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白領得法修煉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我曾經是一家五百強外企的年輕白領,在尋覓多年之後,於二零一二年得法修煉。回首得法修煉時的兜兜轉轉的往事,覺的可以寫出來與大家分享,讓更多的人珍惜大法,明白這萬古機緣。

大學畢業後,我先在一家科研單位工作,後又跳槽到外企,從事技術研發工作。與普通人相比,有著比較舒適的工作環境和較高的薪水。並在中國的一線城市能夠購房買車,但是工作和生活壓力很大。雖然努力工作,但是在中國大陸工作與付出並不成正比。好像收入還行,但是感覺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沒有安定感。物質稍有富足之後,精神的空虛,社會中的種種亂象讓人覺的整個社會沒有甚麼希望。

(一)上下求索

我從小就不斷涉獵各種知識,包括佛學、道家、儒家、陰陽,還有圍棋、武術、氣功等等,愛好很廣。對於中國傳統文化和歷史,有一種先天的親近感和認同感。工作以後,我每隔一段時期,我就花很多的時間去研讀這些書籍和文章。在這方面的獲得和認識的深入,讓我感到一種充實。在這期間,也遇到過一些「高人」,給了我一定的幫助。這些東西看的越多,越能識破邪黨在意識領域的彌天大謊,越加排斥邪黨的邪惡理論和虛假宣傳,也越能認識到有神論的正確。

儘管如此,可邪黨對法輪大法的邪惡虛假宣傳還是使我很多年一直無法走近大法。在現實生活中很難有機會了解大法真相,在網絡上有幾次機會,但是由於誤解和害怕,還是在稍縱即逝的瞬間都一一錯過。直到二零一二年,薄王事件出現後,對此事件的好奇使我不經意間通過郵件翻牆看到國外的真相網站,逐步看到了一個真實的中國。

翻牆後,自己印象中邪黨諸多的美化宣傳謊言都在真實的文字報導中解體。特別是大連屍體展中牽扯到活摘人體器官的內幕讓人震驚與憤怒。對邪黨殘存的一點幻想(其實這是邪黨把自己打造成偉大光榮正確的虛假欺騙)都消失殆盡。

有一天我看到「自由門」上有一個三退,說到邪黨幹了很多壞事,天要滅它,人要三退,人要選擇。只需要點鼠標選擇要退出的名字就可以三退。那時,還猶豫了一下,可是身體裏突然有一種強大的能量,像要突破人的表面,有一個很強的念頭,如此邪惡的黨還不退出,連活摘器官這樣邪惡的事情都幹的出來,作為一個人,為了正義也得有所表示啊,退出還有甚麼好猶豫?!那種力量非常強大,直到現在我都記憶猶新。作為一個真正的人,為了正義,為了公理,必須這樣做才行。我非常快的點擊選擇了要聲明的名字,完成了三退。

(二)修煉的願望

以前,由於邪黨的誣陷造謠,我對大法相當的排斥。三退後,也許是邪靈的影響清除了,我慢慢的一點點的了解大法,一點點將對大法的種種不好的念頭清除。起初,翻牆看到關於法輪功的信息都會跳過去,後來就慢慢的了解一些,看一下。

我在大學的時候身體不好,醫院說是神經衰弱,經常睏倦,疲乏無力。曾經輾轉中西醫各地醫院治療都達不到滿意的效果。我後來悟到我這個病醫院是沒法治好的,就不再經常去醫院,而是採取體育鍛煉的方式,後又練太極,內家拳。雖有效果,但仍有隱憂,總覺的身體比別人要差一些。在高強度的工作,加班之後,就更為明顯。

隨著對法輪功的了解,特別是知道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後,就想要嘗試一下。但這個念頭出來之後,隨之而來的是非常多的擔心和憂慮,畢竟是在中國大陸這樣的環境,還有邪黨這麼多年的虛假造謠對人的影響。

我還有一種想法就是要修煉的想法。對中國傳統歷史和文化的愛好,使我相信有神的存在,隨之而來的一個很自然的想法就是人要修煉,因為我已經知道人生一世所有的俗世一切都是過眼煙雲,唯有修煉才是人存在的真正意義。練習內家拳已經讓人感覺到修煉的一些表面的東西。對各大宗教,我也有意識的去了解。剖開俗世人求財求平安求富貴的種種想法後,發現這些宗教的核心就是修煉,人的生命層次的昇華。

可是要找到一種合適的修煉方法卻又很難,道家典籍難求,網上偶得也很難看懂。佛教經典如汗牛充棟,沾手可得。基督教、伊斯蘭教、印度教畢竟與中華傳統相去甚遠。所以我更多的閱讀佛家的經典,多年以來,讀了好多本佛經。雖然不是修煉,但是這也是在向修煉求索。對於如何修煉,我發現沒有哪本書能夠講的很清楚,朦朦朧朧,感覺是圍著一個東西在打轉,但是這個東西卻沒有觸及。不過我形成了一個概念,真正修煉必須修心,而且要實修,佛經知識知道再多,不修心也無用。末法時期,這些寺院中的亂象,原因很可能就是現在和尚不能實修了。

所以當我在網上看到法輪大法的時候,我發現有詳盡的經書,功法介紹,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夠找到的一條可行的修煉之路。當這個念頭動起來的時候,我便從各方面開始考察,因為畢竟是在中國大陸,這樣的環境和風險我是否能夠承受。

(三)修大法

我發了消息給我知道的一個道家的「高人」,詢問對於修煉法輪功的看法,可他遲遲沒有回覆。我想這種關鍵的問題可能是需要自己的抉擇。那我首先要考慮的是邪黨的宣傳到底有沒有一些是真的,還是全都是假的。我首先把「天安門自焚假案」、「一千四百例」等等的法輪功的真相節目都好好看了一遍。分析之後,腦袋逐步清醒,邪黨的謠言毒素清除了,對法輪功妖魔化的印象也沒了。然後將《轉法輪》各個章節都看了看,沒有任何極端的思想以致會產生邪黨造謠所說的事情。而且裏面所談到的德與業力,生命的意義,也與我這麼多年不斷探索中所得相契合的,讓我恍然大悟。

看到《轉法輪》、《大圓滿法》介紹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能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讓人達到相當高的境界,我也感到非常興奮。接下來考慮的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是否能夠修煉。我特意去看了一些迫害案例,試問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會害怕、後悔,能不能承受。如果修不出來那會怎樣。我想,也許還不至於失去生命,但是坐牢還是能承受的,即使不能修成,也能成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就這樣我把經書看了好幾本了,但還沒有決定是否要煉,就沒有煉動作。這時發生了一件事情,我上班開車的路上,將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撞飛了。送到醫院後,檢查出他關節骨折,要住院治療,我的車也被扣。為這個忙了一整天,回到家感到很疲憊,接下來幾天還有好多相關事情要處理。平常這個時候我都會去看看法輪功書籍,此時我想到,後面幾天都要忙這個事,如果這個時候再不煉功,後面恐怕忙忘了,就會耽擱下去。我又依稀想到《轉法輪》裏講的,一個人要修煉必然有魔要債和阻擋的法。我想那就趕快煉吧,時不再來,看看到底怎麼樣。

我坐在椅子上,對著電腦裏的《大圓滿法》煉動作。將第一套的幾個抻的動作學了一遍,坐在椅子上抻了幾下。之後,我起身去洗臉,這時我發現自己身體非常輕盈。我有點不相信,怎麼就會有反應了?晚上睡覺,發現自己腳底發熱,平常不會這樣的。我還發現周身的氣血都在迅猛的運行,以往練內家拳,將一個動作練上幾百遍,也能感覺到一點氣血的運行,可是與此相比,那真的差的非常遠。我只是將第一套動作在椅子上做了做而已。

第二天,我發現精力充沛,忙了一天也沒有往日那種疲憊感。接下來一個星期,我把五套功法全部學下來,第五套只能單盤,雖然坐著不動,但是氣血運行卻是最厲害的。我沉浸在對功法琢磨,在身體上反映出來的奇特現象,感到很驚奇也很興奮,全無任何的擔憂和害怕。我發現人變的沉穩,處理一些棘手的事情更有韌性。

差不多在煉了一個星期左右,那個道家的「高人」回覆了,「法輪功是正法,君一試便知。」此時,我已經開始修煉了,並在學功第一天起就沒有再練內家拳和其它的了。

修煉之後,思想改變很大,想到的是如何去做個好人,心態也變的平和,遇事更加沉穩。但是我並不太懂如何修煉。我將《轉法輪》看過幾遍之後,師父的講法看到《法解》和《義解》,後面的經文就不再看了。當時是覺的玄,不能真正理解,也有怕心的作用。對於講真相不太了解,看明慧網上的大陸同修文章,驚訝於能講真相做到那種成度,簡直讓人懷疑是不是在中國大陸,我十多年所處的環境從未見過。感覺相差太遠,無法去效仿。也不知道發正念,每天就是煉功,經文看的很少。開頭一、兩個月,身體的奇妙反應慢慢變的平淡之後,我加長了煉功時間,每兩天煉三遍,但是慢慢也變的平淡。心性有所提高,但是真正遇到矛盾的時候,自身的觀念習性仍然很難克服。對於修煉的認識也沒有放到很高的地位,僅僅從業餘愛好和做人準則這個角度去認識,像以前練拳一樣去煉功,但是比練拳要勤奮多了。

也許師父看到我雖然走進大法,但卻不懂真正修煉,所以就啟發我到海外去尋找同修。在大陸我很難找到同修,煉功快一年了,難以提高。我想也許我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煉功動作是不是準確也是問題。也許到海外找到同修,得到一些指點,會有所幫助,同時也可以看看他們的狀態。我到大陸以外一個華人聚居的城市,那裏的同修熱情的接待了我,雖然素昧平生,卻非常親切。我了解法輪功的心性要求,所以對此並不奇怪,但是觸動很大,他們果然和明慧網上說的一樣。他們有的年齡已經很大,但健步如飛,精力不遜於年輕人;有的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小上二十歲左右。每個人說話都很謙遜,對人很善良。

觸動最大的是,到大法書店買書時,店主是一個在大陸被迫害坐過三年牢的大法弟子。我見面第一句好像說,「你好,你也是法輪功弟子嗎?」她答道,「是啊,這一生就是為大法而來的。」我只在開始選擇修煉的時候有過比較大的心理上的取捨,要說將一生乃至一切都歸於大法,當時還不能做到。所以當有人將法輪功置於人生如此高的地位,我觸動很大。現在想起,可能是師父點化我這一生也是為大法而來的。

在那裏的幾天,感受到同修們非常大的能量場,我像是被洗禮了一樣,整個人的思想都被淨化了。與他們一起煉功,煉功中的一些不正確的動作也得到糾正。我知道這部法真的非常大。我問了他們如何修煉,發現了自己的問題所在。我知道得多學法,法才能啟悟人如何正確的去做。

回來之後,我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反覆通讀《轉法輪》,一篇不差將師父所有經文都看了一遍。開始講真相和發正念,做三件事,也找到了大陸同修,溶入集體正法環境之中。大法也不斷給我顯現出神奇和引導我不斷精進。如今我已匯入正法的洪流之中,成為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了。在此期間,也歷經風雨,被中共迫害,但我無怨無悔,對大法的堅信一直在心中。

回想往事,有時候感慨萬千,似為偶然,卻無不體現著師父的慈悲苦度,非常感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