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折磨了我半生的疾病幾天就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我是個得法才二年的新學員,看到聽到那些老大法弟子在迫害中證實法、反迫害的故事常常落淚,感受到他們的慈悲與大善大忍,感受到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中的幸福與偉大。

我雖然修煉才二年,也備受師父慈悲保護,在我和我的家庭中發生了太多的變化,太多的不可思議,和太多的驚喜。我越來越認識到人生的意義和價值,越來越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偉大,法輪大法的可貴難得。我也想把我短短兩年的修煉故事說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折磨了我半生的疾病幾天就消失了

得法前我身體不好,患有頭痛、腿疼、膽息肉、膽囊炎、胃病、失眠,還有許多婦科病,曾做過三次手術。和丈夫掙的錢不夠買藥看病,愁的丈夫老和別人說:你們沒聽過的病在我老婆身上都經歷了。

由於疾病的折磨,我臉色常常發黃髮灰,一臉老相,和比我大八歲的姐出去,人們都說我是姐姐。特別是到了晚上經常睡不著覺,心裏煩躁的像瘋了一樣,就在院子裏轉,真是痛苦極了,再加上家庭的矛盾挫折,使我對人生心灰意冷。

我性格內向,特別重感情,二零零九年我四十一歲,我父親過世了,疾病加上思念老父親,半年頭髮就白了,二零一五年我母親又去世了,本來身體不好的我又添了許多病。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我的同事同修勸我說,你就好好看看《轉法輪》吧,這是你擺脫痛苦的唯一方法,他說了他們一家人的修煉故事。

開始的時候我覺的很玄,沒當回事,後來病魔折磨的太厲害了,婦科病傷口老不好,又添了乳腺增生,又腫又疼。這時他又勸我說,不行我先教你煉功吧,一分錢不花,覺的好就學,不好就還吃你的藥。

我先學了四套功法,一開始第二套功法就按標準的抱了下來。晚上煉完功,很快就入睡了,這是我幾年來睡的最香的一夜。早晨起來奇蹟發生了,我的乳腺增生好了,腫塊消失了,不疼了。我高興極了,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師父太偉大了。

第二天我又學了第五套功法,我的腿一盤就雙盤上了,而且第一次就坐了半小時。夜裏睡覺感覺一股股熱流在腿上湧動,第四天我三十多年的腿疼病完全好了,我下樓的時候非常輕快,我女兒看見說:媽的腿好了,不用把扶手了。我高興的說是啊,媽的腿不疼了,師父給媽治好了。我的感激心情難以形容。

這法太神奇了,我親身感受到了,那一刻我淚如泉湧,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折磨了我半生的疾病,師父幾天就給我拿掉了。

同修說我和大法有緣,師父管我了,說重要的是學法,這回好好看看《轉法輪》吧。我洗淨手,懷著激動的心情恭敬的捧著寶書,開始學法了。越學心裏越明白,越學越覺的大法的美好,越學越感到大法的無邊內涵。那個時候控制不住的淚水時不時流下來,說不清的激動。我除了做飯睡覺,就是看大法書,我放不下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明白了我們做人的目地和歸宿。

隨著法理的明白、心性的變化,我的身體也越來越變化大,不到半年,在沒吃一粒藥的情況下,我全身的病完全消失,身體從瘦弱變的豐滿體胖,人也變的年輕了,臉色紅潤起來。

認識的人都說我胖了,變漂亮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他們都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我們這個大家庭基本上都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大哥二姐也走入修煉了。在他們身上也體現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還有許多親朋好友也走進大法了。

二、大法善解冤怨

我和我二嫂有說不清的恩恩怨怨,自從我二嫂從遙遠的南方嫁到我家,第一次見面就非常討厭我,無論怎麼主動和她親熱友好都會被她冷冷的拒絕,後來發展到無故找茬和我發脾氣,見面就罵,背地裏還瞎說我的壞話,老想欺負我。鬧的我只好躲著她,有時忍不住也回她幾句。每到逢年過節家裏人聚會時也得防著她和我胡攪蠻纏。我很鬧心,也不知和她有啥因緣關係。她對我不好,可是特別愛我的倆個孩子,經常給他們買好吃的。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我首先把看不慣她的心、怨恨心、怕心去掉,處處善待她。慢慢的她也變了,特別是我和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做了三退以後,她對我的態度大變了,好像從沒有和我發生過不愉快一樣,和我很親近。我知道我的心性提高了,師父給我們善解惡緣了。

還有困擾了我多年的婆婆,修煉後我主動放棄前嫌,現在她也學法煉功了。修煉不但使我身體好了,而且幾乎全家得法修煉,全家享受著佛法的慈悲。

三、見證大法神奇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只要弟子正念足,師父甚麼事情都能給你做。前年夏天,我和同修傍晚去貼不乾膠真相資料,沒貼幾張就下起了雨,越下越大,同修說我們回吧,我說沒事,我們有師父呢,再說我們的真相資料都是有日期的,過了今天就沒意義了,今天必須貼出去。同修說:我考慮你是新學員,我沒事,那咱們就貼吧。

我倆就一邊走一邊貼起來,縣城中心人多的地方都沒放過,包括幾個大小廣場,貼完之後,往回走的時候,才知道大雨一直下著沒停,路兩邊的水嘩嘩流淌著,路人穿著雨衣打著傘的。我倆互相一看,都高興的笑了,身上頭上竟一點沒濕。師父真的太慈悲了,處處保護著我們。

還有前年冬天在古建隊幹活,我晚上出去頭碰到鐵管上,正好碰到鼻子上。我實在疼壞了,山根處都出血了,起了一個特別大的包。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明天還要上班,不能讓別人看見這個模樣,阻礙世人明白真相。我用被子把頭包起來,心裏說不能給大法弟子丟臉,明天就好。就這一念,第二天醒來包就沒了,只有破的傷口,誰也不知道我碰頭的事。我們這的老闆娘以前也碰了臉,還沒我碰的嚴重,卻一個多月還不太好。

還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古建的外彩畫是技術性很強的工作,顏色不但要塗對,還要有手頭的功夫,要求筆畫橫平豎直,有力度,均勻,沒有一定的功底是幹不了的。外彩畫的監工又非常苛刻,嚴厲。我和同修幹塑像,彩繪還行,從沒幹過外彩畫。我又是其中的技工,領班讓我上架幹活。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無所不能的,我在心中求師父加持,求師父給予我智慧,我要把工作做好,我要超常發揮。結果我拿起毛筆,手不抖,心不慌,畫的速度還很快,比那些老師傅還快。監工站背後看了半天,滿意的微笑著走了。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幫助弟子的,大法真的太超常了。

由於得法晚,講真相救人的心急。一天晚上在縣城送資料,街燈很亮,我求速度動作很快。結果在發最後一份,急步去一家門口時,被門口高出平地半尺多的水泥台絆倒。這一跤摔的夠重的,呯一聲趴在地上,膝蓋正好碰在水泥台邊上,裏邊的秋褲和外面剛買的新褲子都開了大口子,腿像斷了似的劇痛。我趴在地上不能動,這時同修跑過來將我扶起,我說沒事,走吧。我忍著疼痛,心裏求著師父,漸漸不怎麼疼了。到家下車一走像沒摔過,晚上接著打坐盤腿不鬧心了,一直坐下來了,從那起我打坐腿不疼了。

我想為甚麼摔這麼重,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不太理性,有點急躁。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3]。我悟到救人也要心態純正,不能有執著,不急躁,不求速度,不走極端,更不能帶有顯示心理。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我要努力學法越來越成熟,路越走越穩。

我做的還不太好,對法的理解上也沒法和老同修比。文中若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