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把生命溶入法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我簡單的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修煉歷程,腦中出現了這個題目。雖然自己的修煉狀況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還是不想錯過這次法會機會,因為回顧自己的修煉過程找出差距這本身就是一次修煉提高。

找到回家的路

我生來就多病,在貧窮的農村好不容易活下來了。小學剛剛畢業就趕上了文化大革命,全國上下亂成一片。學校停課後在生產隊裏幹活。二十多歲時,在城裏稀裏糊塗找了個對象結婚了,從此又陷入了家庭魔難中。

丈夫性格暴躁,嗜酒如命。婚後我生了兩個女兒,丈夫喜歡男孩,因為沒生兒子,他的脾氣更加暴躁,沒有一天不找茬發瘋。他三十七歲就不上班了,說是酒精中毒,卻仍然整天在家裏喝酒耍瘋。吃飯掀桌子、摔東西,對我和孩子非打即罵,有時把匕首對著我的胸口,挨到我的肉皮上叫喊著要對我如何如何,有時操起菜刀亂掄一氣,我和孩子被嚇得經常往大門外跑。為了尋找解脫,我走入了佛教。

丈夫四十八歲那年去世了,我的生活環境有了大的轉變。一九九六年,我在佛教已經修了五年。但我仍然得不到徹底解脫,心裏有些無望。那時法輪大法剛剛傳到我們地區,有個素不相識的小伙子三天兩頭到我的理髮店來給我介紹法輪功,告訴我法輪功屬於性命雙修功法,一世可以修成,這可是萬年不遇的。因為我本來就覺的人太苦了,我就開始轉入大法修煉。

修煉初期,真有師父把我拔起來再往前推的感覺,也能體會到師父處處嚴格要求我、點悟著我,每次點悟,我都能悟到點悟的具體是甚麼,然後就去做。

記得那時我後背長了一個大惡瘡(民間叫做手夠)鼓起來像個大土豆,最後開花了,都是像蜂窩眼一樣往外流膿流血。我自己搆不著,看不到,就讓女兒用手紙幫我擦膿血,可把她嚇壞了。我說:「不用害怕,沒事,一會去浴池沖洗乾淨就好了。」沖洗時我儘量不讓別人看見,怕嚇著別人。「哎呀!」一個人驚恐的叫著,我趕緊不好意思的說:「沒事,沒事。」當時思想很簡單,根本沒有去想甚麼細菌啊、感染哪,幾天後就封口,好了。

聽說這種大惡瘡特別厲害,疼的能把人折騰半死,還得花不少錢去治。可是我整個過程沒有任何痛苦,現在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初期身體消業方面出現很多奇蹟,腰椎間盤突出、關節炎、肩周炎、鼻炎等都神奇般的好了,這裏就不一一去說了。我很慶幸在絕望的黑夜中終於見到了光明,找到了回家的路。

電腦盲插上了翅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邪惡集團和中共相互利用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鋪天蓋地造謠誣陷,其瘋狂程度震驚海內外。每個大法弟子都在思考以後的路。我的心情低沉,看著路上過往的行人,心想:如果不修煉了,我就像這些人一樣,人生不會再有出路了。不行!我不能這樣消磨人生,趕快振作起來!

我放下了人心,果斷的匯入大法弟子證實法反迫害的洪流中。我參加了市政府門前數百人的煉功、進京護法,發傳單、掛條幅、貼不乾膠。我成了當地的重點人物,先後被非法關押過五次。其中最讓我遺憾的是我在被非法勞教那次走了彎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自己也留下了污點。

為了證實大法,六十三歲那年,我克服了年齡大、文化低等種種思想障礙,我學會了使用電腦,上網下載、打印製作資料的簡單技能,帶動了當地資料點遍地開花。我每天能上網瀏覽明慧網,閱讀國內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如魚得水,在修煉的路上如同插上了翅膀。

我雖然只有小學文化水平,是師父賦予我能力,讓我學會了利用電腦打印稿件。尤其在訴江期間,還能幫助同修們起草對江澤民的控告狀。六十多歲的我,剛剛學會拿鼠標,就又學打字,手不好使,視力不是很好,小學學的漢語拼音早就忘光了,一切從零開始。

因為沒有任何電腦知識,打控告狀時,很費力的打出一篇保存下來,當存第二篇時,因為題目相同就把第一篇替代了,反覆幾次,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炎熱的夏天,忙了整整一天直到深夜,坐在電腦前汗流浹背,急的兩眼昏花,也不明白到底該怎麼辦,心情糟透了!人心也上來了:怨恨年輕能幹、懂技術的同修自己不著急,也不知道幫助別的同修寫控告狀,唉,實在是想不通。

第二天一早來了幾個同修,她們說是來拿訴江狀的。見到她們我差點哭出來,就像常人一樣發了一些牢騷,說:「這個地區我歲數最大,文化也不高,剛學電腦打字,這些事全壓在我一個人頭上,你們有能力的也不幫忙,我真的做不下去了……」

看到我這個樣子,同修安慰我說:「你說的不錯,我們確實比你年輕,文化也比你高,可是你的能力確實比我們強呀!你付出了,你辛苦了,我們都知道,你還得調整好心態做下去呀!」有的同修看我連飯都顧不得吃,就去給我買來了早餐。待我冷靜下來後,看到了自己的急躁心、怨恨心、幹事心等人心,特別是在訴江這事上急著要往前趕,生怕錯過機會,所以看到行動慢的、心裏有顧慮的同修就不理解。找到了執著心後,技術同修也來了,問題解決了。

寫完了訴江狀後,我又領著大家去郵寄。那些天我的身體出現了狀況,渾身不舒服,脖子疼的不敢轉頭。我又向內找,看到了自己做事喜歡大包大攬的問題,就像「穆桂英掛帥」一樣,陣陣落不下,而沒有站在修煉的基點上想問題,沒悟到這是大家修自己的過程,去人心的過程,只想到自己是個協調人,要處處帶頭,那真是風風火火。找到了問題所在,我身體一下子就輕鬆了,都是人心招來了邪惡的干擾。是大法的超常讓我這個甚麼都不懂的電腦盲,在本地區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責任與救度

師父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1]

我知道:修好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當前首要大事,可前些年我只是隨意的做,只要出去,走到哪做到哪。從去年開始我突破了以往的做法,走出去救人了。

黑龍江的冬天,經常零下三十多度,到處白雪皚皚,天寒地凍,我克服了生性怕冷的毛病,堅持每天走出去救人,這一年半時間終於真正走出了自己的路。

今年春天,我發現在我居住的城市,幾乎每個十字路口、車站或人多的地方,一下子都有了警務室。我悟到,是邪惡末日到來的恐慌,虛張聲勢嚇唬人。我的心一點沒動,每天出去該怎麼講真相還怎麼講。師父說:「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2]

每天出去講真相前我首先給師父上香:請師父加持弟子增長智慧多救人,謝謝師父!然後坐車,在車上發正念,清除我所到之處空間場及周圍環境的一切邪惡。清除阻擋世人了解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調整好心態,面帶微笑心懷慈悲。背包裏有各種大法資料和護身符,通常是搭上話之後我就拿出一個護身符送給對方說:「我想送你個好東西,這是個平安福卡,這背面有九個字,你誠心常念,會使你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有的人一看見這精美的護身符,眼睛一亮就接過去了。我隨即便說:「你看『真善忍』這三個字多好,真,是對人要真誠,說真話、辦真事;善,是與人為善;忍是在矛盾中要做到忍讓,不和人爭鬥,不指責對方,遇事首先看看自己有甚麼毛病和不足。師父告訴我們要退一步海闊天空。」一般情況對方都會點頭稱是,然後再告訴他中共迫害大法是錯的,大法是被冤枉的,甚麼圍攻中南海,天安門自焚都是造假、謊言。要想知道更多,我這裏有書和其它資料,拿回去好好看看,明白真相得福報。

有時也從另一個角度講,講與大家生活密切相關的現實問題:你看現在假貨遍地,甚麼蔬菜水果啊,糧食、肉,吃啥啥有毒。還有,現在小官大貪、大官巨貪、無官不貪,你有政策他有對策,誰也收拾不了這個爛攤子。為甚麼會這樣呢?都是共產黨無神論造成的。它宣傳無神論,目地是讓人不相信善惡有報,不相信做壞事會有報應,讓人甚麼壞事都敢幹,造成整個社會人的道德敗壞、良心泯滅。真是罪大惡極。這個社會不行了,發展下去怎麼辦呢?過去有句話叫:「人不治天治」,上天要懲罰惡黨,大法是來救度心存善良的好人的,是佛法。

很多人都能接受我的說法,表示願意「三退」,並說「謝謝!」

當然救人還需要慈悲、和善、正念與智慧。不觸及負面東西,這樣使惡人惡不起來,也就不會對大法犯罪。

舉個例子,一次在交通車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坐在我身邊,我微笑著送給他一個破網軟件,他很隨意的接過去說:「這是法輪功的吧?」我說:「這裏面都是好東西,想看法輪功當然也有。」

他說他是某個部門的講師(好像是公安部門的),於是放開了嗓門滔滔不絕講起了他對法輪功的認識及其它各門派的信仰問題。他的語言豐富,思維連續,聽起來新奇入耳,好像無所不知,讓人感覺是個有大學問的人。當時我甚麼都沒想,自然的面對他,他夸夸其談,我根本沒機會插話。一位同修也在車上離我不遠處,因為全車的人都能聽到他的講話,都知道了他的身份。我見同修不時的轉身瞅我這邊,我明白同修是在為我擔心。我當時沒多想,但是我感覺到他的本質並不壞。這時快到我們下車的那站了,同修趕忙站起身來轉向我,示意我要下車了。

此時我很禮貌的打斷那位學者的話說:「對不起,我到站了。今天能碰到你就是緣份。」他也暢快隨和著說:「是啊,是啊,這是百年的緣份。」我接著說:「你的知識淵博,我很欣賞。你是一個有能力、能辨別是非的人,我也不想留下遺憾。」我把手輕輕放在他胸前方,降低聲音對他說:「一切順天意而行吧,改朝換代是不可抗拒的,選擇幸福平安是必須的。法輪大法是救人的。用『天意』作為化名,從心裏把你的黨員退掉好吧?」他連忙點頭說:「好、好。」這時車已經過站了,我不著急下車,把背包打開想拿幾本真相期刊送給他,他笑著瞅著我的包,拿著手裏的破網軟件說:「不用、不用了,有這個就行了。」

下車後我得步行往回返一站去目地地見同修。邊走邊想:這個人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會這樣被輕易的勸退。他剛才那種滔滔不絕的高談闊論,根本沒把人放在眼裏。我的平和、自如、善良,在師父的加持下,才順利的勸退成功。是,「一個不動能制萬動!」[3]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4]

我救人很隨意,只要有機會我都不想錯過:銀行裏有監控,也有我的信息,但是我心裏沒有這些,利用到銀行辦業務的機會勸退過兩個行長,三個業務員;去浴池洗澡,我經常隨意和兩邊的人搭話嘮嗑,主動幫助她們搓背,目地是講真相勸退,最多我一次勸退過七個人。

這麼多年講真相過程中,我悟到一個理:以善制惡。無論遇到甚麼情況不動心。我不需要世人理解,但是我要理解所有的世人。經常碰到有人說我:「老太太,在家裏坐著享福多好,大冷天出來做這事,不怕人抓你啊?有人給你錢嗎?」我笑著反問他(她):「給你多少錢你願意做這件事情?你知道甚麼叫慈悲嗎?神佛度人是沒有任何代價的,我是神的使者。」

抓緊時間修煉

我是一個人生活,環境很好,每天時間都安排滿滿的,我早晨煉完功後,學一講法再出去救人。兩三個小時能勸退十幾個人,有的時候能達到二十人。形成習慣,每天到點就走,不想耽誤一天。我下午背法,《轉法輪》用了八個多月背了一遍,現在背第二遍。《洪吟》、《洪吟二》已經背的很熟。《洪吟三》背熟四十首,還在繼續背。每天看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有時自己給明慧網投稿。也給同修打印資料,做護身符。每年十月份開始打印真相台曆、出去發台曆,那時候就更忙了。

為了節省時間,一天吃兩頓飯。做飯和吃飯時間就聽明慧網上廣播的同修的交流文章。還有時候去幫助病業同修發正念、學法等事情。每天晚上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學《各地講法》。我要把全身心都溶在法中,做個名副其實的合格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人心和不足,決心在以後的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在向內找、心性方面多下功夫,更加勇猛精進,兌現史前大願,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