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配合中修心 資料點越走越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七十歲,修煉前,在常人的名、利、情、仇中苦苦掙扎著,分不清哪是對、哪是錯,生命在不自覺中下滑著,敗壞著!幸運的是我走進大法,成為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是我生命中最榮耀、最幸福的。

轉眼二十年過去了,我的每一步提高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我身邊有一群好同修,是同修拽著我往前走,我離不開同修這個整體。

我地早期資料點是一個大資料點,租的平房,條件差。後來我地吸取教訓,資料點逐漸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家庭資料點方向發展,不再花錢租房建點。資料點必須走遍地開花這條路。身邊的A同修自己拿錢買了幾台電腦,找到我,讓我教幾位同修電腦操作。我當時也只會上網、下載等幾樣簡單的操作。同修鼓勵我,在她的安排下,上午教一位,下午教另一位。把從資料點撤出的打印機分配給那幾位學電腦操作的同修。一朵朵小花就這樣的綻放了。

隨著資料點的增多,我忙起來了,自己的各種人心也反映出來: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私心、嫉妒心、怨恨心、看不上人的心,甚至和同修說話腔調都變了。

(一)配合中同修正念正行鼓舞著我

二零一二年,八十七歲的母親股骨頭摔壞,手術後出院回到家,躺在床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得人伺候。僅照顧老人就把我累的夠嗆,一天下來可疲勞了,學法煉功都保證不了,心性也差。

那天同修來到我家,說要做護身符卡片,希望我能給排版打印出來。我的態度很冷淡,轉身就進廚房做飯去了。同修跟到廚房,我做飯,她站在我身邊,她說甚麼我也不聽、也不往心裏去,根本就不想做。同修走後,母親說:「這個人很善良。」

同修並沒有計較我的態度,一次又一次的來家裏,我被她的精神所感動,也認識到自己做的不對。白天買菜、做飯、洗涮根本靜不下來,只靠晚上做排版。其實當時我對電腦上的鍵盤功能一點都不懂。護身符卡片分正面圖片、背面圖片,圖片採用的是反面圖片,排版前這些細節都不知道,排完了才發現不對,還得重排,得把正面圖片翻成反面再排,我不會翻,就在頁面上一個一個的點那些工具圖標,終於找到了,得用「水平翻轉」,費了好多時間才完成。

我排的版打印出來後,正面和背面對不齊,打出一箱紙,這給同修製作增加不少難度,可同修一句抱怨的話都沒有,還說:「啥樣我們都能做。」為了把正反兩面圖片對齊,同修把正面和背面兩張圖片拿在手裏衝著陽光對,用針扎眼,對準後把夾料放到中間。有的整張對不齊,就把圖片斷成小塊對著光扎眼。同修們做的非常認真、仔細,一點都沒浪費,卡片做的很好。同修們出去講真相都喜歡帶護身符送給願意聽真相的人。

在這個過程中,讓我看到了同修美好的一面,也充份體現出整體的力量。A同修年近八十的老母親坐在地上,面前放著一大盆卡片,彎著腰低著頭給卡片剪圓角。老人那麼祥和、善良,我心裏頭好一陣感觸!多麼好的老同修啊!當初同修一次次的找我要做護身符卡片,我總是拒絕,認為同修不體諒我,甚至是逼我,心裏很是不願意,現在想來,同修是在拉我,拽著我往前走,是師父給我身邊安排這麼好的同修、是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如果我的心性早點提高上來,兩年前就應該完成的就不會拖到現在才做。

由於忙於做事,學法煉功跟不上,做成點事又歡喜、又顯示的,聽到同修說卡片做的好,自己就滔滔不絕的講自己如何不容易。那倒也是事實:那時不會電腦功能鍵,圖片與圖片之間距離調整,我是用紙條當尺,在電腦上一個一個的對距離,用鼠標一個圖一個圖的移動,當時心性太低,牙也痛。

同修看到我的狀態,甚麼話都沒說,就要我去她家學法。幾次邀請,我不好意思再拒絕,就答應了。她走出去老遠來接我。屋裏還有幾位同修。她給大家播放師父廣州講法錄像,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同修輕輕的推我,給我拿來個冰棍,讓我清醒清醒。顯然這都是她事先為我準備好了的。同修的這種無言勝有言的做法,讓我感動、讓我汗顏。

我們之間也發生過矛盾,當然問題的一方是在我這。我衝她們發過火,也深深的傷害過她們。對我不理智的行為她們不與我計較,因為我們是修煉人,不愉快的事很快在法中歸正,在一起配合的越來越好。

這個資料點逐漸變成了一個「全能」的點:能刻盤、噴盤面、做神韻光盤,翻牆小盤、真相光盤、真相書籤,缺啥補啥。書籤非常漂亮,發給學生都喜歡要,在當地證實法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像這樣的資料點在當地不只這一個,各資料點在助師正法中都發揮不少作用。

做神韻光盤盒面的紙非常好,被裁下來的邊料,為了不浪費,把寬料做成真相附言,配上圖片,在資料袋、光盤袋裏都放一張,根據真相資料內容放不同內容的真相附言,窄條的紙就打印書籤給同修用,同修們也都很喜歡。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都是同修們做的,我沒切過一張卡片、沒做過一個書籤。我只是告訴她們怎麼上網下載、怎麼噴面、刻盤、打印、需要排版的我排好了,用U盤傳給她們,由她們去做。

每年明慧網上的台曆刊登出來,我說要做台曆,就有負責進台曆殼的;有進紙的;有準備製作工具的等,幾個資料點分頭打印,速度非常快。第一年我們就做了近七千本台曆。負責往各個學法點送台曆的也是女同修,一箱箱台曆從樓上搬下,用自行車送到同修家,再給扛上樓,不覺苦累。大家都非常珍惜能參與到整體項目中來。我和同修們說:天上的神都羨慕我們呢,我們沒有理由做不好。

做完台曆,我們帶上足夠的真相資料,小冊子、真相光盤、翻牆小盤、精美的台曆、《九評共產黨》書,裝上幾大兜子,去邊遠的農村,兩個人一組,每次能去三組。到村裏挨家挨戶的講,「三退」效果非常好。一去就是一天,雖然一天不吃不喝,也不覺的渴和餓。明真相的村民很感激我們,有的留我們吃飯,有的看天已晚留我們住下,我們能感受到那份真情。每遇到這種情況,我們都很感激的謝絕,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

最讓我受感動的是去林區大山裏發資料。北方的冬天很冷,天黑的也早,下午四點天就漸黑。可大山裏到下午四點時,白雪映照下,天大亮。我們在林中雪地裏等到天黑再進居民區。山裏的雪很厚,溝、壕、車轍、壟溝、壟台都被雪覆平,一腳邁下陷到雪裏很深,跟頭把式的走著,跌倒了同修扶起來,繼續朝燈亮處走去。雪灌進褲腿裏,被身體融化了,棉褲腳濕透了,冰的腳腕子發麻、抽筋。凍手凍臉的。戴上口罩,一會功夫頭就掛滿白霜。有時對面來人,為了安全,用手把頭上的霜焐化,以免來人見我們滿頭白霜知道我們是外來的生人,凍的又麻又硬的手不斷的去焐眼睫毛、頭髮上的霜,哪能焐得過來,那就摘掉口罩,任憑寒氣襲人……

涼氣吸進肺腑裡感到那麼清新,腦中自然想起師尊的詩:「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頓感心胸豪邁,真有頂天立地之勢!我們不覺苦、不覺累,我們從中午出發來到這裏,午飯、晚飯都沒吃,沒喝一口水,卻不覺餓、不覺渴,只覺的無上榮耀──我們是師父的法徒,這裏的眾生在盼著我們呢!

林場住戶分散,為了不落下每一戶人家,道遠的、道不好走的,都是男同修去做。只要有燈光處,就不放過,看似很近,走起來卻很遠,找不到路,男同修們在雪地裏深一腳、淺一腳的朝燈光處奔。看到同修走在雪地上的背影,心中升起敬意。我有這麼好的同修,和他們在一起配合,我才能來到這大山裏來救人。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珍惜同修間的緣,一定和同修們配合好,共同完成使命。

(二)遇到的挫折都是考驗

我地的技術同修又教會我裝電腦系統,打印機清零及拆機簡單維修。我學會了裝電腦系統,技術同修不在當地時,有問題大家就找我。第一次是給愛普生打印機換連供,墨盒安裝到字車裏,打印機亮紅燈,電腦顯示墨盒都是X。我拿下來安上去,就這麼反覆安來安去的,腿坐麻了,我往起起時,腿麻身體不穩,手一下撲到打印機的墨盒上,只聽喀嚓一聲,打印機卻能正常運行了。師父用這種方式使墨盒復位了。我既高興又激動,又感謝師父的幫助!對自己說:好好修!完成使命!不負師恩。

B同修家又開了一朵小花。B文化程度低,給她寫東西得一筆一畫的寫,在教她電腦上網、打印時真費勁,一遍又一遍的教她也記不住。我就不耐煩了,語言也不善了。同修卻很有容量,不管我對她的態度如何不好,她總是笑呵呵的。其實我教她,是我該做的,也是在修我自己,不能因為我教她,我就比她強,那就錯了!B學的是慢,我對她是多用了些心,可她也不容易啊。後來一台打印機供不應求,又上了一台,她用兩台同時打印,解決了她們學法點需要的真相資料問題。

我還為農村同修排除打印機故障。農村同修電腦或打印機有問題都通過G同修來找我。G同修是位備受同修尊敬的老同修,一直承擔協調工作。每次我去農村,老同修都是把車找好和我一起去,找不到車時坐出租車去,老同修搶先付錢,一直是這樣。

近年來,老同修很忙,再去農村就我一個人去,也沒人給我安排車了,精通技術的同修去外地了,我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無處問了,心裏感到沒底、不踏實。我知道這是師父讓我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不能總靠著拐棍走。我去農村一般都是乘出租車去,儘量不麻煩同修,來去一人,一旦返出來不好的心,趕緊去掉它。

我們這裏農村人口多,農民喜歡年畫、福字。同修就用送年畫、送福這種形式勸「三退」。

二零一七年年末,還有一部份年畫沒打印完,打印機出了故障。天氣寒冷,機器又大,還得做防寒包裝,一般車就裝不進去,同修很為難。我說,那就上天地行論壇問問?我每天早晨坐車去鄉下,把打印機的狀態記錄下來,回來晚上發給論壇,早晨第一件事是打開論壇看回覆,把回覆裝到U盤裏,再坐車去鄉下,按論壇指導做,回來趕緊把結果發給論壇。我一連幾天往返於鄉下,後來問題解決了,年畫如期完成。

這次處理機器故障,雖然只是幾天的時間,卻很磨心,也去我那顆急躁的心。現在的出租車司機,叫你上車時他說馬上走,你上了車,他南北大道的兜人(招攬乘客),人少了他不走,真急人!我家老母親九十多歲,靠我照顧,我得趕回來做午飯啊!

一天上午十點過幾分,我從同修家出來坐車,上車時司機說:馬上就走。我上了車,司機把車開的很快,我挺高興,正高興時,司機把車調頭又開回來了,就這樣來回的開著,在路上兜人,把我急的不行。司機對我說:別耽誤你,把我送到另一個出租車上。這個車的司機和那個司機一樣,開著車在路上來回轉著兜人。眼看快到十一點了,還沒走出去呢,我催他快點吧,他說我不能只拉你一個人啊。我說:我多給你錢,他說我不能多收你的錢。這個司機又像上個司機一樣,說別耽誤我,把我送到他親屬車上,到了他親屬的車上,司機還是在路上兜人。我催他快走吧,司機說:「你不該從他那車上下來,他看路邊有幾個人要坐車,裝不下才把你攆下來的。」這個司機還算不錯,人沒滿就走了,在路上中途又有上車的,他的車也坐滿了,沒影響他的收入。

這一趟,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弟子既修心性,也沒耽誤回家給母親做午飯。

這些年來,只要同修一個電話,就知道是機器出事,帶上工具說去就去,怕同修著急啊,我理解那心情。最早C同修家的資料點,是我們三個人拿錢建起來的。是從甚麼都不會開始的,一有問題找人,人遲遲不來,是很急人,這我是深有體會的。所以我不管天氣好壞,隨叫隨到。

有時外面下大雨,我往出走,孩子說:外面下雨呢!我會說:「正法修煉路上不停步!」頂著大雨朝同修家走,雨水淋濕了褲腳,濕透了鞋,心裏說:「大法弟子風雨無阻。」帶著豪情來到同修家,敲門沒人,這心就翻騰起來了,我大老遠的冒雨來,你不在家等我,不守信用……回家的路上風雨無阻的豪情沒了,滿腹的抱怨。

同修看天下那麼大的雨,以為我不能來了,就出去了。又定時間去,我按時來到她家,敲門沒人,她又不守信用。我就給同修E姐打電話,在電話裏我壓不住火,我說,我不管了,我不再來了。E姐趕緊騎車趕來,也生同修的氣。這時同修回來了,E姐說,你讓人來,你怎麼不在家等著?同修說:我就出去一會。E姐說,你也得等人來了再走啊。當時我的態度不好,說她浪費我的時間……

修煉中出現的事都是考驗,都有要修的東西,從表面看,同修不守信,其實通過這件事暴露出我的心性不到位,還是站在為我為私上想問題,修的好的同修言語中透著善,我說出的話能把同修說哭了!師尊說:「大家都是修煉的人。我經常講過一句話,我說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沒有自私的,沒有想到自己一點兒,完全是為別人好,你跟他講出的話,他會被你感動的掉淚。」[2]我真是辜負師尊的教誨。

後來也出現過同樣的事,去農村也是趕上雨天。大雨帶冰雹,到了地點下車,馬路上都是泥水,我們趟水到同修家,家裏沒人。心裏也急,但很快能平靜下來,沒有責怪同修,能理解同修。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提高了。

(三)感謝同修無私提供技術支持

「天地行論壇」是我學習技術的最好地方。我那時有問題不會發帖請教,就是在論壇上一頁一頁的翻看別人發過的貼子,尋找我要解決的問題,雖然耗費我不少時間,但也幫我解決了不少難題。後來我註冊有了自己的賬戶,有問題和論壇同修直接溝通,幫我解決不少機器方面的問題,同時在修煉上也促使我心性的提高。

二零一六年「五﹒一三」紐約大遊行鏡像我不會做,向論壇發了個貼子「求現成鏡像」。回覆說,現成的鏡像沒法傳,要我相信自己,多摸索幾次就會了,您試試。看到論壇同修給的回覆,讓我感到溫暖,語言中透著善,給予我信心和鼓勵,我又振作起來了,一定要堅持下去,在我正念足時,我很快學會了做鏡像,並教會其他同修。

大概是二零一五年的元宵節,打印機出故障,晚上近十一點了,我給一個技術信箱發了個貼子,半小時後就得到回覆了。我特別感動,這麼晚了還沒休息,還在工作。這也激勵我不要懈怠!

這些技術同修很辛苦,在此謝謝論壇的同修!大陸的朵朵小花有你們的辛苦!你們不僅僅是給予我們技術上的指導,是大家修煉上的共同提高。你們給我的回覆中說,祝我「越走越佳」,我們就一起越走越佳吧!

儘管我的能力很小,但是我有整體,我要把師父賦予我的能力發揮的更好,只有在整體的配合下,才能完成使命。如果沒有身邊這些同修的配合和支持,我又能做了甚麼呢?這一路走來是離不開師父的保護,離不開同修的支持和鼓勵。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