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錄入「三退」名單中修煉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師父在講法中說:「你們在修煉中,不能眼睛總是看著別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問題就看自己,怎麼樣能夠發現自己的問題。」[1]

我一向認為自己做事非常認真,也被領導認為是典型的「一根筋」,我自己也認為從不馬虎。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幾次錄入三退名單,讓我感到全不是那麼回事,離修煉人的標準實在差的太遠。這期間,雖然我看不到師父,但是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真的是師父在手把手的在帶我,師父的悉心呵護讓我感到慚愧又溫暖,真是神奇又親切。

在以往的錄入「三退」名單中,我都是把大量的同類名單錄到一起,有時一份名單就有一百五十多人。因為重名的太多,相似的名字太多,經常在這一百多人的名單中反複查找同名人,累得我頭昏腦脹,簡直大腦要崩潰了。師父看到我笨拙的樣子,就讓同修告訴我,每份名單按五十人做,不要做多。表面上看好像是這件事情該這麼做,是對我的要求。可是做起來發現,給我解決了大問題,處理重名的難度一下就降下來了。原來是師父在幫我,師父在教給我一種通過減少人數剔除重名的方法。我欣喜若狂,我嘗到聽師父話的甜頭。不久,師父又利用名單錄入,幫我糾正做事不認真的毛病,教我凡事無條件的向內找。

有一次在單位上班時錄入名單,存到U盤的文件到家裏就是打不開,我心急如焚。第二天上班還是打不開。因為送來的名單在錄完後就全部撕掉了,底稿沒有了,我心裏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看一下垃圾袋,還沒有扔掉,心裏穩定了一些。好大的一堆紙片,還躺在垃圾袋裏,滿滿的。我穩定一下心神,用兩面膠把這一大堆碎片貼到桌子上,一點一點的對好,從新錄入。回到家上網,很快提交上去了。次日再上班,無意中打不開的U盤能打開了,我很詫異,也沒明白是怎麼回事。我隨手打開文件,看了一下原來的名單,好奇的想:新錄入的名單急急忙忙的,看看跟原來的是不是一樣?我把兩次錄入的名單簡單的核對了一下人數,發現原來那個不能打開的名單少錄了幾個人!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師父在阻止我丟掉這些得救的生命。

又一次,我在家裏連夜把名單錄好之後到網上發表,可是,有一份名單就是報不上去,只要是一提交就掉網。試驗了四、五次,都是一樣,感到很奇怪。為了不影響家人休息,只好等第二天。次日,我找到所有的名單,一檢查,發現有一些名單是退隊(退出少先隊)的,錄到「三退大潮」中去了。改過來重新提交,通過了。我高興極了,師父再次幫助了我。

兩次教訓,還沒有引起我足夠的重視,但是已明顯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和無所不能,真是又驚又喜。

我把這事在學法小組說了,Y同修說,「你在上報之前校對了嗎?」我說「一般發表以後我都會檢查發表的名單人數與我報的人數是不是一樣。」我還覺的自己很認真,沒有察覺到哪裏不對,又沒在意。但心裏有一種得意,覺的自己錄的快,錄得好,多少心裏對自己的工作還有點欣賞。

過了幾天,在Y同修家裏,同修又說,「錄名單得一個一個的校對,不能糊弄事。」因為同修說的話是在法上的,我也不反對,以後再錄完的時候就逐個的檢查:檢查錯字,檢查漏掉的人名,按照錄入的順序逐個檢查全部紙件名單與電子版上的名單相符。在以後的幾次申報之前都檢查出了一些問題,我覺的校對很有必要,這回該沒有問題了。心裏升起對同修的感激。

第三次我錄好名單,按照順序檢查之後,心滿意足,覺的沒有問題了。過了兩天上網查看發表的記錄,發現有兩個「支持三退大潮」的名單沒有結果,還「在處理中」。我覺的很奇怪,師父告訴我們:「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2]當時我並不認為是我的問題,所以漫不經心的把紙件名單上的「三退大潮」的人名逐個找了一遍,找到最後發現提交的名單上還有一些名字在紙件上沒有,就想這些名單是不是在哪張名單上沒看到?總不會無緣無故自己添加一些人名吧?不想再找了,但心裏又不踏實。就想把「退隊」的部份也檢查一遍吧。一檢查,真發現在紙件「退隊」的名單中有這些人!自己也嚇了一跳。原來自己按照原來的思路檢查、校對,思維和原來完全一樣,只把錯字、漏掉的人改正過來,分類上還是沒有完全校對過來。

我把名單重新分類、擬好,重新提交,並針對「還在處理」的那個名單做了說明,向退黨中心工作人員道了歉,聲明很快發表了。要不是師父管控著,沒給這些得救的人發表,不知有多大的罪哪,怎麼對得起眾生對自己的信任?心裏真是感到慚愧,非常感激師父。

上班後我想起這件事,感受著師父的偉大慈悲。捋順思路,忽然想起很早以前Y同修就問過我,「你報的名單核對了嗎?」這次同修又在說,而我的思維始終都在找別人身上:看退黨中心給沒給動,始終沒有把同修提醒的話拿來找自己。幸虧有師父及時阻止。

有了三次教訓,總該做得很好了吧?

第四次我錄好名單,小心翼翼的檢查了一遍。心想,這回真沒問題了。上網發表,次日滿心歡喜的查看發表記錄,盼望著全部發表的好結果。事與願違,查詢中發現有一份名單沒有發表,還在處理中。我又疑惑了:這回檢查的很好了,應該沒有問題的。可是師父說遇到問題得向內找。那我就再看一遍吧。全查一遍,發現自己最先錄上的名單、覺的最有把握的一個名單上的背面上的名字沒有錄入。是不是查漏了?我又仔細的查了一遍,真沒有。我有點懵了,身上也開始冒虛汗了。我又查了一遍,確認真沒有。我靜了靜心,把這些名字錄上。次日,我提心吊膽的查看發表記錄,真發表了。我心裏不敢再高興了,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滋味。傷心?痛苦?還是甚麼?我自己也說不清。這次對我震動很大,我開始不敢再輕易的相信自己了。

第五次我倍加小心的錄好名單,絲毫沒有敢想自己怎麼行了。我錄好名單,小心檢查,發到網上。次日查看,心裏不斷的敲鼓,不知會不會再給我一次棒喝。結果有一個名單「正在處理」。我真的都傻了,以前的囂張全都蕩然無存。怎麼回事吶?我查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查出甚麼問題。心想:也許真的「在處理中」吧?我離開座位,無意中翻了一下背包,發現有最後的兩張名單沒有錄上去。我真是悲喜交集,那種心情真是沒法形容。我把這兩個名單錄上去,發到網上,次日所有的名單全都發表了。

五次機會,師父讓我從新認識了我自己,從前那個埋在心裏深處的高傲的假我一下子降了下來。

第六次,我小心翼翼的錄好名單,逐個校對名字和分類,檢查有無背面名字被漏掉的,有無漏下的單張名單,核對人數,最後在成稿之前,又再次檢查無誤,並對每個調整後的環節做了備份,到家後上網發表。次日上網查看結果。這次沒有往常的激動和忐忑,心裏很平靜,期待有個好的結果。不料,又有一個名單沒有發表。我回想幾次的漏洞,從新校對、查找,正反面、分類、人數、背包等都進行了檢查。還是沒有問題,心想也可能是工作人員太忙了,明天再看看。次日上網還是沒有。已經三天了,這時心裏多少有些焦慮,總找不到原因,很懊惱,又有些急躁。心裏計劃好明天上班再找一次,同時給工作人員發了一份信息,希望幫助查看一下。上班後,對錄入的名單的備份逐個加以對比,對調整後的名單(因為重名較多需要分割、調整)在每一份文件上的各類數量進行匯總,就像小學時做的驗算一樣,用另外的算法計算得數,結果還是沒有發現錯誤。晚上回家,求師父加持,讓工作人員一定給發表。結果打開電腦一查:發表了。感謝師父。至此,心裏只有小小的欣慰,沒有了往日的激動。我以為,是我檢查到位了,師父讓我過去了。雖然心裏平靜許多,但是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

只隔了兩天,我再上網,怎麼也打不開網頁,我很奇怪,檢查網線、檢查路由器都沒有問題,重新啟動,多次反復,都顯示系統存儲器壞了,我又焦慮起來。眼看就要來名單了,怎麼辦?求助妹妹幫助,系統一鍵恢復,同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一會系統正常了,我很高興,謝過妹妹。晚上,看到上次錄入的名單,覺的沒用了,就把他們處理掉了。到此時還沒有意識到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等到第二天來名單了,我百倍小心的錄好名單後再次上網,卻發現網頁又打不開了,但是我相信,這次我錄入的名單絕對不會有錯的,除了對名單的份數、紙張、反正面全部進行了檢查之外,我還用了電子表格,對各張名單裏的各類人員進行統計分析,匯總出書面文字的所有名單中各類人員的總數,再把電子版調整後的錄入名單進行逐個分類匯總。結果完全一致,所以我斷定,絕不會錯的。問題出在哪裏呢?我很納悶,就跟我的電腦溝通,希望他能夠配合我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過了一會,系統正常了,我順利把名單報上去。這時我突然想起,每次都有不能識別的名字,這次的名單在哪呀?我知道我錯在哪了:剛剛處理掉的紙件上可能有不能識別的名字,那些名字還沒有經過確認,可是已經不能復原了。師父多次的點化,我始終不悟,終於造成再次失誤!

這次失誤,我已經不再像以往那樣激動了,我只把它當作是我修煉過程的一個小階梯,為以後能夠百倍細心打個鋪墊。

不久,又有一次名單錄入,我按照之前想好的操作程序,一步一步的檢查、確認,統計匯總,直到完全一致,我很坦然的把名單提交上去,等待次日發表的結果。第二天打開電腦,發現有一個名單義工給了一個反饋信息,說是名單中「重名太多需要分割處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仔細檢查果然有兩個重名的人。我有些難過:都認真到這份上了,還出錯。原來的時候經常是一百五十多人一個名單,現在一個名單只有二十、三十人,還有重名,真不容易呀!等了一天沒有發表,又等了一天還沒有發表。我知道在重名的問題上,我還沒有過關。師父等我拿出切實可行的措施。上班後,開始研究如何利用電子表格查找重名信息。

在師父的加持下,總結出一套避免重名的篩選方法,又結合前幾次對漏人、錯字及分類人員互竄的處理,總結出自己的一套名單處理方法,特別對人數很多時很有效:

1、搜集全部名單,不能有漏下的。

2、對每一張名單各類人數進行人工統計匯總,注意不要落下背面名單。

3、用EXCLE表把每一張名單各類別人數和總人數統計匯總。得出紙件各類人員的總數和名單總人數。

4、用WORD進行錄入(處理文字較快)。再逐一核對一遍,檢查錯別字、丟字和漏人,並統計人數。

5、把WORD版各類人員的總數與EXCLE表上的統計數字相對比,直到完全一樣。這樣間接的檢查了總人數和各類別的人數不錯。

6、再利用WORD文檔中的「表格」功能中的「轉換」功能→「文本轉換成表格」,將各類名單分別做成一列電子表格(文字分隔位置是「空格」)。將WORD文檔中的電子表格再粘貼到EXCLE文檔中。

7、在EXCLE文檔中把名單用排序方式將重名的人員找出來。

8、回到WORD文檔,用「撤銷鍵」功能將名單恢復,剔除重名,形成多個上報名單。

9、將多個準備上報的名單再用EXCLE表對各類人員分類匯總,各類人員的總數依然正確,就說明沒有問題了。

事情還沒有結束,最近我又提交了二份名單,因為存在重名後隨意改名(長壽寫成長受)的可能性被擱置。

類似的問題已經被擱置過三次,這是第四次。前不久,因為此事,我曾把退黨網站上的要求和明慧上的交流,打印出來在小組交流過。小組內部的同修都有所改進。可是,小組以外還有很多名單,這次就是小組以外的同修帶來的。因為這個同修文化不高,沒有幾個會寫的字,起名字時,會寫哪個字用哪個字,造成網站退回名單被長時間擱置。並且這個人與我們又沒有任何聯繫,只好求師父加持,盡可能找到這個人。快到一個月了,還沒有消息,我心裏真的很難過。第四次被擱置還沒處理好,第五次又出現「單良」(與善良諧音)被擱置。同時發現,存放第四次被擱置的名單那個U盤打不開了。我知道師父一再點化有漏,可是,漏在哪呢?我把第五次那個名單返回本人後,很想跟小組的同修說一聲,讓大家以後再拿來名單,先自己檢查一遍。仔細一想又是在修別人。師父說:「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3],我沒修自己,還是自己做的不認真,糊弄事。怎麼辦呢?上班後,我做了一份能夠常用的一些名單,準備給小組「三退」人數多、起名困難的老同修,同時準備在今後搜集名單時,還是自己去檢查,有異議的就退回。這樣,我自己修自己了,相信同修也會修自己,下次能做好。到下午,我試圖打開那個打不開的U盤:打開了,但是還是出現了「無法識別的USB設備」字樣。但是那個文件卻讓我打開了(這個U盤真的壞了),並可以複製到其它的磁盤裏。我知道還有別的漏還沒找到,但我還是很高興,知道是師父再次幫助了我。

靜思這一段修煉過程,是因為每次我都沒有真正的踏踏實實的向內找,沒有注意之前師父給予的點化,每次都是就事論事,發現問題就著急向外部查找、處理,處理完了就高興,沒有向自己的心裏深處挖一挖,沒有對照師父的法。靜靜的回想在整個過程中自己的心理變化,那個顯示心、驕傲的心,找到問題後的歡喜心,多次受打擊之後的恐懼心,執著自己對的自我觀念,最難過的時候灰心喪氣,甚至瞬間掠過「總這麼錯,這項工作我還能不能做」的想法。自己多年來形成的人的觀念時時干擾著自己,自己卻很難察覺到,做事情經常會想當然,堅持自己對,不求甚解。師父告訴我們:「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2],可是看自己的方式也是看在表面,應付過程,並不真正的相信自己也有問題,所以很難發現自己的問題。如果沒有大法歸正自己,沒有師父的「棒喝」,還真的覺的自己不錯呢。

這個深刻的教訓告訴我:做事要認真,有問題真的要無條件向內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