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得失心 工資翻兩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兩年前,我進入Y公司,涉足產品研發,入職前一個星期正好是除夕,我是在拘留所裏度過的。因為發《九評》給一個大學生,遭遇綁架,十五天的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過了年,一直到正月初九才出來,趕快找工作,進入了這個Y公司,項目是研發一套教材。公司和大陸的多數公司一樣,明裏標榜「以人為本」,暗裏奉行「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煉」,目標管理的壓力直達每月、每天、每小時。工資卻只有兩千元左右。

一天早上公司開完晨會,我剛在辦公室坐下,後排的小王就整理文件當眾離職,「要不要跟劉總打個招呼再走?」同事提醒他。「跟他打招呼?沒門兒!」小王鐵青著臉,氣呼呼的走了。辦公室沉寂了好一會兒,遭遇重壓,不堪刺激,憤然離職,這已經是第十七個了。

過了不久,劉總的刺激也衝我來了,他當著我的全體下屬和平級部門領導的面,好一頓劈頭蓋臉,是不是我的責任,都算到我頭上,整個會場鴉雀無聲,大家很尷尬的樣子。我當時心靜如水,尋思不管如何,劉總是為了工作,就算是「莫須有」,也絕對不會無緣無故。

在劉總話音才落,眾人還在發呆的時候,我帶頭鼓掌,心平氣和的說:「感謝劉總的悉心指導,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我們會認真反思問題所在,及時糾正的。劉總放心。」劉總一聽,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起身離開了。大家鬆了一口氣。

就是這樣的事情,在Y公司時有發生。有的同事不久就辭職了,有的同事憋著一股氣忍受著。我想呢,上級的批評總不會完全沒道理,更何況每一次批評就是一次學習。而且,你若坦然面對,領導的態度也會變。公司上下其實心裏都有一桿秤,人前人後的,他們都在說我的心態好。他們哪裏知道,我是把一切矛盾當成關來過,常思《轉法輪》裏講的「難忍能忍」的法理,才能在多數情況下處之泰然。在工作環境也存在提高心性的問題啊。

不出半年的時間,組織結構調整,我的職務晉級為主管,月薪翻了一番,四千多元。

在接下去的半年裏,我不計得失,踏實工作,積累了一定的教材研發經驗,雖非行家裏手,也可以算得上中堅力量。這使我在Y公司宣布擱置語文教材研發項目時,能夠順利入職 W公司,繼續從事教材研發工作。

但是進入W公司,馬上遭遇角色適應問題,公司將我派往一線從事課堂教學。四千元的月薪分作兩次發放,一部份在學期末發放,條件是完成60%的續學率。在我愛人看來,W公司彷彿是把人才當成劈材用,牢騷滿腹。再看那些在一線課堂經歷風吹雨打的新員工,不足一個月的光景,大半當了逃兵。在他們看來,這公司真是不把人當人,任務重不說,工資還那麼低,他們憤憤不平,把心思放在得失的計較上。也許他們有他們的道理吧,但是我考慮問題比較簡單,月薪四千不高也不低,那麼我如何對得起這份工資呢?另外從領導的角度去想想,他倒願意做伯樂,關鍵是我是否已經是一匹千里馬呢?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別的,是把手頭的活兒幹好。

我一邊頂住家庭的壓力,勸慰家人,一邊兢兢業業把課上好,排除同事們飛短流長的紛擾,在課堂教學的有趣和有效上著實下了一番功夫,順利完成了教學業績。

學期還未結束,我就被借調到公司研究院做教材研發。領導正頭疼一件事情,研發隊伍的招聘廣告發了半年了,都物色不到合適的專業人才。於是,我在從前積累的人脈中打招呼,結果只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專業人才,全部到齊,濟濟一堂。

一時間,公司上下各種讚譽紛至沓來,甚麼「德高望重」,甚麼「特有天賦」,甚麼「公司轉型以來首個榮獲通報表揚的人物」等等。 當月又得到消息:職務晉級為研發經理,月薪調到八千多。

要說,我只不過是一個行業新手,談不上天賦,若說有甚麼竅門,就是常常看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修煉人,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先看自己,踏踏實實地用真、善、忍的原則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