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孩子們讀大法後的巨大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二零一一年正式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從三歲時就患有神經痛,長大後還患有嗓子嘶啞、耳朵聾、頸椎痛、肩周炎、胃痛、腰痛、附件炎、月經不調(一年就能來四~五次、來了一個多月也不走)、骨質疏鬆、嚴重缺鈣、低血壓(低壓49高壓70),胳膊、腿成天無力還酸痛、紫外線過敏、蕁麻疹、氣管炎、一年四季感冒不斷等二十多種病。疾病纏身的我真是苦不堪言。

而得法僅僅幾個月,我由一個病簍子變成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快樂人。當我寫到此時我已淚水漣漣。師父為弟子承受了無數的苦和難,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兌現史前的誓願。

把真、善、忍的法理帶給孩子們

我的職業是在家裏自辦幼兒園。得法後我深知大法的超常、博大精深、真正的能使人道德回升。我就想把大法的美好介紹給每一個人。特別是從小被黨文化毒害的孩子們。

我先給孩子們講傳統文化的故事:講到「孝」時我便把「大舜全集」視頻發給家長,讓家長陪同孩子一起看,然後用語言複述出故事的情節,家長們被感動了。講到「感恩」時,我都是先講爸爸媽媽為孩子的付出、老師的辛苦、親人的關懷、朋友的幫助等讓他們知道受人滴水之恩,要湧泉相報。講到「忠」時我就給孩子們講岳飛的故事,當講「義」時就講三國的故事。講到與人相處時就講:做人最起碼的道德準則五常中的仁、義、禮、智、信。

然後再把真、善、忍的法理帶給孩子們。我給孩子們講「真、善、忍」三個字在孩子們能理解的基礎上的含義:「真」就是要做真事,說真話,不欺騙,不說謊,做了錯事不掩蓋,將來達到返本歸真;「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負人,同情弱者,幫助窮人,要樂於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難時,在受到屈辱時,要想得開,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計不報,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難忍之事。緊接著就講「德」的重要性:打人、罵人、欺負人、偷人東西等都是用自己的德去換對方的黑色物質業力。

我家幼兒園的孩子真能做到不罵人、不打人、不說髒話、不說謊話,非常懂禮貌、尊老愛幼,每次家裏來人孩子們便恭恭敬敬的行禮問候。

吃飯時我就講糧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不能隨便浪費一粒米,浪費糧食的可怕後果,孩子們說:「老師我們再也不浪費糧食了。」孩子們果真做到了。

課堂上我教孩子們背師父的著作《洪吟》。當我給他們講地震常識時,我告訴孩子們真正的大地震或大災大難來時,靠這些常識是躲不過去災難的。孩子們用渴望的眼光看著我:老師那咋辦啊?我告訴孩子們:只有一個辦法能救了你,那就是誠心誠意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便能躲過大劫。純真的孩子們大聲不停的念了起來,停都停不住了,回家後還告訴爸爸媽媽念。

課間,我給孩子們聽《普度》、《濟世》等音樂。我要求孩子放學回家不看電視、電腦,不玩手機、平板等,我讓家長配合監督,能做到者定期獎勵,獎品是我給他們買的拼圖玩具。孩子們真的不看電視、電腦等。但每週我都給孩子們發一些傳統文化的教育視頻。

我還得時常跟家長聊孩子在校在家的情況,把我的教育方法跟家長們談,家長們非常喜歡我,積極配合我的工作。看到孩子們的巨大變化,有些家長為了感激給我送禮、送錢,我也都謝絕了。

今年「六一」我告訴家長們該上班上班,今天白天我陪孩子們玩,晚上我請家長來我家和寶貝們共度晚餐、歡慶「六一」。家長們非常高興。我親自下廚,做的都是家長和孩子們愛吃的,共三十二盤菜,烙的兩種大餅,蒸的大棗饅頭,我精心的買了幾樣水果,熬成罐頭當作飲料。當家長們看到這一場景都驚呆了。吃飯時我借此機會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是我師父慈悲、偉大,教我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她們都認可,並做了「三退」。

我很珍惜時間,我知道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師父用無量的慈悲在為我們承受著呢。所以我不捨得浪費一點時間,我就覺得空度時光是對師父的最大不敬。我更珍惜和小同修在一起的時間,這幾年我帶過的八個小同修,這裏僅舉三例與同修切磋。

師父給桐桐開慧開智

桐桐是三歲時來的,現在六歲了。這個孩子老實、憨厚、不愛說話、先天的記憶力不好,他學甚麼也記不住,背古詩一首也背不下來,教拼音他就是拼不出來,英語就別提了。

看到孩子這樣,我也急了。可是他媽說:「他先天就這樣笨,不用著急,能學多少學多少吧。」可我想:不對呀,大法無所不能的,是不是有我該去的心?向內找後,發現這孩子是來去我這顆急躁的心的。我放平了心態,把《洪吟》用拼音的方式抄了一本,有時間就叫桐桐拼讀,一首《洪吟》教了五遍,他的小腦袋突然間一下就開竅了,能拼下來了,一連拼了幾首都拼下來了。接下來,他不但拼音會讀了,數學題也會做了,跟正常的孩子一樣了。

而且還不只一樣,別人不會做的奧林匹克題,桐桐竟然也能做了,而且一道題也不錯。我們非常高興。這都是大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是師父無量的慈悲給桐桐開智開慧了。

誰都不管了的朋朋變了

這八個大法小弟子中最難帶的頂屬朋朋了。朋朋來自單親家庭,爸媽在他四歲時離婚了,由媽媽帶了一年,回來時爸爸看到孩子沒受到良好的教育,壞毛病特別多,就把孩子接回來了。因爸爸上班,就把孩子送到常人家的幼兒園了。

去年八月份,同修跟我商量:說朋朋八歲了,九月一日該上一年級了,問我能不能幫帶帶這孩子。經過了解,得知朋朋的爸爸以前學過法,後來不學了。朋朋小的時候聽過一段時間法。我一考慮,這是昔日的小同修,也許是師父送來的小弟子,我說:我帶帶試試吧。

因為我開的幼兒園是我一人上課,我還得自己做飯,而朋朋來了,又是長托,每天上學還得接送,四個來回,這就佔用我很多時間也忙不過來,也不能在接他時把幼兒園的孩子放在家裏,於是我就把七十八歲的父親接過來,幫我接送朋朋。

沒想到朋朋的到來,弄的我們家裏雞犬不寧。這孩子性格古怪,特別倔強,特別不聽話,壞毛病特別多,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撒謊、偷東西、愛打仗,吃飯特別挑食,不愛吃的一口都不吃,和任何孩子也玩不到一起,一會兒就和人家幹起來了,不愛學習,一學習就哭,就連老師留的作業他都不能順利完成,有時間就是不做,好事找不到他,壞事保準有他,他一刻也不閒著,我的眼睛都不敢離開他,否則就出故事,至於說尊老愛幼、講禮貌,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逐漸的,我發現朋朋還有一個更可怕的毛病──抑鬱症。有一天他哭著跟我說:「老師,你說我活著有啥意思呀?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媽媽接,而我是誰也不要我了,我是世上多餘的人,你說我還活著有啥意思,我天天就想死,我就想跳樓。」

這一番話把我嚇了一跳。我就把他摟在懷裏,給他講:「孩子,你是最幸福的一個人,雖然爸爸媽媽不接你,師父沒有放棄你,是師父把你送來的,你的生命就是來得大法的,如果爸爸媽媽能接你,你可能就得不到法了,這裏不是你真正的家,你的家在天上,天上非常美,沒有人間的這些苦。」孩子擦擦眼淚問我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孩子這才停止了哭。

後來我給他姑姑打了電話,姑姑也說孩子在家經常琢磨從幾樓跳下去能死。我心裏好難過,這孩子真可憐,父母的離異一定給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否則怎麼會抑鬱呢?那麼我的責任就不只是一個老師的身份,我還得以一個母親的心去愛護他、教育他、讓他感受到溫暖。

於是我就在生活上、飲食上、作息上詳細的做了規劃,然後開始實行。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真的很難。無論你怎麼對他好,他都無動於衷,而且天天跟我對著來,早晨不吃飯,我做他最愛吃的大餅、餛飩、麻辣燙、烤肉等,可是他早上就不吃,中午也不太愛吃,哄他也不吃,他不但不吃,還生氣。

晚上寫作業就更難了,他就是懶,那點作業看著都不寫,我都不能離開他,否則一個字都不寫。為了躲避寫作業,他把所有的作業本、書都放在學校。更讓人頭疼的是,朋朋在學校也不學習、課堂練習冊也不做,開學半個多月換了好幾個同桌,總惹事,在學校還偷東西,打人等,現在三科老師都不管他了,給他放在最後的最後,自己一桌。

我得知後趕緊給班主任老師打電話,老師也說管不了他,放棄了。我就求老師別放棄他,然後把他的情況簡單和老師說了一下,我告訴老師:「這孩子以後由我代管,我沒有放棄他,有甚麼事您就跟我說,不方便教育的由我來管,學習成績和各方面他都會好的,老師您相信我,他會變好的。」

我父親接朋朋,他也不好好走路,就是亂跑,我父親天天被氣的不行,說甚麼也不讓我留這孩子了。同修看到我為朋朋累的筋疲力盡,也都不願意讓我留他。我領朋朋背《洪吟》他不背,不學法還搗亂。朋朋的到來的確給我添了好多好多的麻煩。我也犯愁了。

我想到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想:還是我的慈悲心不夠啊。大法無所不能,還是想辦法讓他多接觸大法,這麼大的法還溶不了這麼一個小木渣嗎?如果學大法也改變不了他,那這孩子也就沒救了。

只要朋朋學法我就獎勵他。我買了好多玩具,好多朋朋愛吃的食品,哄他學法。我利用早上吃完飯到上學的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跟朋朋背《洪吟》,起初他不好好背,我就把玩具放在他手裏,背完一首就可以玩,或者背完一首就可以吃他愛吃的食物,漸漸的哄上道了,一週左右,半個小時他就能背兩首了,晚上也跟我們學法,雖然不老實,愛動,上躥下跳的,但總能跟下來學一講《轉法輪》。

半個多月後,朋朋能主動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吃完早飯洗洗手就能主動拿書背《洪吟》了,晚上學法我就和他練習雙盤比賽,這一盤他也老實了,起初十分鐘,然後二十、三十分鐘,一直到一個小時為止,他的臉也變的紅潤了,原本很兇的面孔也會笑了。這一變化使我們都有信心了。後來我就大量增加他的學法時間,走路也教他背法,晚上睡覺前也給他聽法。

雖然朋朋有一些變化,可是這孩子和別的孩子就是不一樣,是真氣人,但我就是聽師父的話──慈悲對他。兩個多月過去了,他漸漸的喜歡我了,跟我無話不聊,離不開我了,跟個小尾巴似的,睡覺也離不開我,也聽話了,學習也不像以前那樣費勁了。有一天他倚在我身上問我:「老師,我除了管你叫老師和阿姨之外,我還能叫甚麼?」我說:「那能叫甚麼?」他說:「還是叫媽吧。你比我媽對我都好,你知道這世上誰對我最好、真心好嗎?」我說:「你爸媽唄。」他說:「是你。」我一下子哽咽了,半天沒說出話來,我知道是法輪大法改變了他,我就告訴他:「真正對你好、關心你的人是師父。是師父慈悲,救了你。是師父讓我帶好你,是大法改變了你。你快謝師父去。」他趕緊給師父磕頭。

轉眼寒假到了,我和朋朋的爸爸說:孩子現在變化很大,吃飯也愛吃了,作業也能主動完成了,也知道用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了,更值得高興的是他的抑鬱症好了,放假我免費帶他,過新年我也不讓他回家過了,我利用假期的時間帶他多學法、煉功。他家正愁放假沒人帶呢,一聽我這麼一說,高興的不知說啥好了。

就這樣我帶了朋朋整整一年的時間。一年級下學期,他的成績突飛猛進,還參加了數學競賽,在學校裏也不淘氣了,期末考試三科全考滿分。老師和家長都很高興。我知道是大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救了這麼不正常的孩子。我和孩子一起給師尊磕頭上香,感恩師父,叩拜師父。

朗朗發願要救爸爸媽媽

朗朗是個女孩,是我表弟家的孩子,三年級了。這孩子跟朋朋有的一拼了,是個打仗大王,在學校讓老師最頭疼了。這女孩子壞習慣多,不愛學習,坐不住凳子,家庭作業能做到凌晨一點來鐘,領她到任何地方她都會惹事。我表弟和弟媳都是碩士生,教育孩子的方法也挺好,可對朗朗來說就是無效,她叛逆心非常強,家長、老師管不了她,我表弟和弟媳氣壞了。

我聽說後便和表弟、弟媳說:「孩子暑假送我這兒,我幫你們帶一個暑假看看怎麼樣?」他們同意了。

朗朗剛一送來,把我嚇了一跳,這孩子一臉仇恨、兇巴巴的樣子,眼眶和下眼袋都是黑的,小臉也是青的,兩年前看見孩子也不是這樣啊。弟媳把我叫到一邊,邊哭邊敘述她的情況:「去年送到新疆她大姨家,大姨和姥姥都弄不了了,後來送到她小姑那,兩天就給送回來了。」言外之意孩子在這也呆不了多長時間。我說:「你就放心吧。孩子現在學習不是重要的,要先轉變她的心,心變了一切都會變了。你別管我用甚麼辦法,只要孩子能變好就行,是吧。」

因為表弟一家三口都沒有修煉,弟媳是公務員又是科長,她單位裏一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家裏也受牽連,所以弟媳不敢聽真相,不明真相,抵觸大法,所以我當時也沒有告訴她我要讓孩子學大法的事。

他們走後,我和朗朗聊天,這孩子的心裏灌輸的都是「怨、恨、爭鬥、謊話」等一堆別人的過錯,沒有一點正面的東西。我耐心的聽她傾訴。傾訴完之後,我反問她:「老師和同學為甚麼都對你不好?爸媽為甚麼都打你、罵你?你這樣過是不是很累?你也想做一個人見人愛的好孩子是吧?」她點了點頭。「好,那你聽姑姑話,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個好孩子。」

第一天,我先講傳統文化的故事,朗朗好像真聽明白了一些,她說:「我現在不恨爸爸了,只是有點討厭他。」然後我就講真、善、忍中「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失與得」的法理,舉了很多例子。她突然問我:「五姑,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我們老師從來都沒講過,爸媽也沒給我講過。」我告訴她:「我是從《轉法輪》書上學到的,我只是說了一小點而已,更博大、更深更高的內涵都在這裏了,你想看看嗎?」她緊張的說:「我想看,可是媽媽不讓我學,她說那是邪的。」我就給她講天安門自焚偽案,大法在世界的洪傳狀況,以及《轉法輪》一書被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等真相。孩子驚呆了,問我:「五姑,這些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然後我給她看紐約萬人遊行的盛況,又給她看真相期刊,她震撼了,又問了好多不解的問題,我告訴她:「你的問題都在《轉法輪》書裏了,你看了就明白了。」

當晚朗朗就跟我學法了。這孩子自己能思考,總有問不完的問題,我就告訴她:你看書就能給你解答了。她好奇心很強,就著急知道答案,每天晚上學《轉法輪》。白天我就和她學《法輪功》、《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法解》,她越學越愛學。中午的時間煉功。結果她一煉功,天目開了,她兩次看到我身上有法輪,她就更有信心了。

半個月過去了,朗朗學會向內找了,找到自己的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利益心、不平衡心、報復心等,她能用大法的法理約束自己了,也能為別人著想了。

第十六天,朗朗的爸媽來看她來了。爸媽一進屋,朗朗給他們鞠躬問好,然後向爸爸媽媽道歉說:「爸爸媽媽,以前我不該恨你們,你們都是為我好,是我做的不好,惹你們生氣了,以後我一定好好做,不惹你們生氣。」她爸爸媽媽沒想到十多天孩子會變化這麼大,而且孩子的小臉也紅撲撲的,眼眶也不青了,我們說話她也不插話了,吃飯由原來的一大口變成一大碗了,吃完飯還撿碗、掃地,一系列的變化讓她爸媽不只是高興,很疑惑的問:「五姐,你用甚麼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把她改變這麼大?姐,你寫出書來吧。」我說:「孩子的大變化不是我的功勞,我沒做甚麼,我也寫不了書,我家就有書,我就是給孩子看這本《轉法輪》,使她改變的。」

我告訴弟弟、弟媳,這孩子用了十天的時間做完了所有的暑假作業,包括三本暑假練習冊,做完並且用紅筆檢查並改正,十篇作文,一冊英語大概九百左右個單詞全都會背,課文會背,還有一本五十頁的練字本……就差兩篇作文沒寫,其餘都做完了。

弟弟、弟媳更驚訝了:以往每年的寒、暑假作業,朗朗披星戴月做到開學還做不完呢,這也太神奇了!我說:「對,學了這本《轉法輪》就能遇到好多好多的神奇事。」弟弟直點頭。

弟媳還是有些顧慮,我便讓孩子陪爸爸媽媽去湖邊散步。回來後,弟弟弟媳回家去了,朗朗告訴我:她媽媽怕影響她的學業,暫時不讓她學大法,說以後長大了再學。結果朗朗對她媽媽說:「媽媽,你都看到我變乖了,就是看這本書看的,書上寫的都是讓人做好人、更好的人,要守德、提高心性、做事為別人著想、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就是這樣忍住不打人、不罵人的,還不讓殺生和自殺等,哪有邪的東西呀?這有甚麼不好的,我就是這樣守住心性的,媽媽你就讓我學吧。好不好?」她媽媽說讓她考慮考慮再說吧。朗朗又問我:「五姑,媽媽要是不讓我學,對媽媽不好吧?」孩子又說:「我必須做好,證實大法,好救媽媽爸爸。」我的眼淚下來了:「好,你好好做,多救人。」

二十一天時,朗朗要求回家,並且與我商量把《轉法輪》書帶回去行不行?我說當然行了。這孩子回去後,用大法要求自己,處處證實法。

弟媳送朗朗回來時告訴我:朗朗變化真是太大了,她做事能為別人著想了,比如她和媽媽在外面吃完的香蕉皮,因附近沒有垃圾桶,媽媽便把皮放在小樹底下了,她說不行,這會給環保工人帶來麻煩的,媽媽趕緊找垃圾桶;盪秋千時,明明是朗朗先玩的,一個大姐姐過來就搶,並說是她先來的,朗朗馬上就讓給姐姐了,然後到另一個地方玩,大姐姐又給搶過去了,朗朗都坦然相讓。媽媽問她為甚麼會讓呢?她說:「姐姐在提高我心性呢,姐姐好可憐啊。她在給我德換我的業力。她是不是可憐?」還有媽媽領她去一個食品店品嘗大蝦,就剩三個了,她媽媽給她吃了一個,還剩兩個,媽媽說都給她吃,她卻拒絕了:「媽媽我都吃了,再來小朋友該吃不到了。」晚上回去後,她還幫媽媽做家務。孩子的巨大變化使弟媳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主動對孩子說:「姑娘,咱們一起看大法書吧。」

朗朗終於如願以償了。她還教媽媽煉五套功法,還給她爸爸媽媽講大法真相,爸爸媽媽都退黨了。

寫到此我的眼睛又一次濕潤了,再一次感謝師父!大法真的好偉大!能把那樣一個孩子改變了,使一個惆悵的家變成一個溫暖的家。

請同修們也珍惜身邊的孩子,也許他們就是師父的弟子,帶好他們是我們的責任。

叩拜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