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鋪天蓋地的迫害中我走入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由於家族有高血壓的遺傳,那時的我連走路、說話都得半閉著眼,怕光。結婚後高血壓不但沒好,又添了新病,婦科病、關節炎。夏天別人都在風扇底下涼快,可我胳膊、腿關節裹的很嚴實,怕風吹著關節痛。丈夫嫌棄找上我這麼個病老婆,掙的錢還不夠吃藥打針的,說這日子沒法過了,經常和我爭吵。那時的我活的很累、很苦,看到幼小的孩子,為了生活,經常以淚洗面。有病亂求醫,為了能治好病,找過附體,身體不但沒好而且更糟,聽人說練氣功能治病就跟著比劃,可身體就是不好。

孩子大了,我就給一個老闆當保姆看孩子,從農村來到了城市。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的一天,我抱著孩子在小區門口,問一個大姐說: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電線桿上、小區門口、還有電視、廣播都在說法輪功不好。大姐和我說:「你千萬別聽、別信,那是政府給法輪功造的謠,在誣陷法輪功,陷害好人,誣陷俺師父。」

大姐給我講了她是學法輪功的身心受益者,因為她和老伴都煉法輪功,身體的變化很大,甚麼病都沒有了,一身輕鬆。大姐說:「共產黨就是會造謠,在編造彌天大謊欺騙咱老百姓。師父是來傳真、善、忍大法的,在啟迪人的良知與善根,是來救人的。」

我就和大姐說:「那我就學法輪功。」就這樣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在邪黨謊言欺騙、瘋狂迫害下,我走進了大法的修煉,和師父接上了聖緣。

大姐送我寶書,我抱著寶書回了家。因出生在農村,只讀了二、三年小學,書中很多字不認得,我又抱著書去找大姐,見面就說:「書中很多字不認的怎麼辦呢?」大姐說師父說過:「在中國有這樣的老年人,根本就沒上過學。他看《轉法輪》,看來看去,他都能念下來了。這樣的人在大法弟子中數量已經相當多了。」﹝1﹞我說:「那我就好好學這個大法吧。」

回家當天午飯後,我往桌子一趴,五分鐘就做了個夢,夢見師父站在小區門口,手指著我對其他人說:「她就是這個物資局小區的人。」然後我就醒了。第二天我跟大姐說這個夢,大姐說:「你和師父的緣份真大,我學了好幾年了也沒有夢見過師父,真的很羨慕你。」

我天天抱著書看、學、背,生怕失去一點點時間。後來大姐又教我發正念,我不懂發正念是甚麼意思,就跟著比劃,回家後又比劃著立掌發正念,發完正念後自言自語的說:這是怎麼回事哪?晚上又做一個夢,在立掌發正念時,看見兩條大蛇,還很粗,我就用手指著那兩條大蛇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那兩條大蛇瞬間被一團火光燒焦了,沒有了。醒來後我對自己說:「這不是師父叫我們在運用神通斬妖除魔嗎?」原來發正念是在斬妖除魔,而且正念的威力這麼大啊!太神奇了。

從那以後我就非常注重發正念,一直到現在。

我從得法到現在已有十八年了,風風雨雨的修煉中,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