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執法中行 心淨盪輕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跟隨師尊修煉大法將近十九年,回眸這段修煉路,步步離不開師尊的慈悲看護。

從邪黨迫害大法以來,我多次被騷擾綁架,兩次遭非法勞教,雖然左一跤右一跤走過來,大小關過的拖泥帶水,可師父從沒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黑窩裏、關難中師父點悟鼓勵著我。大法的莊嚴殊勝使我從未懷疑過師父和大法,一次次跌倒,一次次從新爬起整裝前行。然而修煉是最最嚴肅的,只憑一股勇勁兒是不夠的。僅從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年的時間我就被邪惡綁架迫害三次。

師父講過:「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在同修看來表面上精進的我,為甚麼在救度眾生時屢遭迫害呢?那麼我是在法上嗎?!

尤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的被迫害,我都不知問題出在哪兒,我開始靜心學法,審視自己:我肯定是有大漏,有致命的執著被邪惡抓住不放。發現這麼多年來,遭受多次邪惡迫害,與同修間發生過大大小小的矛盾、摩擦,我沒有過切切實實的找原因,向內修自己。每一次矛盾的發生,潛意識中好像都是別人的毛病,當同修給我指出不足時,思想中立即出現:甲是妒嫉心、乙是心性差、丙不在法上等等擋在面前、固守自己。師父給昇華的機會,我都錯過了。我猛然悟到這太可怕了,這不是在大法中混事嗎?我愧對師父的苦心啊!

我意識到自身存在嚴重的記恨別人的怨恨心、不易覺察的排斥別人的妒嫉心、色慾心、抬高自己的顯示心、看不上別人高高在上的心等等。尤其顯示心和妒嫉心太可惡了,前者會導致人自心生魔,亂法亂人心;後者能在修煉隊伍中起到邪惡舊勢力所不能及的副作用。

我加大力度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讓一切敗物無藏身之地。師父的點化,法中的開示,今年來我逐漸的發現,出現不好的思想念頭,我大多能立刻分清滅掉它,不能讓它帶動我的行為。注重堅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此時我能遇到問題包容同修,善待別人的不足,想同修的好處與優點了。這是我以前想不到做不到的,最可喜的是學法時我能看到法理了!隨之許多執著也放淡了。我明白:碰到矛盾、感到委屈、看似不公都能第一念修自己是紮實的,向內找真的是法寶,是走向新宇宙無私無我的大覺者的通途!站在法上修如此美好,原來修煉如此簡單。

春天,同修約我一起去看望一位經濟、身體、修煉狀況不太好的同修,她以前與我很要好,我們一起學法,在證實大法的項目中配合默契,也曾同時被迫害非法勞教過。現在各忙各的,很少接觸。沒想到見面坐下不一會兒,說話間她把臉一翻,當著她丈夫和同修的面開始數落我,一股腦兒發出來,還說不想見我。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景搞懵了,只一個勁兒說:「對不起,我一點也不知道給你造成過這麼大的傷害。」

返回路上,我不說話。同修在一邊安慰著說:「你那麼關心幫助過她,她怎麼能對你這樣說話?你沒事兒吧?不要往心裏去。」說實話,當時在同修和她的常人家屬面前,我覺的無所適從,不知說啥,很尷尬。而在回家的路上,這點心也沒有了,這些心帶動不了我了。滿腦子都是我是怎樣傷害過她的,更可憐她現在身體、生活的處境。

雖然這次我沒找到問題的根源,但我跳出自我剖析自己:從二零零六年做協調工作以來,由於人心太多觀念太強,不修自己,從而傷害同修而不自知;再有,一直有同修背後說我與協調人之間有情,為此產生了矛盾。此時我端正心態,不怨恨同修,知道肯定有自己要修去的東西,就是向內修自己,徹底清除我與同修間的男女之情,絕不與同修造成間隔,決不允許邪惡鑽空子!

接著又來了一關:一天中午,背後說過我的同修對我說:「有同修說某某(指協調人)和你經常在一起,你出的主意不要把整體帶偏了……。」回到家心就返上來了:「八、九年前你就在背後議論,帶動同修附和,今天你又要弄這事兒。」馬上想到我這樣不對,這時她又打來電話還叫著我的名字說了一番,因是同修專用手機,心想她這麼不注意,心就守不住了說:「你怎麼老愛傳這些啊,這不是妒嫉嗎?就從你這打住吧!」放下手機該同修表情浮現眼前,心中掠過一陣怨恨。我馬上警覺了:「我在幹甚麼呀,是在修自己嗎?這不是師父用同修來幫我提高的好事嗎?我應感謝同修才對,她也是在為整體負責呀!」立即解體這頑固的怨恨之心,同時嚴格以法為師,錯的就在法中歸正,符合法的就堅持,純淨自己走正路,不被任何人心帶動。立刻坐下發正念:「解體一切企圖間隔我們的邪惡因素,就看同修的優點。」二十分鐘後,心裏充滿了祥和、平靜。

到了晚上七點左右腹部開始劇痛拉肚子三次,我悟到師父在為我清理不好的東西。第二天早上又排了四、五次。上午同修找我,下午要去百里外鄉下救人,心想:「師父,在路上不方便,等回家師父再給我清理吧。」果然整個下午到七點沒上廁所,勸退了四十人。

回家後師父接著給我清理,直到第三天才正常。我想起師父《轉法輪》中講:「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2]感謝師父,弟子悟性太差,這麼多年了,今天才明白真正向內找。

一次夢中考試,別人開始交答卷路過我旁邊時,告訴我還有考試題沒做,於是我就抄寫(也是最後一道)考題,大意是:兩百字左右簡明敘述「……救度眾生」,還沒答題夢就結束了。我明白這是師父點化:修煉的緊迫,救人的重要。

現在除了整體項目需要配合以外,我就騎摩托車帶上明慧期刊、真相光盤、大法護身符和翻牆軟件到農村勸三退救人。這期間同修邀我到她小組學法,一對老年同修那與人為善,平靜無為的心境,讓我悟到法理,他們時時處處想到師父,把自己看作是法的一粒子,遇事隨機而行,順其自然,從不向前搶著強做甚麼。而我卻多了一些人為的東西,遇事非要怎麼樣,其實都是法的機制在運轉,是師父在做。悟到放下自己使我救人更有力度了,有時面對幾個人,我能循序漸進講半個小時真相,讓聽者心服口服,真正明白了真相,有留下號碼要請大法書的;有要我的號碼約定下次叫親戚朋友見面聽大法福音的。過後我驚嘆大法給予我的智慧!放下人心,大法無所不能!

天黑了,回家的路上,我身揣關乎眾生性命的三退名單,唱著大法弟子的歌曲,跨過高坡,越過村莊田野,暖風掠過,就像大海中蕩漾的輕舟,更似坐在悠悠的法船上。

謝師父再造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