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同修體會文章中比學比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二零一五年,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從今年三月中旬開始,一直到四月十二日晚,我的狀態一直都在忙碌與震撼中切換,感恩師尊給我提高的機會。

二零一七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前,學法小組的同修A大姐似乎很不經意的問了我一句,對於寫文章打怵不?我很不謙虛的說不。於是,我倆就開始著手準備對另一老同修修煉故事的採集、編輯。老同修先給我們講述親身經歷的事情,然後我負責初步成稿,再由兩位同修把文章裏對事件描述中缺失的部份補充完整,把不實的地方糾正過來,把不必要的抒情部份直接劃掉。

寫作修改的過程真的也就是修心的過程,剛開始,看著倆同修在我打印出來的初稿上改動,那心裏就有點不是滋味,似乎修改我寫的文章就是對我的否定,所以,其間不斷強調自己之所以這樣寫的原因(實際就是不讓人說的心),讓改就煩躁,甚至還有過負面思維:我又不是當事者,你這麼能修改,咋不自己寫?

隨著一遍遍的改稿,我才真正明白,證實大法的文章是不需要誇張、聯想、煽情等常人寫作技巧的,要的就是真實!所有事件,天上的神都在看著呢,都是記錄在冊的!這是很嚴肅的一件事。我能有幸把這些神跡寫出來,把它展現在人間,也是師父賜予我的榮耀,我必須要寫好它,證實大法!

在大家齊心協力下,文章成功發表了。哎呀,這回可不得了了!我一邊努力克制自己的顯示心與歡喜心,一邊忍不住在別的同修跟前強烈推薦這篇文章,嘴裏說是咱們身邊同修的真實修煉故事,潛台詞卻是告訴同修:我寫的!在家裏也是,非要給父母讀一下同修修煉中信師信法出現的神跡,表面上是鼓勵他們要相信大法,要儘量走回大法(父母九九年七二零前曾修煉過),骨子裏依然是要告訴他們:我寫的!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陷在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飄飄然狀態中,知道要修去這些不好的心,可又忍不住的顯示。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這心裏才消停。

二零一八年的大法日徵稿通知下來了,同修A大姐提議,讓我寫一寫當地另一同修B大姐的修煉故事,我有點打怵。因為同修B大姐的故事我聽說過,她的故事有些特殊,她的兩位至親都在她修煉之後沒了。我心裏其實一直都有疑問解不開,師父不是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嗎?她家咋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呢?當時到底發生了甚麼?這真實的事情真實的結果要寫出來,那不就是負面素材嗎?同修B大姐如今很精進,每天都走出家門面對面講真相,她的事,我到底該不該寫?怎麼寫?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我最終見到了B同修。半個下午的交談,我才深深明白師父的良苦用心,才真正悟到:原來,師父看我一直有心結,對修煉還有懷疑,才安排B同修和我深談的。B同修坦然的給我講述了整個過程,言談中沒有對大法對師父的絲毫懷疑,相反,對於那種情況下師父對她及家人的看護,她一直都是深深的感恩。大姐的事也讓我明白了師父的那段法:「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2]

幫B同修整理文章中,讓我走出了一個誤區:「好像煉了法輪大法就上了保險」(真正在法上實修,那才是最安全的)。同時,對於當地偶爾有老同修離世的看法,也由最初的對大法藏有的一絲絲懷疑和對同修本人的惋惜,轉而思索修煉中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要修的無一漏的重要性了。

B同修的文稿才剛剛敲定,後面排隊的C同修、D同修又登場了。

聽每一位同修講自己的親身經歷,對我而言都是一次深深的震撼!同修們信師信法的堅定,在被鎮壓後的那份不屈不撓,放下生死執著的種種表現,都是那麼的可歌可泣。他們談起了那個特殊時期,數次被洗腦、被關押,被恐嚇,而他們是怎樣艱難的在摸索中前進的。那時,無法上明慧網,沒有真相資料,沒有現成模板參照,沒有修煉人物做榜樣,同修們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利用智慧,走出了自己講真相之路。

C同修與A同修還談起之前的協調人,一批又一批,都曾經那麼堅定過,都曾經為大法洪傳做過許多許多。可是在後來的迫害中,表現各異,現在甚麼狀態的都有,不容易啊,真是層層都有往下掉的。不過,大法也從來就不乏後來居上者,一批批的新學員反倒在大法被迫害中明白了大法到底是甚麼,克服重重阻力,前赴後繼的走進大法修煉中來。聽著他們的述說,我的眼前真的出現「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場景。修煉真的就是大浪淘沙。同修在交流中,說起師父的一次次點化,師父一直都不捨得丟下一個弟子,不斷點化弟子們去叫醒那些迷途弟子,可身為師尊的弟子,我們是否都能做到堅信師父堅信法,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呢?

D同修和A同修幾十年前是同事,這次因為也想給師父交一份修煉答卷而找到我們。D同修也是一直堅信師父,就聽師父的話,天天走在講真相救人的路上。那晚,我們聽她的故事到了很晚。

我發現,每一位同修都是一個寶藏,二十多年來,他們身上的故事太多太多,真的可以寫成書了。D同修所講的每一件事,對我這個新學員來說也都是一次震撼。一個堅信,就可以讓她主動化解幾十年的宿怨,一個堅信,就可以讓同修在利益上放下,在被無辜侮辱打罵中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為救世人,每天忙忙碌碌,既要照顧好家人,又要騎電動車出去給有緣人講真相,近七十歲的人了,吃苦當成樂。

通過這次法會徵稿,在幫著同修們整理稿件中,我發現,這些同修幾乎都是第一次投稿。同修們的這些了不起的故事,有的因為不會寫,一直都憋在肚子裏。有的寫了,可是那麼一件或驚心動魄或神聖無比的事,在同修筆下的寥寥數語中,你能讀到的信息就像是今天中午我吃了白菜燉粉條一樣平淡。不過,從中,我卻發現了同修在法中修出的平淡祥和,這與我的浮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對比之後,我才發現,我修的咋這麼差呢?差到都找不出甚麼事跟師父彙報,真是挺著急的。

這次徵稿,師父讓我親耳聽到了同修們的故事,知道了他們在遇到矛盾與種種考驗時動的每一思每一念,我真切的感覺到,師父就是在用這種方法往起拔我。師父讓同修們給我補上了修煉之前的這段空白,也是為了讓我明白:要珍惜現有的有利條件!之前的同修在迫害中迷茫過,辨別過,思考過,摸索過、摔打過、走彎過,而如今,我剛走入修煉就有老同修在旁邊提醒幫助,有師父的點化看護,還賜予了我這樣的機會,實屬偏得!不精進,我怎麼能對得起師父的良苦用心呢?

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在師父的有序安排中。就像在幾十年前師父就給了我寫作能力一樣,我終於明白,這一切,就是要在今天,為證實大法所用!不管文章會不會發表,我已經努力的做了我能做的了,其實,這哪是我在做呢?這一切不都是師父在安排嗎?

呼籲咱們有能力寫作的同修拿起筆吧,在咱們的老同修身上有著太多太多可歌可泣的事,不寫太可惜了!就讓我們把這些神跡告知天下吧!證實大法的美好本就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並且,寫文章的過程也是修心提高、比學比修的過程。何樂而不為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