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女子通讀《轉法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的小名叫榜略,是貴州省黔東南河邊苗族人,我們是苗族的一個支繫,在中國我們這個民族人口數量很少。因為我們民族重男輕女,只讓男子讀書,我一天學堂都沒上過,我就是一個地道的文盲。不怎麼聽的懂漢話,也不怎麼會講漢話。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從一個大字不識到能夠通讀一本《轉法輪》,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個奇蹟都來自於大法的超常。

修煉前我一身病,年輕時就有頭暈的毛病,經常頭暈眼花暈倒,特別人多的時候,就會頭痛頭暈。當時家在農村,沒錢去醫院檢查,我也不知道得了甚麼病。結婚後,丈夫對自己又不好,在外面吃喝嫖賭,經常不回家。我生孩子時,他也照樣如此,我只有一個人帶孩子,娘家人也不在身邊。

因為丈夫當兵,我跟著來到一個城市。我又是少數民族,漢話也不會說,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一個親戚朋友都沒有。自己身體又不好,生完孩子還落下了一身病,慢慢對丈夫產生了怨恨心。長年在這樣沒有溫暖、沒有希望的痛苦中煎熬著,真的是度日如年。

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遇到一個我老家的老鄉。在交談中,她介紹我去學法輪功,後來她帶我到她家認門。我一眼就看到掛在她家牆上師父的照片,就覺的師父很親切,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樣。老鄉告訴我,想煉就要去煉功點去煉功,現在很多地方都有煉法輪功的,很好找到的。

有一天,我上街去就看到路邊一個小廣場有一群人在煉功,我問他們煉甚麼功?他們告訴我煉法輪功。這時一個煉功的人走過來對我說:你想煉功,就每天六點半過來這裏煉吧,我們每天都在這裏煉。

第二天,我就準時到了煉功點去學煉法輪功,在這個煉功群體裏,讓我感到了一種非常祥和非常溫暖的感覺。每個人都對我很好,都關心我,當時我漢話都說不流利,但同修很耐心的教我。一個老同修對我說:你太幸福了,那麼年輕就得這個大法……當時我還不懂她說這些話的含義,就感到在這裏就像家一樣的溫暖。

煉了幾天後,一個老同修送給我一本《轉法輪》還有《精進要旨》、《洪吟》和《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回家後,我就在想,我從來沒上過學,一個字都不識,怎麼看啊?當時就發愁了,也不好意思和同修說,因那時同修們學法都是一起念,我去學法時,聽著同修念。別人翻一頁,我也跟著翻一頁,聽師父講法時,我就認認真真的聽。當聽到師父講:「修煉就是修去人的不好的思想與行為」[1],心胸一下豁然開朗,就感到甚麼煩惱一下都沒了。特別聽到師父講的:「人可以修成神」[2],我感到這就是我一生中要尋找的東西,心裏就有了一種希望一種嚮往。

一天,同修對我說:你要堅持來學法。因為當時我在路邊擺攤,幫別人縫縫補補,孩子才三、四歲,有時忙就沒去。更主要的是自己不認識字,覺的去了也沒意義。當同修這樣一說,我才紅著臉跟同修說:我不識字。同修說,那怎麼辦?得念書啊!(這是同修當時的狀態)我也急了,是啊,怎麼辦啊?我一個字不認識怎麼念啊?這麼好的法,怎麼捨得不學啊!心裏急得沒辦法,就去找老鄉。

老鄉也不識字,她丈夫就教我倆認字,記性又不好,記不住,畢竟沒基礎。我就把每個字用畫圖來表示,比如「桌子」就畫個桌子,「小孩」就畫個小孩子,「花」就畫一朵花。作業本都畫了幾十本,有些字讀得還是不標準。那個送我書的老同修就經常來我擺攤的地方教我。慢慢的,我發現自己一身的病不知不覺都好了,又驚又喜!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了,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在大法遭到全面迫害前,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我帶一本《轉法輪》回老家,覺的這麼好的大法也想讓父親及家人得到。結果沒多久,丈夫打電話回老家,讓我趕快看電視,說不讓煉法輪功了。那是九九年七月,我一看電視,全是對大法的造謠、污衊,當時我一點都沒有懷疑過大法。父親看到了邪黨的電視宣傳,害怕了不煉了。不管怎麼說,我的心從沒動搖過,就覺的大法是好的,師父不會騙人的。

等我回來的時候,一個同修也聯繫不上了。只有自己在家學,有很多字都還不認識,只有在擺攤的地方,一看到小學生就問他們:「小朋友,這個字怎麼讀?」小學生就會告訴我。自家孩子上小學時,他認識的字就可以教我了。就這樣在沒有完全認識字的情況下,每天我都堅持學法決不放棄。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突然感到有甚麼東西在身體裏動來動去的,非常難受,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就到醫院去檢查,醫生說沒見過這種病,結果甚麼也沒檢查出來。當時悟性太低,也沒有同修可以交流。自己就害怕得了甚麼病。接著就回老家找草藥吃,吃了很多,也沒見好轉。家人還請來了「巫師」給我看病,也沒有看好。

一直持續了好長時間,身體很難受怎麼辦?我想來想去,我有師父啊!這時我求師父說:「師父啊,您給我三天的時間,不要讓那個東西再動了。我以後就再也不吃藥了。」結果三天後,我的身體恢復到年輕時候的狀態,心裏無比的激動,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當時我就把藥罐子和藥全丟了,從那以後直到現在我真的一顆藥也沒吃過。

我的病全部好了,我就回自己的家去了,現在就想好好的看書學法了。去找大法書,怎麼也找不到。後來在垃圾簍裏,看到已被丈夫撕毀的大法書,心裏就像掉了一塊肉一樣的痛,止不住痛哭起來:「書沒了,我怎麼學法啊……」哭著哭著,頭腦裏突然想起送我大法書的同修當時留了一個電話給我,我就急忙找到電話號碼,給同修打了電話。

好不容易的又請到了一套大法書,好高興,心情無比的激動。就想這回一定要好好保護這套無比珍貴的大法書了,下決心一定要把大法書全部看完看懂。丈夫不讓學,我就只有偷偷的看。後來才知道是丈夫單位的科長到家裏來過,要搜我的大法書,丈夫沒有別的辦法,就把我的大法書給撕毀了。

因為我不認識的字太多,只有在擺攤的地方問過路的小學生,這樣一天也學習不了幾個字,甚麼時候我才能自己讀完《轉法輪》呢?我只有哭著求師父了。

一天我在煉功,煉著煉著,就看到眼前一排排的字金光閃閃,當時自己悟性差,沒有好好記住,過後又忘了。

想起我家小孩已經上三年級了,我可以讓小孩教我,我倆一起學習。這樣又經歷了三年的時間,我終於能把一本《轉法輪》完整的看下來了。現在想想都覺的不可思議,如果我沒有學大法,我想都不敢想這輩子我能識字。現在不但能識字,還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身心也得到了淨化,自己的缺點別人提出也能接受,也不會去埋怨別人,事事都能按照師父教導的向內找。雖然還沒有完全達到師父的要求,但遇事都能想到師父的法,現在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並努力的做好三件事。

下面我還想講講在大法修煉中遇到的超常的幾件事。

有一次,我帶孩子去上學,騎自行車剛上一個坡,就被從坡上疾駛下來的一輛三輪車撞上了,當時就把我的自行車前輪撞變形了。但我和孩子都穩穩的在自行車上沒有摔下來,我的一隻腳不知怎麼的墊在地上,就沒有倒下來。當時就想到了是師父救了我們,要不然肯定被撞翻。

我弟弟是搞電工的,在一次檢修高壓電線時,突然電線桿斷了,我弟弟從五、六米高的電線桿上摔了下來,電線桿的另一頭也跟著掉下來;但沒壓到弟弟,就差幾釐米壓到弟弟,電線桿的另一頭剛好擋在了路邊稍微高一點的石頭上。到醫院檢查,弟弟全身一點傷都沒有,醫生說只是肩部有一點點擦傷,弟弟是我回老家時跟他講過了大法的真相,講了大法的美好及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弟弟明白真相後做了「三退」,所以弟弟也受益得了福報。這就是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

還有一次,我和妹妹及孩子坐公交車,在過紅綠燈時,突然司機一個急剎車,全車人都被車子的慣性摔的東倒西歪,有的摔到臉,有的摔到頭和手。但我和妹妹及孩子都穩穩的站著,一點感覺都沒有,當時又想是師父保護了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