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女兒得法二十年的成長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前,有許多大法小弟子剛剛跟著父母學法煉功,就能看到天女散花、菩薩等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根基是很好的。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後,很多大法小弟子相繼脫離了大法,隨著年齡的增加,逐漸的接觸社會,使他們迷於常人中,放棄了修煉,真是非常的可惜!

今天,我把我的女兒在大法中成長的過程寫出來,希望能喚醒當年的大法小弟子,重返修煉路。

小學時成為大法小弟子

女兒四歲時,幼兒園給小朋友檢測視力時發現,她的兩隻眼睛一隻弱視加散光,一隻近視。為了矯正眼睛,女兒每天戴著一副特殊的眼鏡把一隻眼的鏡片用布遮擋起來,平時只用一隻眼睛看事物。

上小學後,由於兩隻眼睛視力很差,看錯題是經常的事。一年級期末考完後開家長會時,老師不解的對我說:「一個女孩怎麼會那麼馬虎呢?」女兒小學時的學習成績都在中等以下。我能體諒女兒的承受,卻又無可奈何。

一九九七年,我為祛病健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第二年,丈夫看到我修大法不僅身體好了,且整個人都發生了本質的變化,覺的這大法太神奇、超常了,就對女兒說:「咱倆也像媽媽那樣煉功好不好?」女兒高興的說:「好!今天就開始呀?」

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們三人一起煉動功,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我無意中看了女兒一眼:兩隻胳膊舉在頭頂一動不動,兩隻眼睛微閉,青黃的鼻涕卻不停的往下流,順著嘴向下巴慢慢的流著。可她始終一動不動。我看在眼裏,心裏讚歎她的意志力。

從那以後,女兒只要寫完作業,就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不久嚴重的鼻炎好了,兩隻眼睛的視力也在逐漸好轉。在學校,她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平時能夠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比如,在值日的時候,別的同學不幹的活她幹,從不嫌髒、嫌累。經常天黑了別的同學都走了,她還在教室裏拖地、倒垃圾。有時看她老不回家,我就到學校去接她,本想要說她幾句,一看到她衣服上、頭上的灰塵也就不忍心再說甚麼了。現在的孩子哪個在家裏不是「小皇上」,哪個不得讓大人侍候著,她卻像個侍候人的小丫頭一樣,忙忙活活的還挺高興。

女兒總是自己背著沉甸甸的書包去上學,我們由於工作時間緊,從來沒有送過她。有的家長時常對我們說:「你這女兒長大肯定能做大事,自立性很強。不僅學習好,素質也特別好。你們怎麼教育的?」每每這時,我都誠懇的告訴他們:只有法輪大法才能使孩子有這樣的品德。

堅持修煉 中學畢業成績優異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操控整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誣陷,並對大法弟子進行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特別是教育系統中的中小學,利用孩子的純潔善良、沒有分辨能力,就用惡黨的那一套毒害孩子。在學校,每到政治課時,老師一提「法輪功」三個字,全班四十幾雙眼睛就齊刷刷的投向我女兒,孩子承受著無人能理解的壓力。班主任還時常把我女兒叫到辦公室,企圖轉變她的思想,女兒總是非常嚴肅的對他們說:「我和爸媽只知道法輪功教我們做好人,別的我甚麼也不知道。老師,你說我們錯了嗎?」

每到期末考試,卷子上時常出現誣蔑法輪功的題,女兒不論那道題有多少分,從來不答。有個要好的老師找到我,誠懇的對我說:「你們的信仰我不反對,但是不要因此耽誤了孩子的前程,不要小看那幾分,關鍵時會起作用的。我真為她的升學擔心!」

中學期間,學校聘請了外教(美國人)教英語,女兒的英語口語比較突出,得到了外教的認可。女兒就利用晚飯後外教(一對老夫婦)遛彎的時間陪同他們,和他們用英語對話。在接觸中,女兒的勤奮好學得到了外教的好評,並和外教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女兒對他們講述了我們一家的信仰和處境,外教對她表示非常理解和肯定。這在當時環境下對女兒是一個非常大的鼓勵。

在中學期間,市區經常舉辦中學生英語比賽,學校就推薦女兒去參加。為了使參賽的同學心情放鬆下來,女兒會講個故事給同學們聽,往往逗的大家哈哈大笑。三年的初中要畢業了,學校領導、老師對女兒的優秀品質都給了最高分,而且破例給她申請了市級三好學生,給她加十分。

上高中,女兒需要住學校宿舍,也就沒有在家的學法煉功環境了。怎麼辦?女兒說:「給我買個mp3,我晚上可以聽師父講法。」但每天把各科作業做完就很晚了,又累又乏,躺在床上一會兒就睡著了,根本就學不了法。週末女兒回家跟我說:「媽媽,我要不學法就成常人了,我發現自己妒嫉心還很強,就聽不得別人成績比我好,還看不慣有的女生化妝。」我說:「人要離開法就是常人了。在高中無論學習怎麼緊張都要抽時間學法,因這段時間很關鍵。每天十幾分鐘還抽不出來嗎?」

從那以後,女兒每天晚上睡覺前堅持聽師父講法,有時能聽半講,有時只能聽一講中的一、兩個小標題。按她的話講:「每天聽師父講法是必修之課。」

三年高中生活,她沒因學習緊張離開法,在聽法中心性不斷的提高,心胸坦然,學習成績也很好,願意幫助同學。當有同學問她問題時,她總是耐心的給予解答,還把自己的學習筆記拿給需要的同學看。有要好的同學勸她:時間都這麼緊,哪有時間管那些事?她也知道時間對要高考的人是多麼珍貴,可她認為,同學問到我,我就應該無私的幫助。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同學們都有點緊張,有的一夜沒怎麼睡,有的強迫自己入睡。可我女兒不到九點就呼呼入睡了。同學們都驚嘆:她的心理狀態咋這麼好!羨慕不已。

更神奇的是:三年的緊張學習,她兩眼的視力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都達到了1.5的水平。這是為甚麼?因為她堅持修大法,是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大學裏的「濁世青蓮」

女兒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一所重點大學。大學裏的學習要比高中輕鬆多了,但是學校的活動項目卻非常多,要堅持學法、不被各種社會現象所誘惑,對於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孩子來講確實是一件不易的事,因為整個社會都充斥著邪黨文化。

師父說:「雖然來了很多高層的生命,但是也來了很多魔鬼,轉生成人,在這個社會中攪著,不斷的往所謂的新的思潮中帶人。」[1]師父說:「所以它們在人類社會中就是在起著這樣一個作用,用現代的意識,用各種各樣敗壞人類的手段、各種各樣的表現吧,來破壞著人類,而且帶動著人類。確實是有許多人被攪進去,特別是年輕人。他們著手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學生,特別是大學生。」[1]

表現形式是:許多女生化妝、燙髮、割雙眼皮、扎耳洞、染指甲、談男友、玩遊戲、上網聊天等等,還有更厲害的思想意識的變異。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能不能堅持學法?能不能不被這些所誘惑、薰染?對女兒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女兒在校廣播室做英語廣播節目主持人,要給同學們播放甚麼節目?其他同學建議廣播愛情小故事等等,她對同學說,那些聽的太多了,我們給同學們獻上一個全新的節目。女兒就在傳統文化裏尋找適應年輕人的小故事,自己把它們再翻譯、編輯成英文廣播稿。在當今的大學校園裏,那就像一股清流流向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在大學的四年間,她曾自豪的說:「我就是那濁世的青蓮。」

讀大學的幾年裏,她從沒離開過那個mp3,有時間自己就到僻靜的地方去聽法,用法衡量自己的言行。有時和同學鬧矛盾,明明白白的是別人的錯,可就被對方冤枉,有時感到很委屈。每當碰到這類事情,她就找個沒人的地方靜靜的聽法。越聽越明白,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自己想開了,矛盾也就化解了。她常對我說:「媽媽,我有大法最幸福!」

大學四年結束了,學校保送女兒到一所名牌大學碩博連讀。寫到這裏,我心裏非常感慨:女兒從得法到今天二十年了,不論社會形勢怎樣變化,還是我和丈夫被迫害、關押期間,她從來沒有離開過大法。無論碰到甚麼樣的困難,師父和大法總會給予她解決的好辦法,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她才一路陽光普照走到現在。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