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用心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得法經歷

我從小體質弱,來個流行感冒就能攤上。結婚後吃藥更是成了家常便飯。二零零三年春天,我由於驚嚇得了憂鬱症,晚上不睡覺,整日生活在恐懼中,看遍大小醫院病也沒好。我有個好朋友煉法輪功,知道我有病之後就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教會了我五套功法,從那以後我就得法了,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

學功以後,有一天我靠在被子上閉著眼睛,就感到呼呼的風聲,我一下就到了另外空間。在另外空間我可以自由的飛,從那以後我要想出去閉上眼睛我的元神就出去了。記得有一次我在另外空間看到一個小女孩,就感覺這個女孩是我的親人,我告訴她你以後一定要修煉,跟師父回家,小女孩追著我跑,我越飛越高,聲音一直在空中迴盪。後來看師父在講法中說:「目前有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就是有一些學員元神離體時,看到、接觸到了哪一層空間,覺的那太美好了,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就不想回來了,結果造成了肉身死亡,留在那一境界中回不來了。」[1]我就跟師父說:師父,我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師父,我就堅定的好好修煉,我就不出去了。從那以後我的元神就不去另外空間了。

得法後,通過大量學法、背法,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責任的重大,救人的緊迫,我就以貼不乾膠、發真相資料、面對面勸三退、打電話等多種方式救度眾生,下面我把這些年救人的部份體會寫出來,跟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突破怕心 救度家鄉人

我的家鄉在山區,離我現在的居住地比較遠,那裏是真相資料的空白區。《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邪黨對鐵路的安檢很嚴,帶真相光盤很吃力。二零零八年,我外甥女結婚開車回家鄉,我想我不能錯過這個救人的機會,我準備了幾百份光盤、真相期刊等資料,裝了兩大包。這期間怕心不斷往外冒,一想回家心就突突,我就大量學法、背法,堅定自己的正念。

臨出發的前兩天晚上,我是在床上坐著度過的,心跳的根本睡不著覺,另外空間的干擾很大,感覺「怕」的物質瀰漫在整個空間場,我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當我背著兩大包資料下樓去外甥女家時,心臟好像要從嗓子眼兒裏跳出來一樣,彷彿下一秒鐘就是面對死亡。我發出強大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證實法救度眾生誰也不配干擾和破壞。我一路背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

堅定自己的正念,大法的超常就顯現出來了,雖然感覺心臟每分每秒都要跳出來,但我啥事沒有,背著兩個大包,跑著攆公交車,坐在車上平靜的給有緣人勸三退、講真相。到了外甥女家,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怕心全無,睡了一宿好覺。

第二天,外甥女開車,我們回到了家鄉。我姪子來找我說:「老姑,咱這的林場到處安了攝像頭,誰來都知道,是抓小偷的。」我那個怕心又往外冒,就發正念清除,我想我也不是小偷,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聽師父的話救人,不管你甚麼攝像頭不攝像頭,我就發資料救人。晚上我和嫂子一起去發資料,嫂子拿了個手電筒照亮,我挨家挨戶的發。發完資料我回到嫂子家中一直發正念: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一直發到凌晨三點,然後開始煉功,一宿沒睡。

第二天早晨,整個林場都轟動了,說昨晚來了法輪功(弟子),滿街都是法輪功資料。我姐夫找到我說:你可別發了,人家都給告到縣裏去了,公安局來電話說要調攝像頭呢。我想:我有師父,啥事沒有。

臨走的頭天晚上,我還剩點資料,打算發出去,可是家人看的很緊,我偷偷的把資料拿出來,站在大道上,抬眼一望無數隻攝像頭,這時我就有些猶豫,我該怎麼辦呢?這時,耳邊傳來我發的光盤裏新唐人電視台的音樂,聲音越來越大,我感動的無以言表,這是師父鼓勵我,告訴我眾生都在看資料呢。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把剩下的資料很快發完。第二天我們在師父的保護下平安回到家中。

聽師父的話 用心救人

我剛開始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時候,經常碰到不明真相提各種問題的人,有的問題我也不是很清楚。回家我就總結經驗,心裏裝著這些問題,看明慧網下載下來相關文章,找相關資料。

在師父的加持下,很快就能找到我要的答案。我再出去講真相就能遇到提出這樣問題的人,我就能解開他的心結,把他救了。我也認真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同修怎麼講的,好的方式我就用筆記下來,豐富自己救人的經驗。又通過不斷的學法,師父不斷的開啟我的智慧,講真相救人越來越得心應手。

有一次,我和同修路過郵局,碰到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坐道邊休息,同修示意我給她講真相,我就走過去坐在老太太身邊,問大娘上過學嗎?她說沒上過。我說你入過黨、團、隊嗎?她馬上不高興了,說:共產黨給開工資,你們搞政治、反黨等等。老大娘滿腦子都是共產黨灌輸的謊言。我說:大娘,不是共產黨給你開工資,它還是老百姓的納稅錢養著它呢。就像你穿的這雙鞋,假如一百元錢買的,工廠交的稅和賣家交的稅都得打到這雙鞋的價格裏,最後這稅錢不都是你出的嗎?然後我一一給她講了很多我修大法之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孝敬公婆,家庭和睦、身體健康,法輪功對百姓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以及共產黨搞無神論,敗壞人的道德,不讓人信真、善、忍,現在的人就信假、惡、鬥,造假泛濫,吃的東西很多都有毒,人得怪病等等一些事例。她越聽越明白,越聽越高興,最後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她站起來重複的念著「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次,在客運站講真相,遇到一個大學生。他說要去實習,以後要步入社會了,現在人道德不好,不好相處,工作難幹,壓力也大。我先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三退保平安,他很願意聽,退出了團、隊。然後我就給他背師父《轉法輪》中講的韓信受辱於胯下的那段法,他聽著聽著高興的臉都紅了,鼓起掌來,邊鼓掌邊說你們老師講的真好。我跟他說我們師父講好多法呢,可好了。他很興奮的說你給我多講點。這時他的同伴來找他說車來了,他戀戀不捨。我就告訴他有機緣看看我們的書《轉法輪》,你會受益無窮。他說好,被同伴拉走時邊走邊回頭給我招手。

整體配合反迫害

1)有驚無險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跟同修白天上鄉鎮發神韻光盤,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構陷舉報。同修M給我打電話說快走,我就知道同修出事了。我上大道後看到同修騎摩托過來了,同修問發完了嗎?我說快走,我倆沒走出去三十米後面警車就追了上來,使勁按喇叭讓我們停,我們不停,警車就超過我們橫在路上截住我們。這時我看到有個同修在警車後排坐著,這名同修被綁架了。

這時我心裏想起師父講的不能配合邪惡的法,警察還沒下來,我跳下摩托車就向村子裏跑去。有一個警察追了上來,在一個拐彎處將我背的兜子帶抓住,往大道上的警車裏拽我。我就不配合他,同時給他講真相。我說:我們都是好人,不幹壞事,你不能抓我們,不能幹這壞事。那個警察最後將我的兜子拽下來,無力的說:你走吧,我打電話。

然後我就跑了,跑到一個村民家。這家有個老太太和一個小孫子,我進屋後說:大娘外面熱,我在你家乘會涼等人。她說行。我開始跟她嘮嗑講真相,講我信佛法,信真善忍,講按真善忍做人。她很認同,不大會兒,她老伴回來了,我又接著給她老伴講。講完老頭去了別屋,就剩我自己,我就給家裏同修打個電話,告訴他們這邊出事了。這時我看到大道上警察挨家挨戶搜查大法弟子,我將手機關機,卸下電池,專心發正念,心一橫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老太太就一直在門口領孫子盪秋千,警察問她家裏有沒有法輪功資料,有沒有煉法輪功的人?老太太說我家啥都沒有。兩個小時後,老太太進屋告訴我,順著大道走離她家三里地有個吉祥屯,那裏可以打車回家。我謝過老太太來到那個屯子,其實那是個鎮,也不叫吉祥屯,我想這可能是師父點悟我危險解除了。

回到家中後我才知道,我跑後警察去追我,被抓到警車裏的同修也安全走脫。這都是我們按照師父講的法做,師父加持保護,我們才能有驚無險安全走脫,沒讓警察對大法弟子犯罪。

2)平和講真相,警察放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M同修的丈夫下鄉發真相資料被惡人綁架,M同修找到我說多次去過派出所講真相效果不好,警察很惡,也沒見到辦案人,想讓我跟她一起去講真相。我答應她第二天跟她去。回到家後怕心不斷往出冒,發正念滅下去一會又翻出來,怎麼辦?我就去求師父,跟師父說:師父啊,如果這件事弟子應該做,請師父加持弟子去掉怕心去救人。

第二天早晨起來輕鬆自在,怕心全無。我和M同修和她的女兒坐著同修的摩托車一路發著正念。來到了那個派出所,一打聽說辦案警察得下午能回來,我們就在派出所跟人們講真相勸三退,後來又到所長辦公室,所長也和善的告訴我們下午找辦案警察。

等到下午辦案警察來了,開始對我們很兇,態度很不好。我想起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我就微笑著對辦案警察說:我們都知道你們幹這行也都不容易,上擠下壓很辛苦,你看咱們住在一個城市,低頭不見抬頭見,這要在外省遇見咱們還是老鄉,多親啊?聽到這,他態度平和下來了。我說:我妹妹家困難,兩個孩子,租房住,妹夫以前不務正業,我妹妹一身病啥活也幹不了,他們修煉法輪功之後,我妹妹一身病都好了,妹夫也知道打工養家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那警察說他也接觸過煉法輪功的,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又給他講了許多真相,他也認同。最後我跟他說我家有個鄰居,才四十四歲,被抓進去之後關押三個月被迫害致死,家裏孩子剛上初中,媳婦下崗,多可憐啊!那警察說:咱可不能那樣,明天就放人,你們去接吧,接不出來你們來找我。我們走的時候,那警察一直把我們送到大門外,還囑咐我們以後要注意安全,還出主意說以後你們就用嘴講,抓不到證據,你們就沒事了。

回來的路上我們感恩師父的加持,不但讓辦案警察明白了真相,還給十多個人辦了「三退」。第二天M同修的丈夫平安回到家中。

3)配合家屬反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我地有七名同修被綁架,邪惡當時很囂張,省城專門成立一個專案組揚言還要繼續抓人,國保大隊放出話說誰來要人就抓誰。一時草木皆兵,好多同修都躲了起來。獄中有位同修給家捎個信,我去轉達,看到同修的母親著急上火,腰椎間盤突出復發,癱瘓在床不能行走,他家人對大法弟子很有怨氣。

因為快過中秋節了,我和兩名同修商量買了些禮物去這名同修家探望,並給他母親找到了治療腰椎間盤的同修大夫。幾天後老太太能走路了,開始配合反迫害。開始我們跟著去國保大隊要人,國保大隊的副隊長很囂張,不聽大法弟子講真相。同修們切磋後決定找到這個國保大隊副隊長家,給他全面講真相。

同修們跟蹤兩次失敗後,第三次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巧妙的摸清了他家的地址。當晚同修們把真相不乾膠貼到了他家門口和附近周圍,其他同修寫真相信、打電話給他講真相。我們再去國保大隊,他的囂張氣燄沒了,把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整個過程如實交代,說他就那麼大的能力,說了不算了,讓我們上公安局去找。

公安局管這事的副局長嚇的不見大法弟子,我們就在公安局一樓大廳給去辦事的人講真相,他們找來110警察來給大法弟子錄像。無奈我們只好協助同修家屬去區政府舉牌鳴冤。那位同修的母親舉著「還我兒子」的牌子,結果好幾車的防暴警察如臨大敵來抓人,同修和家屬及時散去。四十天後,三名同修被釋放。

接下來我們配合家屬給被非法關押的四名同修請了律師,非法庭審前同修們互相配合以各種方式給當地百姓發了邀請函,大面積向世人講真相反迫害。庭審中律師和同修們的正念使非法庭審進行了一整天,外面的同修講真相發正念,使很多人和公檢法司部門的人明白了真相。而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兩次巧妙躲過國保大隊副隊長的盤查,到現在他也不知道我是誰。

我配合整體跟同修家屬反迫害有半年的時間,這個過程是我向內找提高、昇華、逐漸成熟的過程,也是我們整體配合展現大法神威的過程。

堅持不懈對打電話救人

二零一三年,我又學會了對打電話勸三退,這樣就拓寬了講真相救人的範圍。剛開始打電話勸三退時,一拿起電話心就緊張,說話的聲音都發抖,我就求師父加持我,慢慢的心就平穩了,三退的人數也多了。在對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儘量要求自己不求數量,就是一個一個的打下去,讓眾生能聽到真相。

有時打三、四十個電話沒有一個三退的,我就穩住心,信師信法,就是堅持救人。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結果再打,每次都有得救的眾生,少則兩三個,多則二十多。今年由於邪惡的干擾破壞,造成手機卡被封短缺,我就在心裏跟師父說,我要有三張卡我就能打電話救人了。這時同修給我拿回來十張被封的手機卡,我看著這十張卡心裏很難過,本來這些小卡是來救人的,現在被封了真可惜。這時腦中閃過一念,再試試這些被封的手機卡有沒有能用的?我一試試出兩張能用的,我心裏很高興,謝謝師父,我又能打電話救人了。

由於手機卡緊缺,我對打電話的時候心裏總惦記卡的事,捨不得用。一次我去省城講真相,講到一個同修那裏,兩次跟這位同修提起手機卡的問題,這位同修思考再三答應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感謝師父的加持,給我創造這樣的機緣,解除了我的後顧之憂,能讓我專心的打電話救人了。

我的法器

初期對打的時候,同修送給我兩部手機,其中一部技術同修說不能串號。我拿到後就跟它嘮嗑說,咱們一起救人,再串號就成功了。技術同修都覺的很震驚,覺的很神奇。

和我在一起對打的一個同修因為缺手機,我就把這部手機送給了她。而另一部手機我就一直用它對打救人。一次M同修說有同修想對打沒有手機,我忍痛割愛打算把這部手機串完號送給那位同修。結果咋串都不成功,我就想這個手機是不是不想走啊?就跟它說:你是不是不想走啊?要是的話你就串號成功,我就不把你送人了,結果一串成功了。

我們使用的救人法器都是有靈性的,它們為救人而生,我們一定要珍惜,要讓它們發揮作用。我現在有十多部同修不用的手機,我輪換著對打講真相,不讓它們閒置,讓它們的生命在救度眾生中實現自己的價值。

回顧十幾年的修煉過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到今天,感恩偉大的師父!我還有許多不足需要在法中歸正,在正法所剩不多的日子裏,多學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