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警察目送我們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午夜,我和同修在張貼真相海報的過程中被當地警察綁架。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正邪較量,最終我們平安回家。雖然是短暫的三個小時,可是對於一個二零零六年初才走入大法修煉中的學員,這一切無異於生與死的考驗。在此過程中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師尊的加持,法的偉大,整體的力量,慈悲的巨大能量。

那天,我和同修原定好晚十一點後去縣城周邊粘貼大幅的真相海報,可就在前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裏有四個小男孩拽著我,我想甩可怎麼也甩不開,剛甩掉一個又上來一個,緊緊掐住我的兩隻胳膊不讓我走,我急得沒辦法,最後嚇醒了。當時我就覺的奇怪,怎麼做了這麼個夢。因為自己當時覺的修煉狀態好,加之和自己配合的兩位同修修煉狀態也很好,所以這個夢我就沒在意。事情過去了我才忽然聯想起,那個夢一定是師父的慈悲點化。

貼真相海報前,我們跟往常一樣靜下心發半個小時正念,感覺心念純正,正念強,十一點我們準時出發。一路上我們三人配合默契:大哥同修邊開車邊觀察地形,找到合適的位置;大姐同修刷漿糊;我年輕,動作敏捷,出去粘粘貼。神奇的是出發前大姐還念叨右胳膊疼,回彎費勁,可是刷起漿糊來胳膊瞬間不疼,靈活自如。

大約過了一個紅綠燈,五十米遠的距離,大哥示意馬路右側隔離帶那面牆位置好,我迅速下車粘貼,沒想到剛貼完一張就聽大姐著急的喊我:「小妹,快!快上車!警察!」等我跑回車內,門還沒等關上,警車已經呼嘯著橫在我們車前。兩個警察下車大聲呵斥,開始看牆上的粘貼,搜查車內。當時車內還有一大捆沒來得及張貼的粘貼。可能感覺警力不夠,他們打電話又招來一輛警車,正好兩輛警車四個警察。

面對眼前這種情況,大哥同修沉著冷靜,和他們解釋我們不是壞人,沒做壞事,我們做的是救人的正事。警察不聽,讓我們馬上就跟他們去公安局。我們看這樣僵持下去不行,就答應跟他們走,但我們堅決不坐警車,因為我們不是犯人,我們必須開自己的車,他們同意了。這樣兩輛警車夾持著我們來到了公安局,路上大姐提醒我要趕快發正念。

進了公安局,看到這裏的警察都出動了,裏裏外外,進進出出,如臨大敵。我們被帶到一個大辦公室,警察們各就各位,審問的,拍照的,錄像的,記錄的,屋裏屋外都是警察。面對這些警察我們神色坦然,心裏沒有怕。當警察讓我們報出姓名和工作單位時,我們考慮到二零一五年我們三個都已經參與了訴江,今天就應該報出真名實姓工作單位,今天就應該堂堂正正在這裏證實大法,讓在場的所有警察看一看修煉法輪大法的都是一些甚麼樣的人。

可能當時我們這一念符合了法,當我們各自報出姓名和工作單位後,發現他們的態度馬上緩和,看我們的眼神都變了。可能在邪黨媒體的灌輸宣傳裏,他們的印象似乎煉法輪功的都是另類人,可是今天站在他們面前的這三個修煉人衣裝整潔,舉止文雅,而且深具文化修養。在他們給我們錄像的過程中,面對攝像鏡頭,我們不驚不怕,侃侃而談,講大法真相,講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講全國已有超過二十萬人起訴江澤民。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他們要把我們送到派出所,讓我們上警車,我們依然堅持我們是好人不能坐警車,必須坐我們自己的車,看來他們應該是聽明白了真相,沒有為難我們。

來到派出所後,我們三個被分開,單獨審問。此前或許是和同修在一起正念還比較強,自己心理上感覺好像有依靠,這時依靠沒了,我心裏開始有點不穩,負面的東西要往上返,我馬上意識到這種狀態不對,太危險!必須馬上調整自己,趕快發正念滅盡自己空間場、思想中一切不正的東西。

對面是一個年輕警察,他頻頻發問,問我何時學大法?為甚麼要學大法?國家已經給法輪功定性,為甚麼還要堅持,和政府對著幹?問題一個接一個。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這時我想到了慈悲的師父,想起了大法,想到自己身上肩負的責任和使命。思路漸漸清晰,我把面前的警察只當作來聽真相盼得救的眾生,自己久違的親人,這時內心深處,慈悲油然而生,我開始娓娓道來。從曾經人生的困惑,講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從人生的真義講到大法修煉人是當今社會環境中的一股清流。警察入神的傾聽。

當我講到一位在醫院工作的同修,是一位兒科醫生,醫術精湛,醫德高尚。家屬經常送她紅包,為了讓家屬安心,她暫時把紅包收下,等病人快痊癒出院時,她把紅包送到住院部作押金。這件事讓年輕警察深受觸動,忍不住問我:「您說現在醫院裏的大夫真有這樣的人?」我肯定的回答他:「有,不僅有,農工商賈軍政學,行行法徒正乾坤,大法弟子遍布各行各業,個個都是這樣的人!」警察說:「對人生我也有很多疑問,很多問題解不開,也很苦惱。今天聽您講的這些,等將來我有機會一定要看看《轉法輪》。」這時,派出所副所長推門進來讓年輕警察出去一下。這一刻,我意識到自己今夜闖關成功!

過了一會兒,年輕警察回來告訴我:您馬上就可以回家了。可這時的自己頭腦中已經全沒了回家的概念,心裏只想著眾生,想著救人。當我從審問我的那間屋裏出來,看到大哥大姐同修已經在外面等我了,看來,他們一定是比我做的更好。至此,在我看來一場巨大的根本無法逾越的魔難,在我們從大法修煉出的慈悲中化解。

當我們坐上車,車子啟動的時候,我們回過頭,看到派出所的所有警察站成一排在目送著我們回家。我視線模糊:這些哪是綁架審問我們的警察,分明都是我們的親人!

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