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人的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是第一次投稿,在這裏我想和大家分享修煉這些年來的幸福美好的點滴體會。

我從小一記事的時候,腰就有毛病,上學長跑時摔過腿,落下了毛病。結婚後,婆家也不拿我當回事,說我傻。再加上家裏生活條件差,沒日沒夜縫毛衣掙錢,又落下了嚴重的眼病,非常痛苦,這時我對人生迷茫了。那時候我就想能到哪算哪吧,生怕不知甚麼時候就失明了。

就在我對人生失落與傷感的時候,一九九九年我喜得了大法,我從一個愛生氣自私的人,成了一名健康快樂、時時處處都能為別人著想的人,成為村裏人公認的好人。從丈夫的拳打腳踢,公婆、小叔的極力反對我修煉,轉變到對我從心裏的讚歎。

分房風波

一天我去外村講真相,大姑姐打來電話,讓我回家說有事找我商量。到家後,他們說要分我的房子,(當初結婚時婆家答應老房五間都給我)。丈夫哥四個、姐一個,正好把我的房子均分,大姑姐出嫁多年,都六十歲了,也來爭房子,惹來村裏人笑話,他們還威脅我說,不把房子給分了,讓我給兩位老人買一個空調,兩位老人都讓我一個人贍養,死了讓我一個人送葬。

老公公無奈的對我說:「你不把房子分了,他們肯定會不管我的。」親戚們知道後氣的直罵街,說就怕養老人,全往外跑,一爭房子都來了比兔子還快。

當時我的心裏很不平衡,婆家說話不算數,都欺負我。後來師父的法打到我的腦中,隨即我悟到:我是不是欠他們的,如果是我欠的那我就還了,我要是不欠他們的他們這樣做對這哥幾個也不好。我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上想,我要放下這個利益心,不和家人爭這些。我得按照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爭不奪,讓他們分吧。

晚間睡覺做夢:在我家院子裏有一棵大梅花樹,外面大風呼嘯,無情的抽打著大樹,可是越是抽打越是開花,梅花相繼綻放。這是師父鼓勵我做對了。房屋確權時,大伯找到我,讓我去村委會,還說:他三嬸你慢點,別摔著。他知道他們這麼做過分了,怕我激動出現意外。大姑姐得到房子後,還嘲諷的說到:分房子多好,分完你們家就涼快了。我告訴他們說:這是今天我學大法了,要不房子這事說不定是甚麼結果呢。大姑姐佩服的說到:你真是宰相肚裏能撐船啊。

公婆對我的轉變

公婆一開始認為我傻,兒女們眾多都看不上我,跟我沒甚麼話說,還總是找茬。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婆婆告訴我的丈夫,她煉法輪功,還慫恿我的丈夫罵我打我。有一次我外出,去同修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兒子穿過農田把我攔住,說到:媽媽先別回家了,我爺爺拿著棍子等您回家要打折您的腿呢!

雖然公婆這樣對待我,修煉後我明白了師父講的因緣關係的法理,我對他們沒有一絲的敵意,因為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大法弟子,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善待老人是我的責任,雖然家裏人那樣對待我,我也要以德報怨。公婆都八十多歲了,由五個兒女們輪流伺候,輪到我家的時候我都盡心盡力伺候老人,總是先問老人吃甚麼再做,有時一頓飯要做兩樣,滿足二老的口味。有時奶奶想吃雞蛋炒米飯,爺爺就想吃包餃子,我不嫌麻煩做完米飯,再包餃子。我把面和的很軟,包很小的餃子,讓老人吃的順口,好多吃點。

我的言行周圍人都看在眼裏,有時叔伯大姑都替我抱不平,說二老人欺負我,對別人怎麼不敢這樣。我一笑了之,不去計較。平時我陪老人聊天,給他們講一些村裏發生的新鮮事。其他兒女做到的我能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我也用修煉人的善良對待,用真心對待他們。有空兒就給婆婆聽《九評共產黨》。婆婆聽完之後說,江澤民真壞。

老兩口逐漸轉變對大法的態度,也不反對我修煉了,對我的態度也好了,也信任我了,還把存款交由我保管。老兩口不放心,臨終前囑咐我說:我知道你老實,這哥幾個(老人的其他兒子兒媳婦)不好惹,你別得罪他們。我知道這是公婆對我說的心裏話,說到:您放心吧,我是修煉人,不會去和他們爭搶甚麼,更不會去得罪他們,他們高興就行了。

經過一次次家庭關,我做到了先他後我,家裏人都由原來的瞧不起我到敬佩我。一次一個同修告訴我說:有一個不明真相的常人一邊罵一邊從電線桿上往下撕法輪功標語,我的妯娌就一再的往上貼,那人越撕她就越往上貼,一邊貼一邊說:大法就是好。我聽到這裏非常的高興,想當初公公輸液,輪到她的班她都不管讓我管,想想嫂子多大的變化呀,由原來反對我刁難我,到現在這麼維護大法。我想在家庭中的付出是值得的。

體悟大法超常

一次在外村講真相救人,在一家門口撒資料,我也沒發現裏面有人,突然,一個人站在門口問我是幹嘛的。這時我彷彿聽到耳邊有人說:他有電話。我知道恩師就在我身邊看護我,我也沒害怕,就對著那人說:定。然後我就走了,走了很遠後回頭一看,那人真是一動不動的站著。過後想一下「解」,又去做資料了。講真相救人也考驗人的心性。

還有一次,我到一個村子講真相,碰到一個中年男人,他說:你還說,我就是警察,就是來抓你們的,不信我去院裏拿衣服和帽子。說著就往院裏走,就在他轉身的時候,我當時出來怕心了,就想我得趕快騎車離開這,轉念又想到師父的法,「邪惡躲 壞人逃」[1],我又沒做壞事,我不能走,必須和他講明真相。我說:大哥,您看您的街坊鄰居在這來回來去的,雖然他們看見都沒說話,但是他們可都知道大法好,再說我也沒做壞事,您對我有誤解是因為您聽信了電視台的造謠,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給法輪功栽贓的;大法弟子們都是好人,不會殺生更不會自殺。他明白後也就不再說甚麼了。

我講真相有時也採用配合同修的方式,效果也很好,那次我路過同修的身邊,他正在講真相,那人手拿著光盤,叫囂著說:你是法輪功,我把你抓起來信不信?附近聚集了很多人。我看到這種情況不能不管,我就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別著急,人家那麼大歲數了給你東西,不要就不要,幹嘛生那麼大氣;他不是也想你有一個好未來嗎,想讓你有福嘛,你明白大法真相就有福,按照真善忍做人就有福。旁邊的一個婦女也說:就是嘛,你抓人家幹甚麼啊。那個人好像知道自己做錯了,低下頭,漸漸的就不言語了。同修有驚無險,常人也明白了真相。

我悟到,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大法弟子在哪都是一個整體,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無論在哪裏都離不開師父的看護,遇到危險的事,也會化險為夷。一次我在下班的路上,我騎著電三輪往家裏趕,路過我娘家村邊的十字路口時,一輛大貨車距離我很遠,我就想著加速過去,可是誰知大汽車也加速駛來,一下就把我的三輪車撞到了一邊去,我從車上狠狠摔了下來。我雖然盡力的喊師父救我,可是聲音卻發不出來。由於撞的太狠,我疼痛難忍起不來。一看這地方撞車了,村裏的人,路過的都圍過來了。目擊者出來給了事,讓大車司機賠錢,最少得拿幾千元的,才能解決這件事,否則不讓司機走,要麼就報警,司機在這時也嚇的六神無主,我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說:我是修煉大法的,我有師父管,我沒事,再說他也不是成心撞的,錢我也不要,就讓司機走吧,我還得回家給家人做飯呢。可圍觀的人說不行,撞的這樣還讓車走,都在七嘴八舌議論著。我想這個司機跟我也有緣,我得救他,就想給他講退黨。認識的人說你讓人撞了不要錢,車子都壞了,也得修車啊。我說我車沒毛病,不用他修,圍觀的向司機要二百元錢修車,還說你要不要錢誰都不許走,你兄弟一會知道來了就更加麻煩了。雙方僵持了一會,最後我說:你們如果非得讓我要這個錢,我就把錢收下,拿出來做真相資料,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大家看到我這麼說也就相繼的散去了。

回到家,丈夫看到我被撞的黑紫的身體,說我傻一分錢不要、還讓人退黨,記住大法好,不太理解。從那以後,我一上娘家去,就有人說;你這法學的好,被車撞不但不訛錢,還勸人退黨,真是菩薩心腸啊。

還有一年冬天,我在外村打工,晚上回家下起了大霧,能見度太低,對面都看不見人,我實在太著急,可是又沒辦法,只好往前騎。儘管小心翼翼的還是掉進了大溝裏,溝裏水很深,我不會游泳,感覺身體迅速在往下沉,我越想往上掙扎,身體越往下降,冬天水冰涼刺骨,慌亂中我想起了師父,喊師父救我。就感到身體向上浮起來了,很快的我爬了上來,平安回家。

在我修煉的路上,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要想說的話很多。我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我一定要精進,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