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幾經坎坷 大法使我堅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原是一名中學體育教師,那時健康的體魄是我驕傲的資本。然而一九九八年女兒出生後,我卻不幸患上了「類風濕」。雪上加霜的是,父母又相繼得重病離世,悲傷過後病情加重。自此,生命彷彿被下上了痛苦的魔咒,全身的關節乃至每一個細胞都讓我在疼痛中煎熬。

丈夫帶我跑遍了省城的大小醫院,用盡了各種醫藥、偏方、磁療等等,只要有一線希望,就如同找到救命稻草般去嘗試,然而換回的只是更加不堪回首的痛苦與失望……

萬般無奈下,我頂著被迫害的恐怖,於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來,我深深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殊勝,時時感受到師父無微不至的保護,同時讓我看清了中共的殘暴與邪惡。現寫出其中點滴,以表達對師尊的無盡感恩!

苦海揚帆師導航

以前我性情剛烈,動輒就為芝麻小事與人爭吵。一次因領導給我誤記了遲到,我就大吵大鬧,盛怒之下竟打碎了辦公室的玻璃窗。那時總是看不慣別人,對丈夫也很苛刻,稍不順心,就會惡語相向。真正修煉後,才發現自以為是的我離大法的標準差之千萬里。真為自己的為人和無知而汗顏,我決心要努力學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不斷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

漸漸的火爆脾氣沒了,不再與人爭執,更不會說難聽的話了。偶爾丈夫發火時,我會按大法的要求用善、用忍來包容他。遇到不公和委屈時,我也學會了用法來衡量,正確對待。師尊已開示:「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因此無論遇到甚麼事,只要想到師父,想到大法,內心便踏實、坦然。

隨著心性的提升,不知不覺間身上的病痛也都好了。以往年年都要經歷幾次感冒、咳嗽,還有胃痛,也不知從何時起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至今十多年了,我再也沒吃過一粒藥,徹底與醫藥「絕緣」。自信、歡樂又回到我身上。

更為神奇的是,女兒在生病時,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上的病痛也會很快消失。這不是甚麼「迷信」,當純淨的心靈要與宇宙特性同化時,正的能量就會主導身體,這是被億萬人所證實了的事實。因此她從小學至今上大學,一直在師父、在大法的保護下,無病無災,且品學兼優。其實,只要不被謊言毒害,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在不同程度上都會受益。

二零零六年我被調入小學任教。雖然心裏很不平衡,但想到師父說的修煉人在哪都得做好,也就很快適應了小學的教學工作,並發自內心的喜歡上那些孩子。我盡心盡力教他們學知識,更重視教育他們要有良好的品行。學生們和我關係特別融洽,家長對我都非常信任,有的家長甚至走後門硬要把自己的孩子插進我的班級。

我們辦公室全是女教師,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矛盾衝突自然難免。我和L老師發生過幾次小摩擦,主要原因是她嫌我對學生太好。那次我班一個女孩嘔吐了,手上、嘴邊都有髒物,我趕緊從辦公室舀了一舀子水幫她沖洗(那時小學還沒有自來水)。L老師看到後,厲聲指責,嫌弄髒了舀子。第二天,我買了一把新舀子放在辦公室,L老師也意識到自己昨天有點過分,說:「還買新的幹啥,你拿回家去用吧。」我知道她心直口快,嘴不饒人,但心地善良。每次不管她怎麼說,雖然那時還不太會修,不知是在去自己的爭鬥心、面子心、不讓人說的心,但一想到師父說的修煉人要忍,我就照樣與她坦誠相待。

後來因有人對領導不滿,以我煉法輪功為由向教育局誣告。教育局來人調查,L老師幫我說了很多好話,並一再說她教學這麼多年還沒見過像我這樣負責任的好老師。要知道,在她心目中,能稱得上「好」的人,還真沒幾個。

說這話的不止是L老師,很多老師、家長都由衷的這樣讚揚我。即使被邪惡謊言誣陷,家長不明大法真相時,他們還是對詢問的警察說我是個負責任的好老師,請求警察別難為我。

風雲突變再修心

在怕「被迫害」陰影的籠罩下,我的修煉之路走得跌跌撞撞。那時因我給學生「護身符」(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個別家長被邪黨謊言矇蔽太深,對我有誤解,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更甚者竟然打電話舉報。我沒有心生怨恨,只是懊悔自己做得不夠,怕心太重,沒讓他們明白真相。我對他們的孩子還是一如既往的關心、愛護,孩子有問題時,及時與家長溝通,誠懇與其交流,消除了他們的誤會,他們至今都對我非常尊重。

可此事卻引來軒然大波,教育局、國保、公安、「六一零」輪番施壓,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頓時被愁雲籠罩。面對諸多的壓力和不公,丈夫大發雷霆,因我不寫「轉化書」,堂堂男兒的他竟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將大法書籍藏了起來,摔壞了我煉功用的播放器……

我失去了學法環境。沒有了法理指導,猶如迷失的羔羊陷入消沉的泥潭,再也無力掙扎。就這樣,邪惡乘虛而入,劫難再次降臨。二零一五年春,我覺的嗓子乾澀難忍,發聲困難,後來又發覺左側頸部鼓起一雞蛋大小的包塊。雖隱隱不安,但怕耽誤上課一直沒吱聲。其實,我內心還隱藏著一個更大的恐懼──幾年前有位老師也是這個症狀,她發現的較早,而且及時做了手術,但反覆治療後還是撒手人寰了。

我怕遭受同樣的厄運,雖知道師父講的「相由心生」[2]的法理,但僅限於表面知道,心中的恐慌還是很難抑制。暑假時,已疼痛到不能多說話,實在隱瞞不下去,才讓丈夫帶我去檢查。輾轉三家醫院,都是同樣的結果──鼻咽癌,無法手術,只能放療、化療。

這時公爹又住進了鄰鎮的醫院。檢查時他的心律快到每分鐘150次以上,他除了有點胸悶外,並無大礙,連醫生都覺的不可思議。其實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他。雖然開始時他也反對我煉功,還說過氣話,要丈夫與我離婚。但我並沒怪他,一如既往的孝順他們,主動回家幫他們幹活,我的言行打動了他。前段時間他胳膊疼時看了一遍《轉法輪》,也看過大法資料,因此,他受了益,很快康復出院了。

而我卻被丈夫逼著住進了省腫瘤醫院,僅各類檢查就需要一週時間。我被折騰的苦不堪言,丈夫更是著急上火,舌頭乾裂,嗓子冒煙,腫脹疼痛食水難咽。這樣下去,我們很快都會垮掉。我內心充滿糾結,害怕自己過不了這一關,更害怕給大法抹黑,但有一點心裏很清楚──只有師父能救我,必須回家專心學法煉功。

於是,我不顧丈夫及親人們的阻攔,出院回家。

同修們知道我的情況後,及時幫我從法理上交流切磋,為了能更好的學法精進,我到同修家中住了一個多月。此時此刻的我,猶如遊蕩了多年的頑童,這時才真正邁進大法的門檻。回顧自己經歷的一切,我真的深感汗顏,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才發現自己竟然有那麼多的執著,自己修得竟那麼差……

深深反省這次病業假相,根源在於自己的怕心、安逸心及對丈夫情的執著等等人心招來的。雖然如此,但我知道師父始終都在關注著我,是師父幫弟子承受了一切。在師父的苦心安排下,我終於一步步走了過來。

每當我靜心學法、發正念,甚至煉功時,我都會感到法輪在包塊處旋轉,有時特別猛烈,都能聽到「嘎吱」「嘎吱」作響。很快我又能出聲讀法了,而且讀法時口中津液四溢,咽部已不再疼痛,我已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了。通過學法修心、煉功調整,我的精神和氣色都越來越好。

現在我又正常上班了,大家見了都說我越來越年輕,根本看不出曾被病魔無情的肆虐過。類風濕、鼻咽癌,無論哪一個都讓人活不成,更何況還有一次次非法打擊迫害,若沒有法輪大法的殊勝與超常,我能變成甚麼樣,實在不敢想像。在這裏我深深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丈夫本想辭掉畢業班的班主任,專心照顧我,但我不肯。我學法煉功不僅調整好了自己的身體,還能更好的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如今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教學上,他由衷的說:「我也得福報了!」

丈夫雖未修煉,但他已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潛移默化中,他也在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規範自己的言行。

修煉路上師保護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其實,只要弟子有一點點正念,都會得到師父數以萬倍的加持。

我聽說過患鼻咽癌後的症狀很痛苦,也看過同修寫的修煉前患此症狀的慘相,但對我而言,這些症狀幾乎沒有。就是偶爾流點鼻血,耳朵有點輕微的聽力障礙,我都當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我所承受的已是微乎其微了。我知道因為我堅決不住醫院治療,只有師父能救我這一念是對的,因此師父就為弟子一步步安排,並為我承受了一切……

正如師父所說:「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4]。若沒有這次病業假相,在邪惡的壓力下我可能又淪為常人了。在那段消沉的日子裏,我曾閃過一念:「我若能天天學法不被限制就好了……」因這一念,師父一直領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還為我安排了良好的學法環境:我家在城裏買了樓房,我能接觸到更多的同修,也有了適合我的證實法的項目。雖然我做得還很差,但我能感受的到師父的有序安排與對弟子的慈悲看護。在大法的熔煉中,我一定要蛻掉層層不好的殼,成為一名堂堂正正的、不辱使命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後,我也順利用真名實姓遞交了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控告狀。雖然怕心讓我很糾結,但我知道「訴江」是正義之舉,大法弟子就應該堂堂正正控告他。當時是同修用摩托車帶我去郵寄的,在去的路上我的右膝因疼痛變形還不能彎曲,腳無法踩住摩托的後腳蹬,只能在下邊耷拉著。可我突破怕心,將信郵寄出去了。在回來的路上,我的右腳竟很容易就踩到腳蹬上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再後來,在邪惡指使警察瘋狂調查、綁架「訴江」的大法弟子時,丈夫又害怕了,他聯合姐姐們向我施壓,與我吵鬧、冷戰。我知道考驗又來了,把這一切都當成是假相,不為所動,我堅信師父讓我們做的一定是最正確的。最後,在師父的保護下我並未直接受到騷擾。

在被邪惡迫害的那段日子,當教育局又有人來逼迫我寫所謂「保證」的時候,校長(已明白真相)都為我著急了:「他們又要來找你,你怎麼辦吧?不行你就哭,啥也別說。」那時,已撤了我的班主任,並被停課半年多了。我抱定了純樸的一念,說:「我不會哭,就用真誠和善良打動他們。」

果真這一念起了作用,他們一改往日趾高氣揚的面孔,態度變的非常誠懇和善。而且還堅持等到下午放學後很晚,讓丈夫從中學趕過來。我心裏還有些忐忑,怕他們利用丈夫逼迫我。沒想到那位劉主任見到我丈夫後,竟站起身來,向我們深鞠一躬,他說他僅代表他本人為給我們的家庭造成的壓力道歉,他敬佩我的堅強,但對上邊的指令卻很無奈。

後來又與那位劉主任接觸過多次,我親筆給他寫過真相信,他看後深受感動。他多次提到敬佩我的堅強,很多人也都說我堅強,其實我心裏最清楚,我的堅強來自於大法,來自於師父的加持。是師父一次次救我脫離苦海,為我一次次淨化身體,淨化心靈。是師父用真、善、忍宇宙大法,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法理給了我克服困難的勇氣,也鑄就了大法弟子面對迫害,面對巨大魔難時特有的風骨與堅強!

深入學法

回首自己的修煉歷程,雖幾經坎坷,但那都是魔煉和提高的機會,從中我找到了自己諸多的人心和執著,師父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其實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清造成的。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5],可我很多時候還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了首位,真該好好修去這個「私」了。

現在我開始抄、背《轉法輪》,身心都有很大昇華。尤其在抄寫《轉法輪》時,我知道每一個字都是佛、道、神,因此,每一筆都寫得認認真真,工工整整,我的書法也有了很大的進步。

我常常問自己: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根本目地是甚麼?單單是為了祛病健身嗎?當然不是,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師父要我們在修煉中不斷提升境界,最終達到返本歸真。如今我內心充滿了喜悅與感恩,深入學法中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因此我不再看重人情冷暖、利益得失,時時處處與人為善,因此我收穫著快樂和幸福……

「人生變幻無常 歡樂總會伴著憂傷 美好常由艱辛鋪墊」[6],讀著師父的詩句,我感慨萬千……幸遇大法,得師尊度化,真是萬載難遇的珍貴機緣!但願早日趨散惡黨的誣陷謊言,願人們都能了解大法,珍惜大法,願浩蕩佛恩普照寰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人生真意〉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