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觀念和執著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修煉幾年來,我經常主意識不強。有的時候能意識到,有的時候不自覺的就隨它去了,但有時意識到了卻抵制不住它。不知道根源在哪?時常苦惱。後來我就背《轉法輪》裏的「主意識要強」[1]。背法時頭腦很清醒,但是有一分鐘離開法時,思想中人的念頭又出來了。經常煉功時胡思亂想,學法思想溜號,經常是人的各種慾望和執著常人的生活等等,怎麼也排不掉。

在和同修切磋交流中,我突然意識到那是人的後天觀念,還有各種思想業。我就順著這些心向內找,找到觀念的背後有常人的名、利、情、顯示心、妒嫉心、虛榮心、面子心、狡猾的黨文化心等等。這些根深蒂固的心在左右著我,已經習慣成自然了。有時我要做甚麼,說甚麼,第一念就是它,就是這些東西在指揮著。慢慢的仔細想想才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這是誰?哪個是我?哪個不是我?我要徹底的分清它、認識它、去抵制它,才能排除它、去掉它。雖然還沒完全去掉它,但我心裏已經輕鬆了,我才知道甚麼是修煉,修煉就得從本質上分清哪個是我,哪個不是我,才能修。

一、對丈夫的執著

我被執著帶動的不知道哪個是我,哪個不是我,我幾乎鑽到執著裏生活卻不自知,對丈夫的執著,我有點像跳到糞坑裏只知道臭,卻不知道哪臭。最近他有了魔難,我比他還在乎。我給他安排怎麼學法,甚麼時間學法,甚麼時間煉功,他一不如我意,我就不高興,不願意了。說他這是執著,那是執著,這是甚麼心,那是甚麼心,就修他了,他精進我就高興,他鬆懈我就心裏堵的慌,他高興我就高興,他消沉,我就心情低落。還老是埋怨、指責、嘮叨,讓他向內找,他浪費一點時間我就不願意。

這個時候我都沒有向內找過我自己,就沒想到找找我自己,在他的事上我就忘了向內找了,忘了修自己了。我經常說他這是人心,那是人心,不符合修煉人。如果他說我哪是人心,哪不符合修煉人,我就委屈,有時埋怨,有時想哭。

有一次,丈夫平和的指出我做的不對,不符合法,我表面上沒說甚麼,心裏知道他說的對,但我就是想哭,覺得委屈,自己在心裏說委屈不是我,我不要它,還是委屈,這樣發生多次。我覺得修煉特別難,自己覺得分清委屈不是我,怎麼還難受?這事要是同修說我,或者別人說我都沒事,我會向內想自己問題出哪了,我會謝謝的。丈夫說我,我就受不了。

在一次學《美國東部法會講法》時,看到:「弟子:有的人說別人:你這是執著,那是執著。可他本人是不是在執著當中呢?師:兩方面原因都可能,提出的問題很有思想,但不能排除這本身有沒有執著。你們有的人在說別人執著的時候,是不是因為自己執著受到了衝擊反過來說別人執著來掩蓋自己的執著?」[2]

我突然意識到我太執著他了,全部心都用到他身上了,執著太重太重了,因為我是站在我的位置上對他好,並沒有理解和體諒別人,而是自私、自我,強勢的以自己為中心的方式對別人,對別人再好都會給別人造成壓力。都不是師父教導我們的無私無我的理。我認識到情的背後是自私自我,還有保護自己的一種委屈心。所以才不能讓他說我,才會委屈,才會迷糊到沒有是非,沒有對錯。被執著束縛。

這時我才如夢清醒,我才想起我是修煉人,我怎麼不修我自己啊。我光修他了。我根本就沒有修自己。這時才想到他是大法弟子,大法是有標準的,是師父在管。他的心怎麼動、怎麼修,是師父看著。我怎麼能左右的了啊。我突然覺得我浪費了很多時間,沒修自己,對不住師父的苦度。

二、對女兒的執著

我經常在頭腦中想些孩子上哪個學校,考哪個大學,將來幹甚麼工作等等。知道想這些沒用,就是要聽思想業的,不排除,還隨它走。師父講的:「當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定空間當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說,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該幹甚麼,那裏邊都有。」[1]法理知道沒有同化法,就是沒有修,我只是對照法,對照了,然後擱那了,沒有去修、去做。

她一有事我的心就跟地震一樣,翻騰來翻騰去。然後再用法對照再擱那,就是不去修掉它,認為這種情很好、有想頭,就不捨,被這種情帶動形成思想業,魔的我不能精進。

我現在寫出來,曝光它,認清它,把它去掉除掉,徹底從內心分清它,做到才是修煉。

以上是現階段一點個人認識,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