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遵循法輪大法的原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我從一九九九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三十三歲,有一個五歲的兒子。我丈夫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

丈夫一九九九年二月從書店買了一本《法輪功》,他讀的很興奮。在很短的時間內,我丈夫不僅改變了他的外表,而且改變了他的行為。他走路挺拔而自信,變的精力充沛,富有活力,對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滿興趣。他變的平和泰然。此外,他公司的醫生在此前剛發現他有高血壓,但他的高血壓在他見心臟病專家前消失了。那個醫生說他很少看到如此健康的心臟,覺的奇怪他為甚麼要看醫生。

我驚嘆這本書帶給他的變化。不過,當時我並沒打算讀,但我對煉功有興趣。我丈夫在我們鎮組織了個小煉功點,我決定加入。在煉功時我的腳掌變的非常熱,有東西在我的小腹中轉動。學五套功法並不難。但第二套和第五套要有些功夫。肩膀和腿都難受,我得努力挺過去。但煉完後,我感到很放鬆,精力充沛,能幹任何事。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發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誹謗宣傳甚至傳到了我的小鎮。日報上的第一篇關於法輪功和在中國被鎮壓的文章就是由中共宣傳機構提供的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我感到困惑,尤其是因為我記得我丈夫的正面變化和我在煉功時感到的喜悅。我丈夫及時的邀請法輪功學員週末相聚。這讓我對法輪功有了更好的印象,特別是他們都是很好的人。

當時我有頭痛的毛病,還經常抱怨頸部僵硬。我丈夫建議我煉法輪功,說我會獲得一個健康的身體。又過了兩個月,我才開始閱讀法輪功的入門書籍《法輪功》。因為我決定自己找答案,所以要看看書中說甚麼。這幫助我下決心,把我帶進了法輪大法。

我喜歡我讀到的,沒發現任何不對的東西;相反,它解釋了我以前從未聽說過的許多事情。我明白了修煉是一種身心的淨化。我知道了真、善、忍的原則是這門修煉的基礎,這原則制約人的行為。還提到生活中沒有巧合,有得就有失。從那以後,我經常煉功和閱讀法輪功書籍。

不久我遇到了考驗,考驗我是否相信我讀到的法理。我突然喉嚨疼痛,扁桃體腫大,發高燒。我失音,只能以書面形式交流,不得不躺下。但我頭腦清醒,思路清晰。我明白師父正在淨化我的身體,清除不良物質。承受痛苦不難,我心中輕快,感到自信。

我的健康真的改善了。我沒有患過任何嚴重的疾病,但有這樣或那樣的小毛病。我的任何疾病都消失了,從每月的痛經,到常犯的偏頭痛和冬天常有的感冒,所有這些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消失了。

我感到再生,明白了法輪大法書中教的是真的,人不能帶著有病的身體修煉。我現在依然健康,又有兩個孩子,不再有任何過去的病痛。

當我讀到來自中國的第一批詳細描述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和酷刑報導時,我感到震驚,我不會默認迫害的。我和丈夫開始採取行動反對迫害。

互聯網上發表了一篇關於萬家勞教所的報導,十五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所折磨。我聯繫了我們鎮的日報,並受邀接受採訪。「大眾」專欄作家發表了採訪錄,我是受訪的法輪功學員。我所在地區的人們的反應非常好。

此後二十年過去了,在此期間,我用不同的方法告訴我的同胞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呼籲他們支持結束這場迫害。

修煉法輪大法意味著要修心。要達到精神和心靈的平和,我必須提升道德,遵循真善忍的原則。這是一個放棄執著並堅持正信的持續不斷的過程,是我依然遵循的原則。我越是同化真善忍,我就越堅定不移和怡然自得,同時也在讓我周圍的環境更和諧。

當我遇到衝突或困境時,我試著向內找,發現自己不符合真善忍原則的地方,加以改進。我記得我修煉之初的一件事:我等公交車,車門打開後,司機出人意料的對我大吼大叫,在所有乘客面前羞辱我。在以往我會非常尷尬,但當時我保持冷靜,把它視為業力輪報。

在工作中,我也遵循法輪大法的原則。我獲得社會工作學位,在語言學校工作,我努力做到盡職認真,把工作做好。我的主管對我的工作非常滿意,知道她可以信任我。我有兩個培訓生,我要時時注意自己的言行。

修煉法輪大法幫助我樹立自信。謝謝李洪志大師在這條修煉路上接納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