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神筆與使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五十六歲,女,修煉大法近二十二年。走在神的路上,沐浴著法光;以師尊賦予的能力和智慧救度著眾生。借第十五屆明慧網大陸法會之際,寫出自己用師尊所賜神筆踐行使命、兌現誓約的一點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二零零四年,第一屆明慧網大陸法會投稿截止後,我才寫完修煉體會。那時我既不能打字又不能上網。求同修才幫我完成打字上網。儘管我的手稿整理的基本不用修改,同修還是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這是我在明慧網發表的第一篇文章。當時我並不知道是否發表,求身邊同修幫我問問,她說不要執著,我就放下這件事。很久後在一本《明慧週刊》中,偶然發現引用了我文中的一段話,我很驚訝!才知道結果。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成為後來上明慧網、寫文章、幫同修整理文章、報導消息的一個起點;也繼而使我走上溶入整體、揭露迫害救度世人的路。

當有同修管我叫「筆桿子」時,我如夢方醒:這原來就是我的使命,師父早已將神筆賜予弟子,弟子只是在兌現「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都是師父的恩賜!

一、報導迫害消息

二零零九年,一位同修被綁架。她的弟弟(同修)輾轉聯繫上我,我配合跟蹤報導她從被綁架、開庭、上訴以及了解到的情況。當事同修被冤判一年,一直正念很強,到哪都沒有遭到虐待。當時也沒意識到及時報導對抑制邪惡迫害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可是在三年後該同修第二次被綁架、構陷、關押期間,她父母一直不讓其他同修過問,不讓報導,結果同修在黑監獄被非法關押三年,迫害的很嚴重。這讓我見證及時曝光邪惡的重要。

二零一二年,在同一時間六、七位同修在各自的家中被本市國保、公安綁架,目擊同修H被綁架抄家的同修馬上打來電話,讓我去H家裏了解情況。我聽到她被嚇的結結巴巴,又綁架那麼多同修,我的怕心上來了。就找藉口對她說,人都綁架走了,去也沒用,要有蹲坑的咋辦?趕緊發正念吧!兩天內本市國保綁架了十六、七人,在社會造成極壞的影響。

網上報導出來的迫害消息都很簡單,也沒有迫害人信息。責任令我突破了怕心,去了被綁架的同修H家。他十幾歲的女兒給我講了經過和部份參與綁架的警察信息。當時面對綁架、抄家的一夥警察,她毫不畏懼,不停的阻攔和質問這伙匪警。這讓我很感動。我迅速寫了一篇報導,加入一點評論和呼籲,附上僅有一點信息。發表後被同修作為第一手材料在多篇報導、評論文章中引用,在地方週報刊登。我第一次感到使命之重。應家屬要求,又編寫一個真相語音稿,陸續寫了兩篇制止迫害、呼籲營救的文章,配合家屬反迫害、營救。

過去我不願讀揭露迫害的消息,因為有怕心,也有私心。有了這次揭露迫害、抑制邪惡的經歷,我意識到自己的一份責任。當不斷聽到本地法院非法冤判、重判法輪功學員時,不再覺的無能為力而漠視。我打開電腦,曝光本市四個區法院對多名法輪功學員實施構陷,對態度蠻橫的法官曝光其在法庭上的荒唐言論,遏制其枉法行徑。通過揭穿「六一零」在背後的威逼利誘令法官淪為傀儡的悲哀角色,奉勸法官給自己留條後路。兩千八百字評論初稿,幾乎是一揮而就。因為心性符合了法在這一層的要求,師父就加持我。

二、配合整體營救

F同修退休前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修煉法輪功多種傷病痊癒。迫害發生後,F同修對協調本地及周邊縣市的同修證實大法起到很大作用。邪惡虎視眈眈圖謀迫害,利用特務跟蹤、布控、釣魚等各種卑鄙手段將同修暴力綁架,並打成重傷,造成幾處骨折。F被劫持半年多,公檢法人員還找人作偽證多次欲開庭構陷,同修堅決不配合。

外面的同修配合家屬全力營救,需要一位能跟蹤揭露迫害、曝光邪惡、配合整體營救寫文章的同修。當協調營救的M同修見到我後很失望,伸出兩根手指同時各指我與另一位同修,對引薦的同修說:我要的是能寫文章配合營救的同修,你讓這樣的來……我當時心裏很反感。但是好在我們都各自放下了自我,他跟我談了當事人的情況和文章的要求。我寫完後發到郵箱,他看了說很好,又建議我補充一些內容在明慧網發表了,於是我溶入這個整體配合。

同修向F的家人講真相,家人由消極承受變成積極營救。同修協助家人到各有關部門要求無條件釋放被綁架、打傷的F同修,並正告各部門,F生命堪憂,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必須承擔法律責任。內外同修與常人家屬大家形成整體。

F同修在看守所身體每況愈下,檢察院、法院急於開庭構陷,被F正念拒絕。F同修還在看守所寫控告信。市「六一零」、國保、檢察院、法院都像捧著燙手的山芋,恨不得即刻開庭誣判F同修下大獄,死活就不歸他們管了。

M同修將以上獲得的信息告訴我,讓我據實曝光;並就檢察院、法院受「六一零」的指使和要挾構陷無辜,還要替它背黑鍋、擔當罪名的局面,向公檢法人員講真相勸善,不要聽命於「六一零」賠上自己的前程。我在文中曝光了參與迫害F同修以及貽誤治療導致出現危急狀況的責任人,揭露「六一零」的陰謀,呼籲立即停止迫害,釋放同修。

隨著營救工作的進展,家屬信心十足、堅持不懈的要人;M同修協調大家多方了解取證,掌握了參與此案的公檢法司人員很多違法辦案的證據,找到了被騙做偽證的當事人,了解情況後啟發他們的正義良知,徵得了他們的支持。萬事俱備,不怕他們開庭。M同修跟我交流,接著要寫的這篇文章很關鍵,不能過早讓邪惡知道了我們已經掌握的證據,不給他們機會。讓我寫完後等待時機聽電話發稿。

F同修被構陷案涉及兩個市的警察,暴力手段又兇狠卑鄙,把F同修打成重傷還誣陷受害人襲警、殺人未遂;因F同修生命處於危險狀態,反迫害方面又握著F的控告信,所有參與迫害、構陷的人員都像熱鍋上的螞蟻,為了加緊開庭,「六一零」不斷給檢察院、法院施壓;檢察院、法院只得與國保警察勾結,偽造證人證據、羅織罪名。

案情真是錯綜複雜、驚心動魄。我每天下班後寫稿,記不清經過幾個晚上,有時通宵沒閤眼,寫完後又修改補充終於完成,我感覺自己好像用盡智慧一樣。同修原說寫完後傳給他幫我修改,可是他後來沒時間又讓我自己修改。師父又快速給我補充智慧,使文章修改的更加完善。按著協調同修安排的時機發給明慧網,明慧網同修又幫助將大、小標題做了修改,四千六百字的文章乾淨、實在,說服力度強。我自己讀了也感到震撼!文章發表出來的第二天,F同修平安回家,營救成功。

寫這篇文章給我的啟發很大。書寫過程中,思路源源不斷的往腦子裏湧現,很多精彩的語句根本不是我怎麼推敲出來的,根本就是師父直接打入我思想中。我還體會到,文章撰寫過程中和完稿的同時,就已經大量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大家在共同配合的過程中就是除惡的過程。M同修催促我馬上再寫一篇直接揭露本市「六一零」幾年來如何操控公檢法構陷好人的評論文章。通過持續跟蹤揭露邪惡,我看穿了「六一零」的迫害伎倆。這個寄生在國保內部的怪胎凌駕於法律之上,時而幕後操控,時而迫不及待跳上前台直接操刀迫害法輪功學員,揭穿它的畫皮也是在喚醒公檢法司人員。

F同修從看守所回家,對被迫害的整個過程做了詳細的敘述與法理清晰的認識。我幫助整理出全面揭露迫害真相的文章。

這次難得的經歷,拓展了我的思路。與協調M同修的默契配合,也使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放下了自我。

三、曝光黑監獄

近兩年,從外市一個邪惡的黑監獄陸續回來好幾位同修。每位同修在這個黑監獄都遭到以所謂「轉化」為目地的極其殘暴的迫害。致使被迫害同修一提起這個黑監獄就感到恐懼。被這個黑監獄迫害致死、或回家幾天後離世的同修很多!

M同修跟我交流系列曝光黑監獄的迫害真相。我跟同修到鄰市看望被該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的親人。其妻受監獄矇騙竟然不知道丈夫是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監獄「突發重病」的謊言矇蔽,還感謝監獄救治。我們把監獄迫害的真相告訴家屬,建議家屬控告監獄,我們配合家屬。

M同修與我切磋,通過曝光黑監獄迫害該同修致生命垂危的犯罪事實,曝光黑監獄為達到「百分之百轉化率」,對法輪功學員施加的種種駭人聽聞的酷刑的黑幕;曝光監獄在利益的驅使下的超負荷奴役;曝光黑監獄嚴重迫害所導致的傷殘、死亡等案例。呼籲制止迫害,解體黑窩。文章寫出來後,家屬不讓發稿,擔心遭致黑監獄更加嚴酷的迫害獄中親人。

我又跟M同修配合連續寫了揭露該黑監獄的長篇報導與評論。該監獄的邪惡與其作惡給受害者、給家人、給社會帶來的災難真是罄竹難書。撰寫文章的過程中,一幕幕迫害場景歷歷在目;其慘烈在我心中無法散去,我心情異常沉重。寫第二篇時出現寫不下去了,M同修就鼓勵我說,你看上一篇寫的多有力度?對清除邪惡救人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每當我思路受阻,我就多學法。不停的背誦「利筆著華章 詞勁句蘊強 科學滿身洞 惡黨衣扒光」[2],狀態就好起來!就可以集中精力、凝神屏息的飛速打字。同修的魔難就化作投向爛鬼、投向中共的一顆顆炸彈。要讓全中國、全世界的人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拋棄中共,遠離這個魔教。師父將這麼神聖的使命賦予弟子,弟子萬分榮幸!我要用神筆證實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以真善忍普世價值,呼喚世人的道德良知。我的思緒如潮,有時通宵達旦不覺睏倦。每向明慧網發送一篇文章,我都長長出一口氣。

前面那位被這個黑監獄迫害致命危的同修,後來被該監獄迫害致死。M同修讓我再通過揭露該同修被迫害致死的事實真相,結合其他被該監獄迫害致死的案例,揭露該監獄的邪惡。同修的離世,更多同修的遭遇,更更多世人的被毀……這一切令我別無選擇,我只有多救人的份。整理這篇文章我沒有感覺費勁。大概跟前一篇文章距離太近,過一段時間正好配合該市講真相專案發表出來。當自己在網上重讀這篇文章時,不免為之動容,更為師父的安排感動,一切都是那麼有序!

四、兌現誓約

近年來,明慧網連續報導本地一個省級監獄對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看到其中兩個迫害案例,一個迫害致死,一個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兩個案例都附有同修被迫害前的照片。她們善良美麗無辜卻慘遭酷刑迫害,令人不敢想像。

中共邪黨利用公檢法司一條龍的在迫害好人,再將這一條龍的人全部毀掉,真是邪惡至極。我為甚麼就不能主動去寫點東西呢?考慮很多真相信中的數據、事例是有時效性的。我以新的角度、新的事例針對本地公檢法司人員寫了一封勸善信。經過反覆修改完稿後,拿出來配合整體面向公檢法司講真相,這封信很受歡迎。M同修讚不絕口,要我再針對某外地改寫一封。在寫這封信時,無論從內容還是格式,自我感覺已經不會再修改了。此刻的我身心似乎到了急需修整的狀態,不想再做事。我就百般推脫:我這些天學法少,外地同修有他們修的,也都在做等等。同修跟我急了:你學法你學呀!誰不讓你學了?給你證實法的機會還推三阻四的,真是的!這些話把我噎的喘不上來氣,堵得慌。

我曾試圖寫短信直接還擊、委婉還擊、解釋解釋……都感覺不在法上,隨即刪除了,過程中心逐漸在平和。我想自己的心雖然被帶動,但決不讓邪惡鑽空子製造間隔,心扭勁時甚麼也不要說。「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3]。

師父的這段法浮現出來,我能靜下心向內找了:我這是自私,不願多付出;心堵的難受,那不是有怕碰的物質嗎?那個物質叫「爭鬥」,一碰就炸!我不要它,滅了它。我的心一下釋然了!感覺沒有一點怨了,就回覆他,大概寫道: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夠精進,但是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境界中在努力提升。你這樣說話有一點點傷人。我會儘快調整好自己,整理一封普遍適用的版本。同修看我答應了很高興;還發了一個吐舌頭的笑臉,表示失言。我很快整理出來這封信給他,並且投給明慧網發表出來了。感謝同修的建議,使這封信能夠發揮更大的救人作用。

網上陸續發出揭露那個省級黑監獄的文章,我也一直想為解體這個魔窟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一位同修經過三年的煉獄九死一生從這個黑窩正念闖出,想找人幫助曝光黑窩的邪惡陰毒迫害,我倆有緣見面了。在她講述這個監獄一樁樁令人窒息的酷刑與陰毒的摧殘時,我三次出現瞬間眩暈,這是邪惡害怕曝光在掙扎。

寫的過程干擾也很大。我迷糊睏倦寫不出來,常常在電腦前打瞌睡,越想趕快寫狀態越不好。我就停下來學法煉功,背師父的法:「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4]。在同修的建議下我修改的內容比較豐滿,特別是最後講清法輪大法救度眾生的真相,啟發世人遵循普世價值,認清中共害人本質和毀人的目地,完成這一部份內容使我對師父講的法「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5]有了昇華後的認識。我對迫害法徒無所不用其極的監管人員不再抱有怨恨,他們真的是被中共一毀到底的生命!我們不救誰能救?

文章發表後,同修建議持續發酵。於是我和同修配合又完成兩篇與之相關聯的文章,其中一篇由面向黑窩的監管人員救度,引申到面向全中國大陸被中共捆綁作惡的所有公職人員的救度。在第一篇發表十天後,這兩篇連續在明慧網發表出來。同修把其中兩篇打印成信件,寄往各個職能部門的公職人員。

我終於能主動拿起神筆,去兌現誓約;擔當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

五、結語

我相信「文章本天成」這句古語,深切感受到一切都是師父的加持。因為無論我寫稿之前心中怎麼沒「數」,只要打開電腦準備寫思路就源源不斷湧現;無論「我」寫出多麼精彩的語句段落,過後我都記不清楚。其實都是師父做的!

多年前一同修在明慧網上寫出夢境:一張很長的大紙上面很多文章標題,清晰的正是自己在明慧網發表的,不清晰的那應該是自己應該陸續完成的。一切都是自己下世前的選擇,一切師父都給我們安排好。表面上我們在助師正法,而實際上是師尊在利用一切機會為弟子鋪就成神之路!我只兌現了其中一點點,真得精進了!

以上是自己現階段一點體悟,如有不符合大法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讀學員文章〉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震懾〉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