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我用言行證實大法的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小學老師,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一直穩健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借第十五屆法會之際,把我在修煉中證實大法美好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由於初次投稿,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守心性 拒收禮

在當今這個社會,甚麼都用錢做交易。做家長的都想讓孩子在學校能得到老師的照顧,就給老師送紅包,送禮品。我是修煉人,當然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作為一名老師,我深知責任重大,不僅要讓孩子明白真相,還要用我的言行來證實大法的美好,徹底消除家長因受媒體的造謠宣傳而對大法產生的誤解。

我用大法法理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工作中不但教好文化課,生活上我也細心的照顧孩子:孩子有感冒發燒的,我就給孩子燒開水吃藥;有肚子疼的,我就用暖寶給孩子暖肚子;冬天給孩子燒熱水喝等等。我的做法終於感動了家長們。家長們都知道我是修煉人,從我身上,他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消除了對大法的誤解。

家長看到我對孩子太好了,每到教師節就送給我紅包、禮品,都被我謝絕了。看到我對孩子的付出,他們非常想表達他們的心意。有一位家長提議讓每個學生家長拿出三百元錢給校長,讓校長把錢轉交給我,被校長拒絕了,校長說:「我們這位老師是不會收的,你們拿回去吧。」這事是後來聽領導說的。

還有一位做銷售工作的家長,到學校找到我說:「總公司獎勵我們分公司一些酒,都是壇裝的,在本地是買不到的。我知道您不收禮,但這酒確實不是我花錢買的,您就收下吧。您教了孩子接近六年,平時還自己拿錢給孩子買獎品,夏天給孩子買雪糕,這些年您對孩子的付出,我們做家長的太感激您了!老師,您要不收,我心裏過意不去。」當然我還是婉言謝絕了。這位家長說:「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能遇到像您這樣的老師,我敬佩您。你們學校真是一塊淨土。」我說:「因為有法輪功這塊淨土,才有我們學校這塊淨土!」

從孩子入學時家長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後紛紛想給孩子轉學,到後來對我的敬佩,我用自己的言行捍衛了大法的尊嚴!證實了師父的偉大!讓家長感受到大法的美好!這一切都是大法賦予我的,都是師父給予弟子的。

修去名利心與妒嫉心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名利心。

今年學校評選優秀教師。按工作成績,我是優秀的。有一名年輕的女教師哭著找校長要當這個優秀教師。校長做不通別人的工作,最後找到我,讓我讓出優秀頭銜。我已連續三年讓出「優秀教師」的頭銜了,這次校長又找到我,我甚麼也沒想就同意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就給同事講了這件事。同事說:「你就不應該讓,那位老師平時不好好工作,還想要當優秀教師?就不應該助長這種歪風邪氣。」當時覺的同事說得對,不應該讓。第二天去教務處又給副校長說起這件事。副校長說:「某某,咱學校就你一個人最累,班級成績又突出,只有一個優秀都應該是你的。你總是把優秀讓出去,現在晉職稱沒有優秀一票否決,而且這幾年你連一個優秀都沒有,我覺的對你不公平。」我也覺的副校長說的有道理,真不應該讓出,心裏越想越不是滋味。

回家後,我和丈夫(同修)交流此事。丈夫在法上與我交流,提醒我說,師尊說:「舉個例子,有一天單位分房子,領導講:缺房住的人都過來,擺擺條件吧,講一講個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說各的,那人不吱聲。最後領導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難,房子應該給他。別人說:不行,房子不能給他,得給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說:那你就拿去吧。要叫常人看,這個人傻了。有人知道他是煉功人,就問他:你煉功人甚麼也不要,你要甚麼呢?他說:別人不要甚麼,我要甚麼。其實他一點都不傻,相當精明。恰恰在個人切身利益上,就這樣對待,他講隨其自然。」[1]讓我考慮自己該怎麼做。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為甚麼跟別人講「讓優秀」這件事?因為沒有放下這個名,名的背後是甚麼?是利。有優秀就有資格晉職稱,晉上職稱就可以每個月漲六、七百元工資,一年就是七、八千元,而且是永久的,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自認為名和利都放下了,平時覺的把錢財看得很淡,名看得很輕,還總跟別人說:「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可在真正的名與利的考驗下,我並沒有真放下,我找到隱藏很深的名利心,知道在這方面我只修了表面,沒有真放下。

師父說:「人的修煉,就是最大放棄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為甚麼這件事情看這麼重?是因為你在頭腦中所想的、所執著的、所看重的這件事情就是一堵牆,是離不開人的一堵牆。」[2]

我把隱藏很深的名利心挖出來,現在認識到解體它,清除它,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真正修去它。師父要我們就是要修成先他後我的覺者。在工作中我要做到最好,在名、利面前做到隨其自然,得到與否心中都平靜似水。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讓同事們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講真相 救世人

剛開始講真相只限於發彩信和小冊子。後來我們地區推廣手機講真相之後,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開始試著用手機講真相。第一天由於緊張,再加上第一次直接和對方通話,不知道說甚麼,就事先寫好紙條,接通電話後就按著紙條上的讀,儘管當時說的話語無倫次,答非所問,可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竟然勸退了九人。我清楚的記得那一天是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同行的幾個同修中,我勸退的是最多的,那種喜悅無以言表。我知道這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鼓勵弟子要走出來。從那一天開始直到現在,我一直堅持著用手機講真相救眾生。

我們學校有個規定:家裏凡是有上高中的孩子,老師們中午可以提前回家給孩子準備午飯。我每天事先把上高中的孩子安頓好,就利用中午這個時間,獨自一人到學校邊的山腳下打真相電話。其它季節還好,北方的冬天寒風刺骨,站在山腳下常常腳踩厚厚的積雪,一站就是兩個小時,有時候還忘了看時間,錯過了上班的時間,等跑到單位時,大門已經鎖上了,沒有手機聯繫保安開門,只好站在大門口等待。當回到辦公室後,用熱水洗洗凍得發紅的手就開始上課了。

從那時起到現在整整四年過去了,中午基本沒吃過午飯,也不覺的餓,心裏想的就是多救人。工作日我每天至少擠出兩個小時打電話。週末的時間比較寬裕,我就上午學法,下午出去打電話,一般每天都堅持兩到三小時,最長時間能打四個多小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四年的時間,我勸退的人數至少有一萬六千多人。

哪裏來的毅力和動力呢?我知道是師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支撐著我不斷的精進。

在單位裏,有一次就我一個普通老師和學校幾個領導在烈日炎炎下拔草。學校後勤主任說,還是煉法輪功的不怕熱,我就佩服煉法輪功的,我經常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用自己的言行證實了大法的美好。這樣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就很容易接受,學校裏的人除一人因病去世外,其他人全部退出了中共的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注意實修

作為一名教師,我從小學的是黨文化,現在教的是黨文化,所以黨文化的東西在自己身上特別重:說話語氣不僅強勢而且特別難聽,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學生有錯誤,也用一種黨文化式的語氣訓斥。這種脾氣,黨文化的東西一定要修掉。幾十年來,黨文化的思想根深蒂固,只有多學法,學好法,在大法中實修自己,切實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黨文化思想會越來越弱,直至消滅殆盡。

現在我不發火了,常常提醒自己是個煉功人,要保持一種慈悲祥和的心態。遇到不寫作業的孩子,我會鼓勵孩子把作業寫完,與孩子多談心,讓孩子們感受到煉法輪功的老師真好,法輪大法好!

我在修煉中還有很多要去的心,如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等等,這些都是我修煉路上的絆腳石。我會精進實修,讓慈悲偉大的師父少操心,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