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退休物理治療師:慶幸遇到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我今年七十四歲。在我整個人生中,我對未知的事物感興趣,並學會了演奏樂器。我狂熱的愛好讀書,對技術書籍、古典書籍、冒險小說、諷刺書籍、探險書籍、動物書籍、醫學書籍及有關精神信仰的書籍都很感興趣。除此之外,我還喜歡學語言,學習了俄語、拉丁語、英語、法語及西班牙語,所以我可以幫助遊客。我曾經是數學和體育教師,在一九八九年德國發生改變後,我成為物理治療師。我一直很喜歡與人打交道,這讓我獲得了很多經驗。

退休後,我找了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並決定閱讀一些關於替代醫學以及精神方面的書籍。於是我參加了成人教育班的氣功練習和冥想練習。我們經常在一個小組中進行打坐冥想。

二零一四年,小組的組織者向我們介紹了法輪功,五套功法和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一書。我對此很好奇,購買了《轉法輪》,並在一週的徒步旅行期間幾乎不停的閱讀。我明白了法輪大法的指導原則是真、善、忍,會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我想學習法輪功。

從那以後,我一直沒有停止閱讀那本書。他引導著我,讓我達到更高層次,並向我展示我在修煉的道路上達到的位置。在一起煉功,學法和分享心得的過程中,我結交了許多朋友──即同修們。在我住處四十公里半徑範圍內有五位同修,整個德國有更多。他們是真正的朋友,在我的修煉中坦率真誠的幫助我。當我需要放下我的執著和過關時,他們就在我的身邊。我們共同的目標是同化真、善、忍的原則。

我的孩子們長大了,有自己的家庭。他們知道並接受我修煉法輪大法。我的一個兒子和他的妻子也修大法。像我一樣,他們嘗試改善他們的身心。我母親也對法輪大法感興趣。當我讀《轉法輪》一書給她聽時,她不再害怕死亡,放下憂慮,把一切都整理妥當。二零一七年,九十七歲的母親在安然入睡中過世。

我仍然活躍於社會,並參與兩個團體的工作。這是我的修煉場所。其中一個團體是臨終關懷協會。參加培訓課程後,我開始照顧危重病人和瀕死人員。我儘量坦誠,實現他們的願望;我保持開放的心態提供幫助和探討。我盡力幫助他們不要害怕死亡,並且幫助他們走完這條路。我的人生經歷和學法對我很有幫助。

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裏,我與這些人的兒女們保持著良好的信任關係,這對危重病人有幫助。我自然而然的向他們介紹了大法,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以及我的經歷。例如,我用母親的死來幫助他們明白,重要的是要清除過去的壞東西,爭鬥過後應該和解,並且原諒他人的過錯。在漫長的夜間和其它班次中,我向這些人發出善念,在腦海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放大法音樂給他們聽。在漫長的幾個小時裏,我也讀《轉法輪》。

第二個團體是老年電腦俱樂部。這些老年人對技術方面頗感興趣,對社會發展和新進展持非常開放的態度。他們沒有聽說過法輪大法。這讓我有機會向他們介紹大法。我向他們展示了功法,並談到了在中國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此外,我參與了德國的大法活動。在城市節、大型地區文化節、薩克森州日等活動,我和孩子們一起做蓮花。我們向民眾介紹功法、派發傳單,跟遊客交談,揭露中共的迫害,並徵集簽名。我參與的這些活動幫助我變的更平靜、客觀、坦然。

當我做錯了煉功動作以及不知如何更好的講真相時,別的同修會糾正我。我從中學到了很多,並在繼續學習著。

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使我的健康狀況非常好。我的後背自從我二十六歲時就給我帶來麻煩,但修煉後就好了。我跌倒後受傷的膝蓋也康復了。一直睡眠不佳的我,修煉後晚上可以睡得很好。

我很慶幸自己遇見法輪大法。這讓我有機會變的更誠實,並且思想變的開放。修煉使我會首先考慮他人,當我面臨問題時,我會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終於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的原因,也為我的日常生活找到了指導,並從中受益匪淺。我將繼續努力在修煉上精進。

謝謝您,尊敬的慈悲的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