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在修煉中的「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師父講:「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1],我體悟到:「捨」是實修的重要內涵之一。修煉的人要捨棄的東西太多了:各種人心,各種執著、各種人的觀念。下面就談自己經歷的兩個具體事例:一個是對名利的捨,一個是對常人觀念的捨。

(一)

四年前,我公司的一名高管推薦我當所在部門的經理,我當時就婉言推脫,主要是擔心影響自己的修煉與講真相的事。可是架不住領導的一份信任,不管我怎麼推辭,工資已經調上去了,崗位津貼也體現在工資條上了,只好幹了。

頭一年還行,儘管我所在的部門專業性很強,涉及的面也很廣,工作負荷很重,但是我帶領的團隊協作的很好,工作井然有序,效率很高,對各項任務完成得很出色。可是後來的情況出現了一些變化,有的同事被調到其它部門了,有的跳槽了,可是公司不能為我補充人員。本來人手就很緊張,現在一下走了兩、三個,好多事情都壓到了我的肩上了。

為了不影響部門的正常運行,我加班加點硬扛了好長時間,我感到很累,這還是小事,主要是影響到了我的修煉與講真相的事。咋辦?要是辭去部門經理一職,每月的收入要減少三、四千,更重要的是臉面上過不去。換上一個常人,他肯定會抓住死死不放:管它部門工作能不能正常運行,是人手不夠又不是自己的問題,好不容易熬到這個位置,憑甚麼要主動放棄?可我不能這樣,我是修煉人。

從常人道德層面思考,部門的工作不能正常運行也許是自己能力不行,必須讓賢;從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層面思考,修好自己,助師正法必須是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我想作為一個修煉者,對這麼一點名利都不能捨嗎?想到這,輕輕的一聲嘆息,很快就遞上了辭職報告,又當上了一名普通的工程師。說是這麼說,當時我心裏頭真的是難受過了一陣子。這種痛苦是由「捨」而生,對這種痛苦的承受也就是修煉人所說的「忍」的一部份。

(二)

我妻子退休兩年了,身體不好,呆在家裏總是哼哼唧唧,一臉痛苦的樣子。我能為她做點甚麼呢?除了花錢給她治療,就是自己分擔家務了。我每天早上七點多一點就上班了,晚上六點多才到家,吃完晚飯還要做將近一個小時的家務。一個小時轉悠下來,腿都酸了。她卻抱著手機在玩,絲毫看不到她有半點痛苦的感覺。

我心裏有些不平衡了,總覺得自己辛苦了一天,不應該還幹家務,家務活是妻子的事。畢竟我是一個修煉人,當我為這事心裏過不去的時候知道向內找,想想師父是如何教導我們的。我想起師父講的:「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2]我想是甚麼東西沒放下才導致自己心裏不平衡呢? 「她不上班她就應該做家務」這不是常人的觀念嗎?修煉的人怎麼能按照常人的理去思維?

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關於小和尚的法:「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3]修煉就得吃苦,這不正是修煉的好環境嗎?想到這些我的心裏逐漸平衡了,常人的觀念也慢慢放下了,心裏平衡了,也就沒有氣恨了,也就做到了修煉人的「忍」。

以上個人體會,有不符合大法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