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才是真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我以前曾在佛教裏混了十多年,佛經也背了不少,祭日燒香拜佛每每堅持,印刷佛經散發粘貼也做了不少,總以為這就是修煉。一九九四年和大法接上緣後,這種「修煉」的方式一直左右著我。大法書也在看,功也在煉,只覺的這本書說的真好啊,從書中明白師父讓我們遇事忍讓,在矛盾前不與常人爭是非。但是對師父講的遇事向內找從沒入過心,從沒有好好思考過向內找是甚麼?這三個字就沒認真的進入過我的心。

由於在家受父母寵愛,從小在耳邊聽到的都是讚美的話,甚至鄰居們都常常誇獎我──這個孩子好,心眼好,又愛勞動,又愛幫助別人。參加工作後老師們也常誇我人好──工作認真,勤勤懇懇,聽話,是個熱心腸,心直口快,是個好人。就是在這種讚美的環境薰陶下,我一直認為我是一個大家公認的好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有甚麼缺點。修煉後,家庭矛盾、和同事之間的矛盾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可不知道向內找。婆婆常沒事找事製造矛盾,甚至是明擺著在欺負我,我只覺的我是個晚輩忍了吧。

同事也冤枉我,一次同事從我桌子上搶過去一本辦公室發給個人的人均一本蓋著我的印章的工具書,質問我說是我拿了她的那本書蓋上了我的印章。這哪能受的了啊,這是偷別人的東西啊,這樣不成了我偷東西了嗎?我成甚麼啦?真是受不了了,我衝著同事就吼過去了,連哭帶吼的吵了起來。領導也解決不了這矛盾,辦公室主任為我作證說那本書是我的,主任作證也安撫不了我,就覺的有股火需發出來。第二天這個同事和她的丈夫一同來辦公室向我道歉,她丈夫說:書在家裏,他拿著看來著,忘記給她打招呼了,同時把她的那本書放在了我的眼前給我看。可我的氣性還下不來。

就是這樣在修煉的幾年裏遇到矛盾,我都不知道按照師父講的修煉人要「向內找」的法理去做。所以,對同事由氣轉成恨,以至於幾年不跟她說話。平日同事談論起我修煉法輪功時,這位同事說:她啥時修的法輪功?我怎麼不知道?不實修自己不僅自己不能提高,還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家庭矛盾越來越多;看誰都不順眼,就覺的別人對不起自己,是別人不好。

後來有了明慧網,看了同修寫的文章,才明白法中要求修煉人遇到矛盾「向內找」的含義,同時也明白了自己之所以從不知道向內找,還是佛教中的東西阻礙著自己在大法中修煉。

師父講:「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比如說,我們在人與人的矛盾中,把個人的七情六慾、各種慾望放的淡一些。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的時候,你就想長功,談何容易!你這不是和常人一樣了嗎?你怎麼能長功呢?所以要重心性修煉,你的功才能長上來,層次才能提高。」[1]

近幾年,隨著學法背法增多,漸漸的學會了向內找,看清了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前覺的自己是那樣的好,現在感覺啥毛病都有,顯示心啊,歡喜心啊,妒嫉心,爭鬥心,抱怨心,自以為是,證實自己等等等等。尤其是對家人和同修發脾氣是多年來頑固不化,遲遲改不了的狀態。這幾年通過學法學會了向內找,當矛盾來時控制不住對別人發火後能靜下心來想想,找找自己的問題,我又發火了,不該,是我不好。明白了自己錯在了那裏,心裏默默的想以後一定做好。

可是矛盾真的來時可不像自己預先想好了的那樣簡單,那真的是剜心透骨,刺激著心性的東西,搞的我焦頭爛額。為甚麼老這樣?為甚麼總也忍不住發火?為甚麼總是事情過後再後悔?通過學習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明白了那個總是想發火的東西不是我,是另外空間的生命,是我把它當成了自己,承認了它,它就在我空間場中活躍,遇到一點點問題它就跳出來興風作浪。

終於認識到了根本問題出在哪兒,現在遇到問題感覺那個發火的生命又想跳出來時,我就能第一時間抓住它,先從意念中念師父的口訣解體它。現在不僅如此,當自己想顯示的時候,想妒嫉的時候,想與他人爭鬥的時候,想證實自己的時候我基本上都能在最快的時間抓住解體它們,漸漸地這種心越來越少,越來越弱。

這幾年通過實修,我深深的體會到幸好遇到這部大法,不然自己怎麼能了解自己?怎麼能知道如何修去自己的執著。能遇到這麼好的法真的是萬幸萬幸啊,大法弟子真的是太幸運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