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俊女子們絕處逢生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修煉運動方式方法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也可能有人會說,人各有命,在現實社會中,常人也有長命百歲、絕處逢生的。在名山大川中,修煉人也有幾百歲,甚至幾千歲的。這的確是事實。但是,這畢竟為數甚少,屈指可數。

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到法國傳功講法,開始了法輪大法在海外的傳播。如今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著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明慧網等媒體報導中,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內外億萬修煉者群體中可以說是比比皆是。這其中就有青年畢業生、研究生罹患頑疾和絕症,可是,他們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因篇幅有限,這裏僅選集部份這類典型故事,予以見證法輪大法好。

1、碩士畢業生王暉蓮絕處逢生

王暉蓮,原是中國東北師範大學的一名環境科學系碩士生,畢業後留校任教。一九九七年,當時的她,二十多歲,正值青春年華,朝氣蓬勃,還想爭取更大的發展機會,於是就準備去中科院考博士,以實現更大的抱負。

正當她準備趕赴中科院考博之時,突然身患惡疾。一年之後,王暉蓮病情加劇。

她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你這個病情已經很嚴重了,得趕緊住院治療!」住院之後,經過專家會診,醫生確認她患上了「急性風濕熱」,需要立即住院,並且需要服用激素進行治療。服用激素之後,她的症狀有些緩解,於是她問醫生:「是不是好了?」跟醫生商量,能否在服藥的同時,去北京考博士?醫生帶著很嚴肅的表情把她的家人叫來,跟他們說:「生命比博士重要!」

事實上她的病根本沒好,那是服用激素造成的一種假相,就像一場噩夢,只不過這場噩夢才剛剛開始。當激素從六片減到兩片的時候,她的全身所有的關節都疼痛。她變得生活不能自理:吃飯需要人喂,不能整理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不能自己翻身。最艱難的是去衛生間的時候,需要姐姐抱著她,把她放在馬桶座沿上。此時的她,痛苦得淚水直流……

後來,王暉蓮服用的激素從六片增加到八片,激素的副作用就在她身體上完全展現出來了。她很快出現了「滿月臉」,而且還伴隨著滿臉的痤瘡,已經近乎於毀容。

與此同時,她還需要服用大量的中藥。這些中藥雖然不苦,可是卻非常難聞,因為藥裏面都是些蜈蚣、蠍子之類的。醫生說,要以毒攻毒。

大約經過半年,王暉蓮再次將激素從八片降到二片。她的病再一次復發了,而且比先前更為嚴重。王暉蓮的身體被徹底打垮,她絕望到了極點,幾乎是萬念俱灰!

絕望之時,王暉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是在她住院之初,有一位朋友曾向她推薦過法輪功,當時,從長春傳出的法輪功已經風靡中國大陸,學校也有煉功點,她也知道。可是,王暉蓮覺得,這好像是父母那個年齡的人要做的事情,她還很年輕。再者,作為一名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王暉蓮對於治療方案充滿了信心……然而,經過一年的治療,她的身體越來越糟,這讓她不得不開始反思。

王暉蓮拿起朋友送來的《轉法輪》,安安靜靜地把書讀完。她的內心受到強烈的震動。她說:「我覺得我的世界觀徹底地改變了,而且一個全新的世界展現在我面前,我覺得我有救了。」她相信,作為一個修煉人,如果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事實上,奇蹟真的出現了。她沒有再加大激素的用量,經過幾天的觀察,醫生所描繪的那種可怕的症狀並沒有出現!這是一年多來,王暉蓮第一次感覺到輕鬆,好像壓在身體裏那座沉重的大山忽然間消失了。漸漸的,她臉上紅得發亮的痤瘡開始往回收縮,變成了深棕色。她的臉部也開始消腫。最重要的是,她恢復了一年來幾乎沒有的食慾,體力和精力迅速回升。大約經過幾個月的時間,王暉蓮完全康復了。

一九九八年九月,王暉蓮重返校園,真正成為一名年輕教師。此時的她,心態和以前完全不同,看著校園,看著周圍的人和事,她覺得校園很美,所有的人都很親切。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學校的煉功點消失了,法輪功弟子們遭到中共邪惡迫害,王暉蓮被非法關進勞教所一年零八個月。在同修們的奔波營救中,在被超期關押二個月、絕食七個月後的她獲得了自由。

現在她已輾轉逃出中國來到美國十年了,當她接受海外媒體採訪,回顧當初的心情,她說道:「修煉之後,我覺得我的心態變了,不再那麼關注、在意自己的得失成敗,只是在過程中能夠讓自己以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她非常感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她說:「修煉中,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無病一身輕,不僅醫生所描繪的『風濕性心臟病會伴隨你一生』根本沒有出現,而且比二十年前還要精力充沛,我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

2、留美女碩士戴宜葳的人生福禍大逆轉

戴宜葳,一個美麗的台灣女孩兒,學業、工作一帆風順。

高中、大學就讀於台灣最好的學校──台北市立北一女中和台灣大學。出國留學一帆風順,在美國康州大學獲得生物技術碩士和電腦工程二個碩士學位。從來不用找工作,都是工作來找她。可是這一帆風順的人生在三十歲那年,突然來了個大逆轉。

二零零五年,戴宜葳才上班一個月的某天,她開車下班回家的路上,一輛車子從後面猛地撞上她的車,戴宜葳的車子被撞得全毀,她身體的軟組織受傷。不過從外表上,卻看不出有甚麼大問題。休息一個月後,就回去工作了。

過了幾個月,戴宜葳的身體越來越糟,開始全身關節疼痛,最後,連走路都變得非常困難。戴宜葳害怕了,決定辭職回台灣看中醫,把先生一人留在美國。

返回台灣,她找到了一位著名中醫骨科醫師為自己治療。醫師告訴她:「您的關節每一個都錯位了。」「錯位在X光的誤差值範圍內,所以看不出來。來的太晚了,很難好了。」

經過幾個月的治療,戴宜葳的病並沒有好轉。漸漸的,她不能自己開門,不能自己穿衣服,連碗也拿不住了。後來,又得了名叫「纖維肌痛症」的後遺症,每一個細胞都痛得要命,靠注射嗎啡止痛。

一年半後,戴宜葳放棄了在台灣治癒自己疾病的想法,返回美國。

離開台灣前,戴宜葳又找了一位醫德高尚的中醫師給自己診斷。醫師針刺穴位,看到流出的血都是黑的,說:「你要回美國了,沒人能救你了,自己救自己吧。煉法輪功,煉了甚麼病都會好。」並把一張精美的法輪功真相資料給了她。

回到美國後,一些關節很快就錯位了。戴宜葳要求媽媽讓她回台灣繼續求醫。媽媽說:別回來,之前治病,錢已經全給用光了。

戴宜葳哭了三天,難過地想著:「我這麼辛苦念了三十年,拿了兩個碩士,到頭來卻連自己的一碗飯都掙不來。活著除了忍受痛苦,其它甚麼事情都做不了,為甚麼還要活著呢?」

內心痛苦萬分,最後決定為了家人,再痛苦也要拖著活。但是到底要不要放棄尋找根治的方法呢?可能債台高築了也找不到,但是不找以後會不會後悔?戴宜葳心裏非常掙扎。

這時她想到那就來煉煉法輪功吧,她從明慧網下載了《轉法輪》,花了一天時間全部看完。戴宜葳興奮地大嘆:「終於找到了!我要修煉!我要修煉!」

第二天早上醒來,她發現自己一向不聽使喚的手可以隨意動了。感覺一下全身,哪都不痛。起床、走路、下樓,糾纏她兩年的痛苦全不見了。

隔天早上起床,戴宜葳去了附近的法輪功煉功點,跟大家煉神通加持法,單盤打坐三四十分鐘,關節不但沒錯位脫臼,還更舒服了。

戴宜葳恢復了健康,內心雀躍不已:「這下可確信了,師父收我當弟子了。」

一個已經要申請殘障補助的人,幸遇法輪大法走進修煉,滿身傷病一夜之間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車禍前還強壯。本來健康、事業、婚姻、家庭都快沒了,人生差不多結束了,又被賜予第二次機會。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修煉法輪功八個月的戴宜葳第一次參加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活動。戴宜葳說:「這是我們慶祝師父的生日感謝師恩的一天。師恩之大,永遠報答不了。我只有珍惜大法、精進修煉來報答師恩。」

3、當年「校花」、「廠花」找到健康法寶

秀荷,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第一年,她以優異成績考進省城一所大學。在校期間,不但學習成績優秀,而且唱歌、跳舞、打球、賽跑、滑冰、游泳樣樣行,被稱為「校花」。

畢業後,她被分配到全國知名的國企,成為一名年輕的工程技術人員。

參加工作不久,她和同事合作的科研項目,填補了國家空白,幾篇論文發表在國家級的刊物上,在國內同行中影響很大。由於工作業績突出,她的職稱、工資、住房等待遇都是破格提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一般來說,只有特殊貢獻的工程技術人員工資才漲一級半,哺乳期的媽媽半級工資都不給漲。可她生了孩子後上班,一天要跑八趟哺乳室給孩子餵奶,卻漲了一級半工資,這在當地轟動很大。

由於丈夫也是事業型的人,她不得不一邊工作一邊承擔幾乎所有家務,漸漸體力不支,三十多歲就落下一身病:腎衰、浮腫、結腸炎、粗脖根(甲亢)、失眠、抑鬱等。再後來,耳膜塌陷引起耳鳴,擾得她不能正常生活工作。要想手術,得把半張臉掀開,相當於毀容,而且手術費也很高。這對於她這個一向清高的「校花」和「廠花」來講,這種結局不如死了。她說:「我愛美愛打扮,被稱作是引領時裝新潮流的人,如果我這張娃娃臉上有個大疤,咋活啊!」

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孩子又出了問題,真是雪上加霜。孩子因感冒發燒,在一家醫院打了假藥,結果持續高燒不退,醫院檢查後說是心臟燒得變形了,情形十分嚴重。後來經省城兒童醫院搶救治療,孩子的命是保住了,但是落下了心肌受損的病根,而且無藥可治。

為了照顧孩子,她不得不離開了科研部門,調到工人培訓處,每年都有暑假寒假。寒來暑往,領著孩子到處求醫問藥,都說治不了。夜深人靜,她仰望星空跟老天說:是不是我甚麼地方做錯了?得了不該得到的東西,傷害人了?如果是那樣的話,我願意退回去,只要還我一個健康的孩子。

也許是她的誠心感動了神佛,幾天後她遇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從此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她只去了三天煉功點,耳鳴就消失了。不知不覺中,所有的病全好了,她看到了希望。馬上領著孩子去了煉功點,僅兩次,師父就給孩子調理身體了,隨後,孩子又聽了一遍師父在濟南的講法,病也神奇地好了。小學畢業體檢時,醫生說孩子的心臟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健康。

秀荷當時淚流滿面,跪在師父像前泣不成聲,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我都沒見過您的面,您也沒收我一分錢,您救了我孩子的命,就等於救了我一家的命。後來,她的孩子大學畢業後,順利考取一事業單位。

秀荷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處處為別人著想,她深有感觸的說:我原來名利心很重,說話刻薄,人際關係緊張,雖然不算計別人但也總怕被人算計。學了法輪大法後,明白了欺負人、傷害人甚至對人不友好都會失德,得了不該得到的東西會失去更多的德,沒有了德就甚麼福份都沒有了。所以修煉後,自己逐漸看淡了名利,學會了忍讓與包容,凡事講順其自然。

修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以後,秀荷的粗脖根不見了,臉色紅潤了,同事們都說秀荷像變了個人似的。

一九九八年當地流感大爆發時,單位一百多人除秀荷外,幾乎無人倖免。過後,同辦公室的人說:「在流感高峰期,咱單位的幾個重病號,趁你不在天天用你的水杯吃藥,喝水,看能不能傳染你,結果證明法輪功真厲害,你功力強,沒傳染上,法輪功真是健康法寶啊。」

此事在單位傳開了,好幾個同事找她要法輪功書看,要學法輪功。

4、旅加華人毛鳳英的辛酸和快樂

毛鳳英,甘肅省護士學校護理專業畢業,曾是蘭州醫學院附屬醫院的外科護士。

一九七八年,毛鳳英還在上中學時就患有急性肝炎,雖然長期醫治,但病情一直得不到控制。肝病時時折磨著她,也時常感覺疲倦、噁心和諸多的不適,但和許多同齡女孩子一樣,年少時的鳳英有許多玫瑰色的夢想,未來的日子在她腦海裏充滿幻想。

毛鳳英護士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蘭州醫學院附屬醫院外科上班,在報到的第一天體檢時,因查出有病就住進了醫院病房。又經本院及北京幾所大醫院化驗檢查診斷為丙型慢性活動性肝炎。學醫的人都知道,丙型肝炎是世界上最難治的肝炎,它的發展結果不是肝硬化就是肝癌。

她雖經長期醫治,但病情一直得不到控制。到一九九五年又檢查出脾腫大,肝質地發硬,血球蛋白明顯倒置,北京中醫院診斷為肝硬化,嚴重地影響到正常生活和工作。為此,她多次住院,雖使用最好的藥物,也不能控制病情,只能暫時緩解症狀。

為了能徹底解除痛苦,還採用過偏方,練氣功,燒香拜佛,算卦燒紙,中藥治療等等。省一級的名老中醫和全國著名的肝病專家都求到了。中西藥物一日三頓從未間斷,為治病負債累累,可是舊病不見好,又添重度萎縮性胃炎,腎盂腎炎,腎盂積水,低血壓等許多重病。一九九六年初只好在家休息並治療。

為了治病,鳳英多次到北京求醫。有時,為了能得到那位全國著名肝病專家的親自治療,她和來自全國各地的肝病患者幾乎是二十四小時排隊掛號,因為這個有名氣的專家一星期只掛二十個號。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毛鳳英知道自己的病沒有治好的希望了。一天,她帶著一線希望問主管大夫,說:「您估計我還能活幾個月?我想知道,好有個思想準備,把有些事情安排一下。」同情她的大夫好心地安慰她,說:「我估計一、二年不成問題吧。」

毛鳳英的精神在那瞬間崩潰了。雖然活得很苦很累,在這絕望中她發現自己是多麼留戀人生啊!只恨上帝為甚麼讓自己到這人世上來,又為甚麼要自己過早地離開?內心的痛苦到了極點,總是淚流滿面,脾氣也變得十分暴躁,丈夫不在身邊,苦悶無處訴說,只能對她身邊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發洩。在家無故發火,打罵孩子。

那時她的肝硬化已經晚期了,人瘦得很厲害,三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就像六十多歲,滿臉皺紋,面色鐵青。除了肝病以外,她又患了腎盂腎炎、腎積水,經常尿血,還有重度萎縮性胃炎、低血壓、婦科病。腰疼得直不起來,兩條腿腫得就像墜著兩個鉛塊一樣。身體免疫功能也很差了,女兒也是這種情況。這怎麼活下去呀?

就在毛鳳英即將走到生命盡頭,十分絕望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使她的生命出現了轉機。

那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是毛鳳英永生難忘的日子。那一天,毛鳳英帶著孩子去買菜,碰到一位認識的阿姨,阿姨向她介紹法輪功,並說自己煉法輪功病全好了。阿姨告訴她,在科學院大院裏有煉功點,你明天早上六點鐘就可以到煉功點來。

抱著試一試的心情,第二天早上六點之前她就帶著孩子去了煉功點。輔導員教她煉功動作,然後借給她一本《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讓她拿回去好好看一看。她一到家就翻開書,從頭開始看,一直看到深夜。她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書,能把人生中很多問題都講得這麼透徹,把人不知道的道理全給講出來了,把病是怎麼得的,為甚麼氣功能夠治病,講得非常清楚。於是第二天她又去了煉功點學功,然後回家接著看書。兩天的時間過去了,毛鳳英突然感到身上所有的症狀一下子全沒有了,就像幾十斤的石頭從身上卸下去了,比如:疲乏無力、肝脾劇烈疼痛、晚上盜汗、噁心、腹脹、怕冷、腿腫等等,這些症狀一下都消失了。相反感到全身發熱,身體很輕,走路生風,上樓很輕鬆,騎自行車就像有人在後面推,不用使勁蹬就騎得非常快。

毛鳳英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十八年的痛苦一下就沒了,一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人轉瞬間恢復成為一個正常人,就像做夢一樣,毛鳳英眼淚不停地往外流。

女兒和毛鳳英一起修煉法輪功,病症也全部消失,就像沒患過病一樣。真是神奇!一個月後,毛鳳英母女去醫院做了一次全面檢查,結果顯示:原來的異常全部恢復正常,她們娘倆的肝病痊癒了!

一九九六年三月,毛鳳英的丈夫葉同貴作為訪問學者去美國。可是毛鳳英和女兒的病情很嚴重,不能一同前往。葉同貴到了美國,想著自己一定要省吃儉用,把錢省下來讓她們母女過得好一點。赴美三個月後的一天,葉同貴突然接到了毛鳳英的電話,告訴他:「我們娘倆的病全好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聽錯了,就說:「這怎麼可能呢?」毛鳳英當時激動得哭了,說:「我們娘倆確實好了,因為我們現在煉了法輪功了,病徹底好了,我們可以去美國了。」

一九九六年十月,毛鳳英和女兒來到了美國。為了證實她們是否康復,葉同貴為她們安排了一次全面檢查。體檢報告顯示全部正常,她們是健康的人。看到這個結果他們全家人都流淚了。

葉同貴看到她們母女倆康復的奇蹟,後來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到美國一年後,毛鳳英又懷孕了,她生了個胖乎乎的男孩子。消息傳到國內,同事和親戚們簡直不敢相信,因為從醫學角度來說,肝硬化患者是不可能懷孕的。而且兒子健康活潑,聰明可愛。

後來,毛鳳英一家四口去了加拿大的多倫多市定居。

在死亡邊緣掙扎的痛苦經歷早已離她們母女遠去。可是,毛鳳英心裏還惦記著和自己過去一樣被病痛折磨的同胞,如果不是中共謊言欺騙,他們也能修煉法輪功,也會獲得幸福健康啊。她經常到旅遊景點,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來觀光旅遊的大陸同胞講述法輪功真相,給國內打電話,和大陸民眾講述發生在他們一家人及其朋友身上的真實故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