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風風雨雨我走過了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師父說:「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丟下,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親人」[1]。師父的親人就是我的親人。今天僅就我在修煉中如何把同修都當作親人對待的點滴體會向師父彙報,和同修們交流。

一、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一九九九年江魔頭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一時紅色恐怖讓人喘不過氣來,同修見面都不敢說話。我雖然也有怕心,可是我想,自己在大法中脫胎換骨,身心受益了,我要把大法的美好讓更多的人知道,揭露邪黨的謊言,找回同修。

我就去同修家交流。路上遇見的就請同修到家,給他們放《偽火》等光碟,這樣陸續有幾位同修走回修煉中。同修要做資料救人,缺少資金。我就從家裏不多的積蓄中拿出了五千元,另一位同修也拿來了五千元,建立了一個資料點。

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使我幾次在公交車上講真相時,遇到不相識的同修,來我家學法,使我們形成整體。

一次,我在公交車上和一位老人攀談起來。她問我多大歲數了,我告訴她快七十了。她說:「一點不像。」我接著說:「我原來身體特別不好,渾身上下都是病。嚴重時得孩子他爸背著上下樓。」我又說:「我現在二十幾年沒吃一片藥。」她驚奇的問:「怎麼好的?」我告訴她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說:「真的麼?」我說:「真的。」

這時對面的一位男子聽見了,立即起身,走到我面前,微笑著小聲說:「大姐,我想求你點事。」我問:「甚麼事?」他說:「我想借點東西。」我憑感覺,立即知道他是同修。我說:「下車再說。」我到站了,他隨我下了車。我們簡單的交流了一下,他說他是外地來的,看不到師父的經文。我答應給他送。他很激動,感謝師父。後來,我給他和他妻子送了好幾年大法資料。

二零一五年冬,一天也是乘公交車,快到站,我從座位上離開。剛走到車門口,準備下車,可是,不知何故,突然轉念不下了。立即轉身想回原來座位。由於車上人不多,坐在我對面的一位與我歲數差不多的一位女士,快速坐到我原來的座位上了。我就扶著把手站在她的身旁。

她說:「你坐,你坐!」我說,你坐吧,沒關係,我馬上就下車了。她不好意思的說,我腰椎間盤突出,腰疼。我說:咱倆一樣,我以前也是。她睜大了眼睛吃驚的問:怎麼好的?我告訴她,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就跟她講真相。她小聲的說:「我也煉過。」我問:「怎麼不煉了?」她說:「不讓煉了啊!」此時,我很興奮的說:「師父沒放棄你,還管你。」她說真能管嗎?我說,真能管。我就講了真相。我到站了,要下車,沒下,我說:「遇到你了。這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啊!」她激動的緊緊的拽著我的手不撒開。我就隨她下了車。在冰天雪地中,我們聊了許多。

原來,她煉了三年法輪功,怕被迫害,書也交了,去信佛教了。她提到煉功點的同修名字,我都認識。太好了,真是久別重逢的感覺。她要我去她家,我就跟她去了她家。一進門,她就迫不及待的叫我教她煉功。因多年不煉,她都忘了。後來,我又幾次去商場花了一百多元給她買了音質好的隨身聽。我經常給她送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她高興的告訴我,她不吃藥了,腰也好了。她老父親九十多歲了,在有生之年,也得了法。老人特別愛聽師父講法錄音,並且一針一線把開了線的大法書縫好。

十年前一位同修被綁架要請律師,雖然我退休金不多,可我第一時間送去三萬元錢。我想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回家得知後很感動,幾年後,非要把錢還我不可。他說,我造成的損失不能叫同修替我還。他也感動了我。

多年來,哪位同修過關「消業」,要到我家裏來,我都熱情接待食宿。一次。果姐同修的女兒來電話說:「我媽媽高血壓犯了,不吃藥。到你家住幾天行不?」我立即回答說:「行。」我為她的正確選擇而高興,她沒把媽媽送醫院,而是送我家。我們一同學法,一同向內找,一同去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果姐的身體一週後就恢復了正常。

二、幫助同修也是在修自己

每到逢年過節,我就買些米麵、水果和衣服,帶上錢,去探望我認識的被綁架的同修的家人。讓家屬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雖然每個人都生活在這樣的一個邪惡的環境中,可我們都是心裏想著別人的人,是為他的。讓親人們感到溫暖。

去年過大年前,我去離我家幾十里的一位同修家。他被邪惡判刑多年,仍在獄中。他媽媽十多年前去世了,妻子為生活忙碌著。家中只有八十二歲的老爸爸。

老人原本是一位很體面的教授,可是當我見到他時,他神志恍惚,棉睡衣還是十幾年前的,前大襟已經破成一條一條的了,可還在穿著。屋裏東西亂七八糟,以前那整潔美觀的家,已蕩然無存。

一問得知,老人因為買保健品,上當受騙,家中連買水果的錢都沒有。我就開導他,今後一定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一生幸福平安。他還沒吃飯,我打算幫他做點。可打開冰箱,異味撲鼻而來。我一看,幾年沒收拾了。我簡單的幫他做點飯吃了,然後開始清洗冰箱。當他看到洗出的一盆一盆的髒水,很過意不去,連連說:謝謝!我流著淚說:我來晚了,真的對不起。

用了近兩小時,清理好了。我打算立即去商場買一套衣服給老人。可後來人心冒出來了。一想,他有兒媳婦,我要給他買了她有看法怎麼辦?我就去找到她,說了來意。我說,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要把家裏收拾乾淨,否則,過年了,別人會怎麼看,我們不能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們交流了很長時間。我約她年前回去收拾家。她欣然同意,並說:「姨,我時間緊,衣服你就去買吧。」

買衣服看起來是件簡單的事,可是過程中暴露出我很多的人心和不好的東西。衣服買好了,很理想,是一套藍格子的棉家居服,質量很好,時價近二百元。要送去時,我想,我送去了,老人的親屬知道了再有想法了怎麼辦?我就去與他家相處幾十年的像女兒似的一位同修家。她一臉嚴肅說,我不去,你自己去吧。再說也不是我買的。我說:「就說你買的。」她說:「那不行。」

回來的路上,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你不去幫助不說,就叫你幹這點事,你都不幹。師父說:「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2]到家後,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我這是幹甚麼呢,是修煉嗎?剛開始一念很純淨,可後來翻出來了很多骯髒的人心。人家當然不能撒謊。同修拒絕,是讓我修的。幾十年自己在大染缸中,形成了一套常人的習慣思維方式。就是你做甚麼好事時,就怕別人從不好的方面想。這次我找到了,表面是怕心,其實是自己還有色慾之心沒修去。我還找到了幹事心、爭鬥心、妒嫉心、在別人之上的心等等許多的人心。不好的物質解體了,心裏輕鬆了。我決定懷著一顆純純淨淨的心,自己去把衣服送給老人家。當我思想上符合了法的標準時,師父就安排女兒也一同去了。女兒主動對我說:「媽媽,我陪你去,去年不就是我陪你去給大爺送去的二百元錢嗎?」

當老人穿上新衣服時,激動的手不停的摸衣服,眼淚掉了下來……連連說:「謝謝!」我說:「這都是應該的,是師父叫我們這樣做的。」

我姐姐生病,初二要去南方探親,家中的事情確實很多。我想,再忙,就是家中的活不幹,同修家一定要給收拾好,決不能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幾天後,老人的兒媳婦(同修)和我一起把老人的家收拾的乾乾淨淨。雖然還有些活沒幹完,可兒媳婦開心的說:「姨,我今天還收拾出癮了,越幹越愛幹。以後不用你來了。」

我又去市場買來了漂亮的腳踏墊。看到老人煥然一新的家,我的心裏寬敞了許多。

多年的修煉我體會到,大法弟子人人都是協調人,沒有人告訴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甚麼,只有以法為師,在法上悟。只要是修煉、證實法救人的事,我都義無反顧的去做。

我多次背上同修電腦乘幾十里路的公交車,請同修裝系統;不論颳風下雨,還是大雪紛飛,我都及時給同修送所需的東西,協調一些事情。過程中,我像一隻快樂的春燕,樂在其中,沒有苦,只是升起感恩師父的心,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每當同修感謝我時,我就發自內心的說,千萬不要謝我,這都是應該的。我做的事情,都是在給自己做,在走自己修煉的路,沒有一樣事情是給別人做的。

當孩子們給我過七十歲生日時,我說:「我有一個重要更正。」大家忙問甚麼更正?我說:「今天不是我七十歲生日,而是十七歲生日。」大家鼓掌歡笑,我接著說:「我現在比十七歲時身體都好。我十五歲就得了傷寒病,身體虛弱……」孩子紛紛說:「您比我們都強,比我們走路都快。」

是啊,大法使我脫胎換骨。每當想起師父的慈悲救度,大法將我的生命重塑,溫暖著我的家人,我都抑制不住激動。感恩的熱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今後我要加倍珍惜師父給我延長來的生命,加倍珍惜師父給延續來的證實法救人的寶貴時間,修煉路上更加精進!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明慧網第十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