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大法弟子: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我是越南法輪大法弟子,今年三十六歲,修煉大法已經有一年多了,在日常生活中,我遵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努力修煉自己。

二零零九年,我突然間對事物失去了專注的能力,頭腦裏空空蕩蕩的,感覺好像是電腦發生了故障。這種現象,最初是每年一次,之後每幾個月一次,然後更頻繁,變成每月一次,每週一次,每天一次,最後是每小時一次。使我無法專心工作,也使我在資料歸集和處理方面及語言交流和與人聯繫時遇到了很多困難。在解決工作方案時,有時候我覺得我的思維比小孩子更不如。另外,巨大的壓力和沉重的工作量也讓我更加恐慌、焦慮和煩躁。

頭兩年,我到一些醫院做了健康檢查,但是醫生們無法診斷出我的病情。他們除了給我開了幾種藥,對我沒有甚麼幫助。那時候,我是一名建築工程師,我必須長時間忍受這種痛苦,直到我所監督的一個建築方案完工。

二零一一年,我換了一家公司,被安排負責一件工程。關於這個新工作,我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和經驗,因此我必須閱讀和搜索大量關於這項工作的相關資料,並與其它建築公司的許多高層人士合作。他們年紀較大,資歷比我深,這讓我感到非常緊張和焦慮。我雖然暫時能跟得上工程的進度,但是效率很低。我的頂頭上司意識到我的工作表現欠佳,向其他同事抱怨。

我到另一家醫院看病,醫生診斷為偏頭痛,並開了一些藥。服了藥後,我覺得好多了。我很高興我的疾病終於被診斷出來,可通過適當的治療得以痊癒。

在多次治療偏頭痛的過程中,一個神經科主治醫生,診斷出我患有焦慮症並給了藥。這一次,我認為我找到了更好的醫生,接受他的治療有好幾年。不幸的是,由於藥物管制,我必須經常更換藥物,當他所開的藥物對我不再有效時,我再次對那位醫生失去了信心。

然後我決定再找一些資深有名的教授、醫生、神經科專家和精神科醫師為我治療,但是結果還是一樣,沒有改變。因此我開始轉向,尋找東方藥物、針灸和穴位按摩,但也沒有效果。

這個疾病的折磨,讓我感覺生不如死,死亡似乎比活著更舒適。那時候,家庭、財富、妻子、兒女、父母、親戚和朋友對我來說都變得毫無意義。我非常悲傷和絕望,除了工作、進食和個人衛生清理外,我只是借助睡覺來逃避這個可怕的疾病。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治好我的病。

我多次自問生命的真正意義,它可能只是一個由愛情、金錢或疾病而帶來許多煩惱和痛苦的惡性循環嗎?一個小孩出生後,到年齡時他就上學並忙於作業和考試;長大後,他要忙於賺錢謀生,結婚生子,試圖籌集更多的錢養育子女並為他們留下財富,擔心他們的未來,為老年和未來儲蓄養老金。年老時,他必須為疾病所苦而到處尋找處方,尋找他們死後的安息之地,還要面對無數的擔憂。我們都在追求幸福,但真正的幸福真的可以找到嗎?究竟,人來自何處?為何而來?他們只會像飛蛾一樣急速投入這一個惡性循環嗎?死後靈魂去哪裏?很多人都說,死亡就是結束,我並不相信是這樣,我想擺脫那個惡性循環。

我不斷地尋求任何治療方法。最終開始尋找精神治療的方法(我曾經覺得宗教信仰是很奇怪的)。我到很多寺廟和寶塔去拜祭,也學習了密宗,閱讀了無數從互聯網上找到的佛教經書、氣功書籍和其它宗教書籍。當時我對人生輪迴的原因以及佛法如何救人只有一點點的認識。因此我在內心深處希望從修煉中得到解脫,不想再受輪迴之苦。然而在那段期間,那些經文和修煉方法對我沒有幫助。

我堅持不懈地在互聯網上尋找治療方法,直到二零一六年,我才有幸閱讀了李洪志大師撰寫的《轉法輪》這本書和經文。在閱讀這本書時,我發現書中涵蓋深刻和偉大的法理,是一部修煉的真正指南。然而,當時我正在硏究密宗,沒有完全認識到法輪功的真義,也沒有去了解為甚麼在中國被禁止,被打壓,就這樣我沒能那時就得法。

二零一七年年初,我終於有機會再次閱讀《轉法輪》一書。這一次,我在讀了幾講後,發現自己能坐起來了,不像過去那樣有不安和注意力不能集中的感覺,而且能很有效率的專心閱讀或工作。另外,我的健康情況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除了《轉法輪》書外,我也讀了很多大法師父的經文,我讀的越多,感覺越良好。大約一個月後,我開始煉五套功法。兩個月後,我所有的疾病就完全消失了。我不再感覺疲倦和遲緩。相反,我感到身體輕盈,頭腦清醒。

現在我領悟到生命的由來和意義以及周遭發生的每一件事情的真理。我也了解人類活在世上的真正意義,不是要急急的走入生老病死這種毫無止境的循環,而是要修煉,返本歸真,回歸到生命的本源。世界上事情的發生並不是偶然的,它遵循著宇宙的最高原則。

我想要向師父表達我最誠摯的感謝,感謝師父的偉大和慈悲,給我得法的機會。在我修煉過程中,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保護我,給我啟示。我一定會不斷的認真的修煉,以完成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應該做的三件事,隨師父回到原來的家。

以上的見解僅僅是我個人的淺見與理解,由於層次不高,如有不當之處,請不吝賜教。

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