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思一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天就放棄了太極拳和其它氣功。很快處理了其它氣功書、佛教的經書和各種中西藥,並且基本上不看電視。師父要求的我都照做,但不知怎麼總感到與法有間隔,內心深處體悟不到法的內涵,學法犯睏、走神,煉功、發正念也都走神、倒掌,感到像在法外,沒有溶入法中。

自己也很急,採取多種辦法:學法睏,就站著學、跪著學、在師父法像前學、大聲朗讀、也背、抄等;發正念有時就睜著眼;煉功時就默念大法好師父好,都有一定效果,但不能根本解決問題。為此我很苦惱也很著急,總得要突破這一關呀!從去年五月我又開始背法,同時發正念清理空間場,又看了好多明慧交流文章:關於學法背法的、向內找修心性的、修去私心的、修去色慾的、特別《在魔難中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一文中,反覆讀了其中某些段落,我感到文章好像就是針對我說的,太危險了!

師父講過:「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1]

於是,我就向內找,從「小事」,從一思一念上找。比如狀態不好或作了不好的夢,夢到在很髒的地方,或者出門找不到回家的路,或者考試連卷子也不認識。向內找了大堆執著心,發正念清除它,結果變化不大時,就對師父說:「我不知怎麼辦了,請師父幫我吧。」

有一次一個同修講:「我那天出去退了一個人,師父鼓勵我,晚上夢到在天上飛。」我就想:「師父,我退了那麼多,也鼓勵我一下,讓我增強點信心嘛!」其實就是在埋怨師父沒幫我也做個好夢,改變目前的狀態。還有對同修的妒嫉心。

有時看到師父講法或詩詞中有正法快結束了,就去看寫作時間,潛意識就是在計算有多長時間了,言外之意這麼久了怎麼還沒結束呢,實際就是產生懷疑心了,信師信法出問題了。還有因為沒有師父講的修煉中的任何現象、任何感覺,就擔心師父沒管我,也是懷疑心,而懷疑這也是信師不堅定的表現,而且這裏還有強烈的求心,和大法要求隨其自然、無為相差多遠啊。

以前這些想法一閃過就算了,也沒深挖,這次仔細找,把它挖出來,才發現看似「小事」的事,其實是大事,是天大的事。是信師信法、敬師敬法的問題,是根子上的問題。「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2]我悟到這是我狀態總是不好的原因。師父為一個腦血栓病人喝了一碗毒藥,為我這個曾經的癌症病人又承受了多少?!不知感恩反而埋怨、懷疑,恐怕連好人也算不上了,何談修煉人?怎麼可能有好的狀態?

現在把它暴露出來,不承認它,堅決修去它!有些看似小事的事,仔細挖根很可能是很大的問題、很大的漏。修煉真是太嚴肅了。

還找到了色慾之心:對長像好的人印象較好,願意接觸,不經意的多看幾眼。還覺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根本沒有去修。還有淫心,因為對老伴不滿意,年輕時時常後悔,應該答應以前追過自己的人,造下的思想業太大,有時夢中就會出現那人的形像,雖然沒做甚麼,雖每次都排斥,但好像也沒除盡。

另外,在病業假相中,有時用現代醫學來衡量,雖然沒吃藥,但對大法的懷疑已經出來了。和同修配合時,有強調自我的心,用自己的觀念判斷是非、好壞,強加於人的心;不願被指責的心;得到同修幫助時好像很心安理得沒有感激之心,而同修找自己幫忙,有時就有不耐煩的心,這都是太自我、太自私。其實所有這些執著心的根也都是私。不修去私是不可能成為新宇宙的生命的。

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才發現以前的我在信師信法上是大打折扣的,雖然知道不應該是我,是舊勢力的干擾,但很難排斥。師父講:「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3]「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我一定要加強學法,用法來歸正自己,堅定正念,去除私心,修好自己。同時多發正念排除舊勢力的干擾,使自己儘快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