煉期間身體上各種疾病都讓師尊給調整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那時是心裏充滿了歡喜和對師尊的感恩戴德。就是覺的師父好,大法好,不能從理性上認識大法。所以在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時,雖然也很堅定的走過來了,但畢竟帶著很強的人心,展現不出大法的威力,不斷的摔跟頭,被邪惡迫害。

二十多年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保護和大法的指導,才能夠堅定的走到今天。

一、正念善心對待警察 解體了被勞教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由於法理不清邪悟了,並且向邪惡寫了書面材料。直到師尊發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經文後我才猛然醒悟。師尊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1]我明白了在師尊正法期間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我為自己的邪悟感到慚愧,痛悔不已。

我立即去要回書面材料以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他們不但不給,還立即將我拘留,並把我兒子們找來威脅說,若要反彈便要送去勞教兩年。警察說著便把填好了的勞教表給他們看,想用親情來動搖我。

這回因我是從法理上認識上來了,所以甚麼也動搖不了我。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慈悲的對警察說:我這個事你們有很大的伸縮權,你們可以說我反彈送我去勞教,也可以說我無非是一種信仰,在家煉煉功,不用小題大做,把我放了,你們不就做了大好事嗎?

緊接著,他們就問了我兩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你還煉法輪功嗎?你還信李洪志嗎?當時我心裏真是感恩師尊給了我這贖罪的機會。我立即正氣十足的回答他們,我說:我信我師父,我還煉法輪功。非法審問我的警察馬上笑起來了。接著說:其實就是個信仰問題。接著還跟我開玩笑。我知道這一關已經過去了。

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來後立即寫了嚴正聲明,痛悔自己走錯了路。弟子在此再一次感恩師尊把我從危險的邊緣上拉了回來。

二、修煉人內心的改變才能把救度眾生做好

大法弟子聽師尊的話,一直在發揮自己的能力努力的救度著眾生。我也和大家一樣,也給很多人做了三退。有一段時間心裏也挺高興的。但是隨著對師尊講法的進一步理解,我心裏就不怎麼踏實了。因為我給辦三退的人中,絕大部份都是同意了三退,但並沒有明白大法真相。我想這樣的人不一定都能夠真正的得救。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就不怎麼講了,開始加大了學法的力度。

通過大量的學法、背法,特別是背法,在思想境界方面有了一些突破, 發現了很多自己以前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並下決心一定要努力的修去它。這樣一來我就比較注意找我遇事與大法擰勁的地方。師尊看到我真心誠意的想修自己,就把我很多不好的心暴露出來了讓我修掉它,然後把這些不好的物質一點一點的給我拿掉了。

舉個例子:這輩子我對老伴的怨恨心太強了,如果我沒修大法,雖然不會與他離婚,但我一定會離開他的。因為我老覺的這輩子他欠我的太多太多。修大法後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與法理,心裏也就慢慢平衡了。但是修煉是不斷昇華的,隨著層次的提高,大法對我的要求也不斷的升高,矛盾也就尖銳起來了,表現出來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確實刺激人的心,心裏怎麼也過不去。比如老伴體力不支,我伺候他抹澡,光上身就反反復復的要擦上十幾次,還要洗腳、刷牙等等,每天都要耗去我很多的時間。你說他乾淨吧,可他髒的地方確實讓人噁心,每天要給他換兩次吐痰的垃圾桶,桶旁邊或塑料袋上總是會讓你捏到痰,有幾次乾脆把垃圾桶踢翻了,滿地都是痰。平時給他擦痰用的衛生紙,我家都是買的質量比較好的紙,為的是避免痰擦在手上,可他偏偏要把一張紙擦成碎渣渣才肯丟掉。你要是忍不住給他丟了吧,他馬上就會罵人,你拖地掃地時地上經常會掃到掉在地上的這種碎紙渣,紙都擦成渣渣了,你想他那個手能乾淨嗎?可他從來都不會認為自己的手髒。有時真是忍的心裏發痛。後來通過學法向內找,發現理都反過來了,原來老伴的種種表現都是在幫我提高,我卻因為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怕髒的心不去,還有不是他欠我的,而是我在歷史上欠他的太多。以後我真的發自內心的待他好了,他也從內心感受到了,現在對我也體貼關懷了。從中我也明白了師尊教導我們的「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這首詩詞在我這一層我所能理解的內涵。

由於我內心的變化,我老伴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的行為都比較正常了,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好了。以前他經常要住院,現在快兩年沒進醫院的門了,藥也吃的很少了,他也在煉功學法了。以前他經常住院,不但嚴重影響我做好三件事,也把兒女們折騰的夠嗆。每天給他送飯,晚上陪床,病危時心裏又著急,也用了很多錢,現在兒女們也輕鬆了,都認可是大法在他身上所起的作用。所以在親朋好友面前都稱讚「法輪大法好」,我家人之中已經有四人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我想這些人是真的被大法救度了。

下面再說一點我救度外面眾生的心得體會。外面的人不認識,也不了解,為了能在相處不長的時間內能救度他們,我就用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慈悲與善心來對待他們,處處替他們著想,讓他們感受到煉法輪功的人真誠善良,對我有一種信任感,就比較容易救了他們。特別是在救人的過程中,利益之心要修去。舉個例子,我在裝修房子的過程中,我的基點是不與他們討價還價,體貼他們的勞苦。有機會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並勸他們三退,他們幾乎全都答應了。最後結賬分手時再送給他們真相資料帶回家去看。其中有一個刮仿瓷工,看我對他這樣好,當時就要退兩百元錢給我,我沒有接受。我說你們做工太辛苦了,這是你憑勞力賺來的錢,你就安心的收著吧。後來他告訴我,他父親有病,過了年就要去住院手術。我送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讓他回去讓父親誠心按照上面念,他接受了,並給他父親和兩個兒子都做了三退。過年後,我問他父親好點了吧。他說他父親原來痛的地方現在不痛了,幹活挺正常,也就不去醫院了,還把真相護身符掛在了他的床頭邊。像這樣救的人,我心中就比較踏實。

任何語言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師尊用自己巨大的承受換來了弟子的提高,換來了眾生的得救。弟子只有在這有限的時間內再加大步伐趕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弟子跪拜師尊。

個人體會,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