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丈夫的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經過了十八年的修煉,尤其對丈夫的怨恨遲遲去的不乾淨,自己的空間場也不乾淨,使我學法發睏、發正念也倒掌,但是在慈悲師父的保護下,與同修的幫助下,磕磕絆絆走到了今天。

我個人理解,甚麼事情沒有滿足自己的私慾,或影響到自己甚麼東西,從心裏產生不滿積怨,無論在同修間或在日常生活中,別人說自己不好了,或者對自己有看法了,或者自己對甚麼人或事不滿意了,心中往往會產生埋怨情緒,尤其是對丈夫怨恨心更大,所以修的不紮實。

我對丈夫的怨恨從結婚就開始了。婚後不久,由於性格不同,各不相讓,我的性格是火暴的脾氣,說打就罵。丈夫的性格是不會說、不會道的,是一個老實人,我們說話說不到一處,經常因家庭瑣事大打出手,怨他愛嘮叨、一句正經的話沒有,怨他不像個男人樣,惹的我和孩子不得安寧。我是婚前開始修煉大法的,但是法理不清,帶修不修的,認為自己事事不順,都怨恨他,尤其怨丈夫無能。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就多學法了,實修自己,心性也上來了,知道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好人,不和丈夫吵架,自己也覺的努力去改了,但是從面子上改了一些,怨恨心並沒有去掉,還是怨恨丈夫,恨他這、恨他那,還會對他發火,每次發完火、自己也後悔,責怪自己沒守住心性,告誡自己下次一定要做好,守住心性、不發脾氣。

丈夫是在工地幹活的,有一天,幹活不小心把腳碰了,那時我也在上班,接到電話後,我就趕到醫院,到醫院後,我看到他的腳鮮血直淌,我當時的怨恨心就返上來了,心裏想幹活咋就不加小心!在醫院伺候他時,有時怨恨心也往出返,怨恨他耽誤我學法煉功,沒說兩句話,又和他發火,自己也很苦,這怨恨心怎麼總也去不乾淨?滿腦子丈夫的不是及抱怨,孩子對我也有看法。

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發生在我身邊事能是偶然的嗎?師父法打到我腦子裏,師父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我去掉怨恨心的經歷更加印證了師父的這段法。

促使我真正下決心去掉怨恨心的是我姐的一番話觸動了我,有一次她對我說:別人學大法有脫胎換骨的變化,你咋沒有變化呀?還不如人家學佛教的,學的可好了,整個人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你還是去學佛教吧!唉呀!我聽後突然意識到我不對了,大法弟子遭到迫害這麼多年,家人也沒說過不讓我學的話,我對丈夫的態度使他們對大法有了成見,我趕緊說:「大姐,不是大法不好,是我沒聽我師父的話,是我沒學好。」

我意識到了已經在給大法抹黑了,我已經沒有路了,我必須學好法、必須去掉對丈夫的怨恨心,我一定要讓我的家人看到我學大法真的變了,變的脾氣好了。我要讓我的家人從心裏認同大法好,好多同修剛一入大法的門就已經做到了實修去執著,對我來說像剛剛起步,我知道我落後了,我讓師父操心了。

我向內找,也找同修切磋。同修說我不善,有很多執著心: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不說真話的心、不修口、自私、不夠寬容、不懂禮貌、言行表現的不善、不忍等等。這些心都是黨文化的東西在我身上的表現,作為一個修煉人你怎麼能對丈夫不善呢?

同修的話說到點上,我對丈夫不善,發脾氣,那是惡。「惡」是甚麼?我想起師父說的:「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2]

我體悟到,只有清除魔性才能徹底的清除怨恨心,師父法中說:「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2]慈悲的師父利用我丈夫,讓我修去我的魔性,只是我不悟啊。讓師父操了這麼多年的心,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的魔性被滋養的太強了。我找到了根源是私心,心裏老是不平衡。

作為大法弟子,我該怎麼辦?我要的是甚麼?師父法中要求我們達到的是「無私無我」,我還是差的很遠。我就大力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注重清除自己空間場中的魔性、黨文化的東西等等,它們不是我。剛開始發正念時,思想中就反映出丈夫以前種種不好的念頭,我就背師父的法:「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3]。我努力倒空自己思想中不符合法的念頭,倒空黨文化的東西,那都不是真我、我不要。

後來,我不再想伺候丈夫耽誤我的事了,我一定盡妻子的責任,那是我修煉的一部份,我少休息一會兒就是了,我為他著想,平時在買菜的路上,常講真相救人。師父告訴我們:「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2]我深深的體諒丈夫的不易,盡心的照顧丈夫,不再爭人中的甚麼對錯,儘量順著丈夫,不再與他爭吵,就是多幹活,也不生氣了,不論跟家人和外人,都不用自己的觀點去要求別人,就是嚴格要求自己,讓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符合法。有時放鬆自己了,怨恨的念頭又返出來,我馬上抓住歸正,怨恨心出來時,我不再隨著它,而是反對它,我要謝謝師父、又給我去魔性的機會了。

在我經過多次的魔性反覆過關之後,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思想中對丈夫多年的怨沒有了,從心裏到外都是特別敞亮,心裏跟水洗一樣清亮,我知道是師父幫弟子拿掉了這顆怨的心。

我意識到我對丈夫怨也有思想業的存在,達到干擾我的目地,讓我認為自己怎麼修也修不好,銷毀我的意志力,有很長時間我真的很消沉,認為自己修的很差,後來與同修切磋,要真正的去除怨恨心,一定要多學法,我每時每刻用法洗淨自己,讓思想中裝的都是法,讓自己發出的念符合法,才不會被不好的因素控制。學法時,要字字入心,不要走形式,現在我能悟到法的內涵,現在再遇到事或矛盾首先想,師父法中是怎麼要求,我就按師父法中的要求去做。

最後謝謝同修幫助,謝謝丈夫幫助我去執著心提高上來過程中的每一次的機會。我一定修去魔性,做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