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是面鏡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同修是面鏡子,看到同修的問題不是怨別人、擔心別人,而是修自己,這是我花了很長時間、碰到很多釘子之後才明白的一個道理。

(一)年輕同修照出我的顯示心、嫉妒心

A是位年輕同修,漂亮、能幹,幹甚麼事情都能自己琢磨出一套和別人不一樣的辦法,而且很多時候確實比我們的方法好,久而久之我們都覺得她能幹。B同修幹活略微粗糙,她就很擔心,自己手裏幹著活,眼睛還在盯著B同修,怕她出錯。我看在眼裏,心裏想又在顯示自己,有時她還沒說話,我就知道她又要校正一下我的做法,結果真是這樣。

有一次和A同修一起煉功,我胳膊疼的放下來了,她笑了一下,我脫口而出:「你笑甚麼,眼睛幹嘛盯著別人?」她自己也感覺不對了。其實我這句脫口而出的話絕不是一時衝動,而是長久以來對A做事時顯示自己的不滿,一下子爆發出來了。
我從A的言語乃至一個表情中都可以感覺到這種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但她自己感覺不到。好在我們之間可以很坦誠、很直接的交流,我和她說咱倆太像了,我看到你就像看到我自己,這說明我也有很多自己完全意識不到的東西。比如別人說我冷,說我不隨和,自己至今也意識不到。

我對A同修的能幹也有很強的嫉妒心,她《洪吟》背的挺好,而我卻記不住幾首,有時她脫口而出的時候,我就問她是怎麼理解的,覺得她只是在背,但對法的內涵理解的並不深,其實這就是自己的嫉妒心在作祟。她曾和我說,我說完之後她兩三個月都背不出《洪吟》,我把她給抑制住了,這也把我嚇了一跳,自己不好的心怎麼給同修加了這麼多不好的物質呢?

與A同修在一起,我們一直配合的很好,看到她我就像看到自己。有一次她本來是幫忙,結果幫了倒忙,我開始是怨,後來想這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是我給A同修加了不好的東西,我老覺得她漂亮能幹但卻婚姻不幸,為她不平,其實她自己都知道這是還債來的,我一個旁觀者還有甚麼不平的呢?其實是自己還有追求常人幸福的心。

從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都沒有注意過的問題。

(二)從老年同修的問題中看自己

我和一位老年同修接觸較多,發現他的很多問題,讀法添字,煉功時間也不准,做事不細緻,自己學法從來都是坐在高椅子上而不是盤腿,在家想吃肘子就做一鍋,想吃肉皮凍就做一大鍋。他做事就愛出錯,我心想學法都添字,自己不淨,添加自己的東西,做事能不出錯嗎?不淨呀,還不是自己業力導致的嗎?

在我看來,這位老同修就是「我行我素」。最近半年老同修出現腿疼、牙疼等病業,我還想,還不是自己不雙盤、不吃苦造成的嗎?總之是對老同修就是看不上,還又擔心他落下。

有一天我突然明白,我不僅沒幫助同修發正念清理不好的因素,還給邪惡找迫害他的理由,多不善呀。而且同修的問題都是讓我修的,同修修好的一面可能已經很好了,不好的東西也是用來提醒我,考驗我的,讓我去掉看不上別人的心,他的種種不好是看我動不動心,我要不動心他可能就變好了。

而且同修身上的「我行我素」在自己身上一樣存在,同修是不按全球統一時間煉功,我是有時沒起來也不補上,尤其是不愛煉第二套,怕吃苦。同修有時好吃,我也如此,就說早上吃油條這一件事我都戒不了,明明知道油炸食物不乾淨,還是戒不了,到了早餐店就點上了。有時覺得自己累了或者想放鬆一下的時候也點個帶肉的菜。同修不愛雙盤,我雖然能盤一個多小時,有時過了一個半小時也能堅持,但就不想堅持,不嚴格要求自己拿下來了,完全是自己的安逸心造成的。

其實,和老同修在一起,我最大的問題是老想改變別人,看到別人的問題要改變別人。看到他做事出錯就著急,就不想再讓他做了,後來我想我不動心,即使做錯浪費了也讓他做,他就真的出錯減少了。

看不起別人,想改變別人,就是執著自我,證實自我,而不是證實法,我們都應該在法中歸正自己,而不是用人的辦法去改變別人。

(三)從B的主意識不清照自己

B和我們相識三年多,從認識她就在說兒子怎麼反對她修煉,至今狀況未改,在她被非法關押數日之後,家庭矛盾越來越嚴重了。我們一直覺得B說話絮叨,抓不住重點,她自己也感覺自己有時腦袋發懵。有一次她突然說要回老家一個月,我當時就急了,我說你還得給附近同修送資料,你說走就走,別人怎麼辦?我當時就狠狠的說她主意識不清,事後知道自己傷了同修。

經過這些年魔煉,B有很大進步,也承擔了不少工作,甚至我們覺得比較難以完成的工作她都做的很好,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就把一個項目交給她。本來進展的很順利,結果邪黨兩會之前警察給她孩子打電話說她是被監控的重點,根本就沒找她,就把她給嚇住了,哪兒也不敢去了,怕有便衣跟蹤,走進小區覺得怎麼哪裏都是攝像頭,連鄰居家的貓在陽台上看她都把她嚇的夠嗆,覺得貓的眼神怎麼那麼邪惡。在壓力之下她撤出了項目,造成了一定的損失。

我當時怨就出來了,答應好的事情說不做就不做了,也太不靠譜了,而且最不能讓我接受的是,怎麼能被嚇成這樣,簡直判若兩人了,該承擔的事情全忘了,完全不提了,就想著自己怎麼過家庭關,離家後怎麼安身。我雖然也理解她的壓力,但還是難以接受這種判若兩人的變化,怎麼能不清醒到這種程度呢?

最近,我自己也遇到了類似的魔難,邪惡都沒有直接找我,我就被干擾了,和B一樣的想法都出來了,萬一被監控,萬一牽涉到同修,萬一怎麼怎麼樣,甚麼不好的念頭都出來了,也曾出過大不了就不幹、反正也有別人幹的想法。這時,我就想自己怎麼也和B一樣了呢?怎麼也這麼不清醒了呢?也把自己的使命甩到一邊了?師父這麼保護我,看我這樣該多傷心呀!這時考慮的都是自己的安全,表面上是想自己安全同修安全,但實際上是站在人的角度上想,站在法的角度上想就應該正念解體邪惡,不受干擾。但是人的想法時常冒出來,時而清醒,時而不清醒,正念就是沒那麼強。但我知道這是讓我過關,讓我擴大自己的承受力與忍耐力,去掉對家庭、對親人的情,對利的追求。

通過最近發生了幾件事情,我看到自己在艱難的時候都沒有做到忍,都沒有做到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遇到關難時沒有真正靠修心性闖過去,而是順坡滑,用常人的辦法去解決問題。我明白自己要真修自己,並且要和同修一起走過關難,以法為大,走正我們的路。

(四)修去同修情,歸正自己

一位和我接觸最多的同修對我幫助非常大,但因受過迫害負面思維比較重,我有時不自覺的也被影響,出現意志消沉,所以我們之間接觸應該吸取好的東西,對不好的思維要一起歸正。

還有一位同修對我影響也比較大。有一次,她說不喜歡福字是黑色的那幅年畫,問我怎麼看,其實我很喜歡,我覺得福字黑色很突出,背景特別好看,但當時我也沒說甚麼,結果我塑封時就這張福字走歪了,做壞了。此後我和同修交流了此事,我們都應該歸正自己。

我一直覺得這位同修長的漂亮,又能幹,但卻離異,心裏也是為她不平,她像大姐一樣對我,不由得滋生出同修情,每次去她那裏都很高興。後來有一次她說起來,我有一天去她那裏時狀態特別好,臉色特別好,她覺得我那天特別漂亮,像畫裏的侍女。其實我長的不好看,但在她眼裏生出情和色,其實也是因為我對她有情和色。我一下警醒了,雖然我們一直都沒說出來,但無形中就影響到對方,我們修煉人的空間場是相通的,真的是相互影響的,不好的一念都是加給對方不好的物質,同修情、相互欣賞都是該去的,都應該嚴格要求自己。

我發現在上述種種干擾中,自己再難也有清醒的時候,而與丈夫的情是我最大的陷阱。我們倆人志同道合,相互非常珍惜,夫妻情加上同修情,就特別重。有一次一個同修和我提到一對流離失所的夫妻同修,兩人總是形影不離,我當時就說這是他們該修去的情,你們怎麼也不提醒提醒他們呢?說別人容易,但自己做到就不容易,在朝夕相處中很容易動心。

我和丈夫幾年前就斷了夫妻生活,但我有時覺得精神壓力特別大,很想藉此放鬆一下,但每次一想就上火,出現病業。有一次丈夫也說,自己有點太絕對了,覺得自己是金剛不壞之身喀嚓就斷了,不是順其自然,我就開始想我們在一起的場景,這麼一想就壞了,感覺眼前出現一些不好的形像,身體反而覺得很累,那是自己招來的色魔,能不讓你難受嗎?這不是自己給自己增加魔難嗎?丈夫的那番話實際就是考驗我呢,我還真上套了。最近我突然眼睛發癢,開始沒注意,持續一段時間後,我明白是自己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不是甚麼網上不好的東西,是我坐地鐵時看到兩對情侶就關注了一下他們的言談舉止,動了凡人心。

這一年來磕磕絆絆走過來,幾次走到岔路,遇到關時,都是同修和我在一起學法、發正念歸正了,這裏深深感謝同修的幫助,更是感激師父的慈悲保護。師父擔心我不悟,還安排同修在我身邊提醒我,看護著我。

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