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同修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同修J是我的同事,比我小兩歲。二零零七年,我通過J正式走入修煉。當時覺得大法好,修大法的人正直,樂於助人,特別乾淨,不像社會上的人道德敗壞,勾心鬥角。

我的周圍只有J一個同修,在剛開始修煉的那段時間,我和J常常看到對方不在法上的地方,互相指出對方不符合法的行為,卻不懂得向內修,因此矛盾越來越大。結果在一次衝突之後,J甩出一句:「朋友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一下子觸動了我的自尊心,一氣之下,我好幾年沒和J來往。

那幾年,我一直自己看書、學法,也想到過找找自己,但是效果不理想,當時更不可能主動低頭去找J和好。後來,J主動找了我,我們的隔閡慢慢消去。

今年年初,因為工作太忙,我向領導申請再增加一名工作人員,領導向我推薦了J。J當時所在的崗位很清閒,但是我知道J家庭負擔很重,可能不願意調過來,不過想想J工作認真負責,我就沒有反對。後來想想這也是我的私心。當然我也為J做了一些考慮,比如,如果J調到我的部門,我應該怎樣分配工作才能不影響J照顧家庭,如果需要加班的時候,一定要保證她能按時回家,我自己加班就行。可是過了幾天,事情卻發生了變化,J知道領導要調換她的崗位後,全力推辭,說家裏怎麼怎麼忙,不能調換崗位。

我的心一下子就翻騰了,工資一樣多,憑甚麼她可以挑三揀四的,為甚麼只知道保全自己,不考慮別人呢?更可惡的是,領導看J不好說話,居然同意她呆在原崗位。我對同修J的怨恨心快速膨脹,一想到J是如何在我面前說起「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法理,又如何推掉苦活累活,一點不為我著想的時候,我氣得連看也不看她一眼。

一個人平靜下來的時候,我知道怨恨心不是我,先天純淨的我是不會怨恨同修的。這是我應該修去怨恨心的時候了,遇到問題就應該實修。可是,怨恨心似乎很頑固。好幾個晚上,我覺得自己在法理上已經想的很明白、很透徹了,但是一覺醒來,腦子裏又是滿滿的怨恨。

師父說:「我經常講,別人欺負你的時候、給你製造麻煩的時候,或你遭受甚麼痛苦的時候,你不要去記恨別人,因為你是在修煉。」[1]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掉怨恨心,不能讓這個執著心控制了我的行為。不管怨恨心反彈多少次,反彈一次,我就扳回去一次。這次不僅僅要用法理歸正自己的思想,更要歸正自己的行為,我一定要做到。

在一次次學法和思考後,我理清了思緒。第一、也許在工作上有自己要吃的苦,那麼該吃的苦就吃;第二,J呆在相對輕鬆的工作崗位,更有精力做好三件事,這不是好事嗎?第三、假設J真的在工作上只考慮自己,不考慮別人,我還修不修?當然要修,不但要修,還要配合同修需要的;第四、如果此時我真的無法消除怨恨心,那也應當把個人恩怨放下,因為大法在蒙難,我不應該和同修產生隔閡。

想明白後,心裏每每湧起怨恨,我都對自己說怨恨心不是我,是要去掉的執著,我就是不怨恨J,我偏不怨恨。在行為上,怨恨心不讓我看J一眼,我就偏要用正常的眼神交往,我想我應該對J微笑著打招呼。可是這實在太難了,我看著她,真是笑不出來。

於是,回到家,我就在腦海裏想著J的形像,並一次次對著她真誠的微笑。結果沒幾天,在單位碰到J,我居然很自然的微笑了出來,那一瞬間我愣住了,我一下子感覺到了沒有怨恨心的狀態。

後來和J的交流中,才知道J也在努力向內找,歸正自己。兩個大法弟子都努力地消除隔閡,這看似難以跨越的檻,一下子就過去了。

與幾年前相比,我們都能夠向內找,主動修去執著心了。這一過程中,我特別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同時也謝謝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給我的鼓勵和啟發。

一點心得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