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家庭環境隨心性提高而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回想這二十年的修煉,我沒做過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只是和同修們一起做自己該做的。今天我想說說修煉後,大法如何改變了我,我如何按師父的要求向內找修自己,自己的改變影響了家人,改變了丈夫,開創出一個良好的家庭修煉環境。在此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那時我上班三班倒,沒時間參加集體學法,也僅參加過幾次集體煉功。學法少,不懂得甚麼叫修煉,只認識幾位同修,在「七﹒二零」迫害發生後我也都沒和他們聯繫了。直到二零零六年,我才又認識了幾位同修,開始走出去講真相救人。

敢於面對 不要迴避

那時我和乙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由於家庭環境的限制,我倆回家都不敢說實話,每次回家路上,就得先費心編造個外出的理由應付丈夫。有一次甲同修對我倆說:「你們老這樣編,要編到甚麼時候才行啊?」

這句話對我觸動很大,可是又覺的沒辦法,我要說實話,丈夫肯定要鬧,那以後再出去就難了,所以一直沒敢讓丈夫知道我出去講真相的事,怕心一直去不掉。可我每次外出回來,雖然在路上就編好了理由,可是越編,他越問的詳細。我知道這樣做不對,沒做到真,可我又真的不敢說實話,更怕他一旦知道了實情,會說些對大法不好的話,那給他自己造的業可就大了。我和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怕也不行,要敢於面對,不要迴避,要抓住時機講真相。每一次講真相要有新的突破,慢慢家庭環境會越來越寬鬆。

沒想到這時和我一起出去講真相的同修乙被警察綁架了。我知道我的狀態也不好,就想:要有一個固定的學法小組多好!但我不好意思跟同修說。就在這時,甲同修說:「到我家來學法吧。」我一聽太高興了!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的安排,感謝同修!

於是,我對丈夫說:「我要天天去同修家學法。」他一聽就炸了:「這回你還要天天出去?別想!我豁著不出去拉活了,也要在家看著你!」丈夫下崗後自己買了一輛麵包車幫人家送貨掙錢養家。他居然說出這種話,看來他真急了。女兒當時幫著我說話,可是丈夫就是不允許。這出乎我的意料,真的沒想到他會把話說的這麼絕。怎麼辦?當時我也沒想起來求師父,只有一念:我不能失去這個學法機會。可他在火頭上沒法溝通。等他冷靜下來了,我就又跟他說:「我都告訴你去誰家、幹甚麼了,你還怕啥?」女兒也說他:「我媽是出去學法,這不是好事嗎?」這時丈夫也讓步了,說:你不能天天出去。我沒再說甚麼。

後來和同修商量週一至週五學法,我告訴丈夫是這樣安排的,他沒表態,其實是默認了。這一場風波過去了。

開始注重真正修自己

前些年我出去講真相,雖然不是天天講,可是自己沒把家裏的事安排好,中午回家老是晚,總讓丈夫和女兒挨餓,埋怨我回來的晚,下午他們還得幹活和上學呢,咋就不能早點回來做飯?我的想法卻是:我是出去講真相救人,是做好事,正事,你們不就是晚吃一會兒飯嗎?覺的他們不能體諒別人。但我嘴上說:「是我錯了!」趕緊做飯去。結果下次回來又晚了。丈夫說:「你知道錯了,你可改呀!」由於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是自己的錯,這種情況還經常出現。

記得有一次,丈夫送貨回來已是中午了,他剛到家,我進家門。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有客戶讓他去送貨。我說:你等一會我做點簡單的,你吃完再去。他說:「我不吃了,你說你煉功好,到點不回來做飯,嘴上老說改,你改嗎?你還想讓我說你好,你好嗎?」他生氣的走了。

看到這一幕,我心裏很難受:他上午送貨累了半天,中午回來吃不上飯,就又得去幹活,我從心裏覺的對不起他。他心地善良,不是個不講理的人,是我錯了!我老怕他說大法不好,怕他造業,想讓他認同大法好,可自己從不為他著想,怎麼證實大法好?怎麼證實修大法的是好人呢?怎麼就不反過來看自己、找自己呢?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對家人我真不能只在嘴上說,還要在行動上讓家人證實,要在修自己上下功夫。從那時起我開始注重真正修自己了。

他喜歡喝稀飯,我就熬一鍋稀飯再出去講真相,中午飯前一天晚上做出來。如果前一晚沒準備出來,我就在講真相回來路上買些包子或其它現成的熟食。做事一定要替別人著想,雖然我自己對吃不太執著,吃甚麼都行,吃飽了就行,不想因為做飯耽誤太多的時間。可是家人不修煉,也挺辛苦的。同修也提醒我,要照顧好家人。這樣我就在吃上也調劑一下,燉肉、包餃子等等,不會再出現讓丈夫挨餓的情況了。

我現在越來越體會到師父講的向內找的法,以前遇事我也向內找,可都是先找別人,一想不對,再找自己。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我漸漸的認識到了,第一念就是找自己,無條件的找自己,肯定有我要去的心。

其實丈夫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做事總是替別人著想。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我總愛躺一會,起來一看丈夫把早點都買來了。有時他來不及在家吃,還專為我去買回來,我心裏就過意不去。我也總說:你在外邊吃吧,不用給我買。有時他早起去買菜、買水果又把我的早點買回來了。

丈夫願意資助真相資料點

臨近過年的一天,丈夫回來說:今天開車出去被罰了八百元。開始說要兩千元,我說太多我也沒有那麼多錢,這才劃到八百元。我問為甚麼?他說快過年了,找個茬就罰唄。我說:讓你往資料點裏放錢你捨不得,這回讓強盜搶去了。他說沒辦法,不給錢就走不了。我說:這錢他們搶走了還造業,往資料點裏放錢還積功德呢。

過年那天,我就對丈夫說:「今年給資料點這錢我不拿,這份功德我讓你積。」從那年開始到現在,每到過年他就拿五百元放到真相資料點裏。也是從那時起,我也就能堂堂正正的往資料點裏放錢了。

說起來走到這一步也不容易,開始我們沒有錢。我上班工資很低,丈夫下崗,孩子上學都沒錢交學費,都是孩子的姑姑給的。她家庭條件好,可她不認可大法。有一天她對我說:「你說你煉法輪功好,誰幫你了?還不是得我幫你?」聽了這話我心裏特別難受:我是修大法的,可我感覺我在給大法抹黑,心想:明年我一定要自己給孩子交學費。當時只是這麼一想,沒想到轉過年來真的就實現了,丈夫有了車,可以給別人拉貨掙錢,我們不但自己能給孩子交學費,還有了積蓄。

「沒啥可怕的,豁出去了,你別去,我去!」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實名控告江澤民,我也寫了訴狀,這件事我沒有告訴丈夫。大約十月份左右,片警打來電話核實訴江之事。丈夫知道了,和我發了一通火,埋怨我不該訴江,有好日子不過,給家庭帶來多大麻煩,你再有理他有權。

等丈夫冷靜下來了,我跟他講了我為甚麼要這樣做,我還請同修幫著講。丈夫說:片警讓你去派出所。當時我怕心很重,沒敢去。我也能看出丈夫也是怕。在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邪黨是不講理的,近七十年來,一直是靠著殺戮走到今天。

過了幾天的一天早上起來,他的態度一下變了,竟然對我說:「光怕也不是辦法,我想了,沒啥可怕的,豁出去了,你別去,我去!」我驚訝於他說出的這句話,同時也從心裏佩服他的正直和勇氣。轉而我覺的很慚愧,我是修煉的人,卻讓未修煉的丈夫替我去面對。當時我哭了。待我平靜下來,我跟丈夫開誠佈公的說:你本來是一個很善良的人,結婚後由於我的自私,慢慢的把你也帶的自私了。前幾年你不理解我的修煉,其實不是你的錯,是以前我沒做好。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在逐步修去這個私心。我跟你說聲「對不起!」

就這樣我倆在反對中共迫害這件事上想法一致了。當天晚上我打開明慧網讓他看網上同修們有關訴江的文章。這樣他心裏更有底了。這是丈夫第一次看明慧網。

轉天他就去了派出所。走前我跟他說:「一定要記住求師父!」他說:「記住了。」等他回來,他和我說:我跟片警說了「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你修煉這些年咱倆都沒看過病,醫保卡也沒用,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說,「看到片警戴在身上的攝像儀,我沒害怕,就想:你願意照就照,我不怕。」

我對丈夫說:「你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吧,真正了解了解法輪功。」他同意了。從那天開始我倆每天一起看一講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

剛看完第二講,他說他的頭不那麼跳著疼了。十年前他的頭髮根處長了一個包,當時大夫說不用做手術。可是近年來他的頭總是出現跳著疼的情況,但他從來也沒跟我說過這事。看師父錄像,他頭不疼了,他才告訴我這事。我說:「你得福報了!你敢去派出所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這就是善有善報。」

就這樣我和他一起看完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過去丈夫每年有兩季扁桃腺會發炎引起發燒,就得去輸液,近幾年扁桃腺再也沒發炎過。

丈夫向來都買最好的水果敬獻師父,每逢師父的生日、中秋節、過年,我們全家(我和丈夫、女兒、外孫女)都要給師父敬香,跪拜謝師恩!

回想自己修煉開始,丈夫反對我修煉,我背著他去講真相,不知經過了多少次的爭執。慈悲的師父讓同修點化我──要「正」不要「擰」。我一下明白了,「擰」是人的固執,而「正」是修煉人堅持按照大法的標準做自己該做的。從那時我才注重按師父的要求向內找修自己。隨著自己懂得向內找,在修煉上逐步一點一點的提高,家庭環境隨之也在變:現在,我不但能夠堂堂正正的外出救人,丈夫也已發生了可喜的變化!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