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在心性摩擦中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我從小就學習拔尖,又是八十年代畢業的大學生,屬於所謂的時代佼佼者。畢業後在央企多年,養成了很強的自尊心。一九九八年十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不放棄修煉被中共迫害,遭免職、開除公職留廠察看、非法判刑等迫害。現在在一家民營房地產開發公司,歷任財務總監、副總經理、總經理等,環境相對越來越寬鬆,但心性中的摩擦也很難熬、也很苦。就像師父說的:「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時候,那個心是最難把握的。」[1]

1、與老闆在工作中過心性關

工作中大法開啟了我好多智慧,我給公司制定了一套納稅方案,按此方案,公司最終合理避稅幾千萬的巨額資金,稅務局也給予肯定。一天早晨,我單獨給老闆做了納稅情況工作彙報。本以為老闆會對我的工作成績大加讚賞,並爽快的兌現口頭承諾。哪知,老闆聽完後說:「就以這個納稅結果為基礎進行考核,再省下的稅款公司會給予獎勵的。」

當時我懵了,一時不知說甚麼才好。稅款白省了,省下的都是真金白銀呀,這可不是小數字!我清楚的知道,沒法再省了,再省就碰紅線了。稅款省下來了,承諾不見了?!這是衝自己甚麼心來的呢?和老闆彙報時就不是修煉人的心態,想得到讚賞,樹立權威,求名之心;想得到兌現,改善生活狀況,求利之心。是啊,自己這麼強烈的求名、求利之心怎麼沒認識到啊?!而且在和老闆彙報的前前後後,就是在證實自己,根本沒有想到證實法,沒想也沒提這是在修煉中獲得的智慧!老闆的態度還讓自己感到受挫,這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嗎?!想到這些,我的心很快的平靜了下來。沒多久,老闆告訴出納員給了我五萬元。

在我接管公司財務之後,通過查賬我發現公司給政府多交了上百萬元的城市配套費。當時好多人都說,交了就交了,錢進到政府的腰包,那就別想退回來!我馬上組織相關部門,並協調市政府建設局相關領導,最終將多交的上百萬元的城市配套費退了回來。當時我就喜不自勝的告訴大家,多交的城市配套費要回來了!大家也紛紛都說:這不容易。我正要等著與老闆彙報,老闆電話過來了,問:公司收到的上百萬的錢是咋回事?我給他講了一下發現多交款項的過程、賬目的來龍去脈及退款情況。滿心歡喜想在老闆面前報一功,誰知道老闆卻說:「可別瞎整啊,看看這錢是不是不應該往回退呀?!」

當時我無語,心想,這不是出力不討好嗎?!這是圖啥呀?!但撂下電話一想自己是修煉人,這一定又是衝著自己甚麼心來的。事前事後都沒有以修煉人的心態處理此事,事前雖然我沒有和老闆直接彙報,但我已經有意或無意的讓老闆知道此事,更想讓老闆感覺到我在為企業盡職盡責,隱藏著求名之心。老闆打電話過問此事時,也是帶著歡喜心,證實自己的心,骨子裏隱藏著求財之心。自己是大法弟子,大法開啟了自己的智慧,自己關鍵時候就忘了證實大法,只顧著證實自己了,自己還是修煉人了嗎?!

師父說:「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2]

2、與總經理在工作中過心性關

我是公司財務總監,我和總經理都是老闆倚重的人。在財務管理上,老闆對我更倚重一點。二零一一年下半年在與當地政府棚改辦算拆遷費用時,每一費用項目我都親自審核,為公司爭取了近千萬元的利益。每次算賬情況我都與總經理彙報,總經理每次都是大加讚賞。最後總經理代表公司與市政府相關領導見面、拍板。總經理深有感觸的對我說:這項工作除了你誰也整不明白。但他和我一起向老闆彙報時,總經理滔滔不絕,講他如何如何據理力爭,為公司爭取了千萬元的利益。老闆對他大加讚賞,完全忽視了我的存在。這不是公開搶功嗎?算賬我歷來都是主角,總經理也參與不上啊?!再說,老闆心裏應該明鏡似的知道這工作是我幹的,卻對總經理大加讚賞,使我很傷自尊。

但我很快就平靜下來找自己,這不就是衝著自己的所謂自尊心、顯示心來的嗎?!平時和總經理彙報就有顯示心,有時還誇大事情的難度以抬高自己,看我多能,本事多強,執著的顯示自己;顯示自己業務精通,有本事,有能耐,甚至有在總經理之上的心,沒有擺正工作中的關係,更是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甚至,還覺得這種事我出頭效果更好,比總經理強。總經理與老闆彙報時,自己強烈的希望他能在老闆面前替我報功,處處求名求利,完全把自己混同於常人,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

師父說:「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1]找到了癥結,工作中馬上調整自己的心態。我是總經理的下屬,這是工作關係;但大是大非中,我是主角,他是配角;不管何時何地都不能忘了救人的主線。我一定做好自己,做好自己本身就是真相。由於我歸正了自己的心態,表裏如一,和總經理講三退,他願意聽,但沒有明確說同意退,答應了回去和家裏人講講。而且總經理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了正確的抉擇。

二零一一年年底,我講真相由於忽視了安全因素被構陷,市國保跟蹤我很長時間,一天晚間在住所我被綁架到公安局。總經理知道後,第一時間聯繫老闆,讓他出面找市領導,還說:這次與市政府棚改辦算賬,沒有他根本算不回這個結果,為公司爭得上千萬的利益,我這個總經理離不開他;再說了,信法輪功又咋地了?這是人家的自由,他確實是個好人,法輪功也不壞!老闆出面找市領導說:一個信仰問題,他能咋地?!總經理到市公安局找相關領導說:他煉法輪功也不違法犯罪,也不是壞人,是好人,是善人;公司離不開他。我在公安局裏一直正念不停,加持老闆、總經理等人的正念;看管我的警察把他知道的營救我的情況及時告訴我,還問我,老闆和總經理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我笑而不語。

第二天下午,總經理帶領公司各部門領導把我接回。

3、與同事在工作中過心性關

在公司,大家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我也嚴格按法的標準修煉自己。但時時處處都能按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做的不好,一鬆懈,心性的摩擦也是很難受的。A女是我公司下屬的銷售公司經理,她年輕幹練,直言直語,多年來彼此配合的很好。公司採購部B男是我分管的直接下屬,由於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在工作中我對他很關照,他不但自己看法輪功的書,還為他媽請了一本《轉法輪》。這樣我對他更是另眼看待,工作中涉及錢物的事我也很放手。把修煉與工作摻在了一起,尤其對待B與其他同事還有分別心,從而招致了麻煩。B男在工作中挪用二十萬元公款敗露而被辭退。這對我講真相也有一定的負面影響。

一次老闆對我說:「B出這事很意外,工作中你過於放手;我不知道他是真煉還是假煉法輪功,但A和我說B跟你學法輪功了,白瞎了!」當時我的火「嗖」的一下竄了上來,心想:這A平時提法輪功一直表現很正面,這不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落井下石嗎?!但我很快想到自己是修煉的人,是大法弟子,別丟形像。一定是自己哪兒做的不好,衝著自己甚麼心來的,一定是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要好好找找自己。為甚麼平時A也說法輪功好,而在背後卻出此言?關鍵是和她講真相用心不夠,有時也能意識到自己的言行不妥,過於常人化,但沒有找自己,沒有利用時機實修,沒有及時歸正自己。

深挖自己,我發現自己在和A講真相中不到位,還停留在常人的好感及對她工作成績的欣賞中。也講過三退保平安的事,但被干擾岔了過去;總想以後有的是機會和她講,從而一次次的錯過了和她講清真相的機緣。有時提法輪功,A也說好,但不深聊,從根本上來說她沒有真正明白真相,還沒得救,是我講真相對她用心不夠造成的。我突然感到:A女明白的一面著急得救,急得已經氣急敗壞了,所以才出此言辭。

而在和B講真相的時候我很用心,使他明白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但我心過於急切,總想讓他儘快的走進大法中來,參與講真相,並精進起來;同時把工作因素摻雜了進去,認為只要進了大法的門,這人就值得信任,把工作與修煉摻在一起。有漏啊!另外,我早就發現B工作有問題,但沒有重視起來,總想他即使有問題也不會有大問題,頂多也就吃吃喝喝,佔點小便宜;畢竟他看過書,明白一些道理;總是把工作和修煉混在一起。危險至極呀!

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A主動找到我了解法輪功真相,這回我一邊發正念一邊用心和她講,她也認真的提各種疑問;從她的眼神看,我知道她真明白真相了,也爽快的做了三退。還說她在外地的大姨也煉法輪功,可虔誠了;等她有時間也要看看書。

現在在公司我任總經理之職,工作中心性中的摩擦很多,但我不忘師父的教誨,不忘自己是個修煉人,證實大法,修好自己,多救人!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