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惡展板後出現的四個畫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前幾天,聽同修說在政法委辦公的那座樓裏,他看到了有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邪惡展板。我們學法小組就針對此事發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操控世人對大法犯罪。

幾天後的下午,我與同修去辦事路過那座樓,同修說邪惡展板就在裏面。我想了想說:一會回來看看。辦完事我們將車開到那座樓的對面停車場停下來,同修在車裏發正念,我徑直走向掛有誹謗師父展板的那座樓。進了樓按照同修所說的位置找到了誹謗師父的展板。師父為挽救大穹與眾生耗盡了一切。看見展板上誣蔑誹謗師父與大法的話,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這時,我就聽見隔壁房間有幾個人在說話,我上前將展板往下拽,沒有去想他們這時會不會出來,只有一念不能讓不明真相的世人污衊師父,不能讓展板在這裏毒害眾生。當拽下來才發現展板長有一米五左右,寬也有六七十釐米,也沒多想拎著展板出門往外走,剛推開門就看見門外有兩個人,一個坐在台階上,一個好像要進門。我也沒瞅他們就徑直奔車走去。同修看我拎著展板過來將車開出停車場停在前面的路口,我將展板塞進車內。坐車走了。

同修問怎麼處理?我說扔河裏。去往河邊的途中有一片農田,我們改變主意轉彎去了田邊,將誹謗師父的邪惡宣傳撕下來燒掉,將展板扔在地邊,回家了。發完六點正念後覺的展板扔地邊不太適合,就拿著斧子找同修準備將展板劈碎燒掉。

找到展板後,同修踩住將其對折,發現不是木質也不是塑料而是鋁製展板。這下可發愁了,這怎麼燒啊?這時忽然想起來途中經過了一個廢品站。對,送去廢品站,它已經不配向人們展現甚麼了。我們將展板扔到廢品站。

送同修回家路過清展板的那座樓,同修指著停車場旁邊的路燈桿說你看那裏有三個攝像頭,沒有死角,而且一個攝像頭正好對著那座樓。我一看果然如此,怎麼沒有注意這裏有攝像頭呢?

第一個畫面:

回家後,趕緊發正念求師父讓那攝像頭不好使,可是負面思維還是不斷往外返,腦海裏出現一個畫面,我拎著展板從樓裏往外走,大街上的人都在看我,而且攝像頭把我錄的清清楚楚。我馬上警覺了說:這都是假的,我不承認。畫面消失了。

我悟到:這是怕心,為甚麼同修一說有攝像頭就後怕了呢?同修的交流文章《給自己也給同修提個醒》中說:「回家後怕一般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自身怕的物質因素沒完全去掉,又有哪個環節沒做好,就產生了不安全感,人心上來了,怕的物質因素就起作用了,就開始怕了。二是另外空間邪惡看到你怕了,就利用你那個沒做好的環節越發加大讓你怕,邪惡是在往下拉你、毀你」。我將其怕心抓住,正念解體並分析它產生的由來。從進入那座樓看到展板,到拿走、銷毀都沒有怕心,是因為那個時候只是在想不能讓他們污衊師父,不能讓展板在這裏毒害世人。所以沒有怕。師父說:「這個學員當時也沒有害怕,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1]是的,是因為有了人心才出現的怕。我對師父的這段法又有了深一層的理解。

第二個畫面:

當晚抓緊學法發正念,打坐中腦海裏出現一個畫面,警察來找我,問我是不是拿展板了,我當然不承認,警察就拿著錄像問我說:你看是不是你?我一看就說:哎呀,這個人怎麼和我長的這麼像,連穿的衣服和鞋,連走路都像,哎呀,現在明星撞臉的越來越多了,但是這個人不是我。警察看我拒不承認,氣的直翻白眼說不出話來。畫面消失了。我悟到:這是人的狡猾,是後天形成的自我保護的觀念,不真。是不能要的。師父說:「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2]

第三個畫面:

第二天妻子(同修)問道:以前沒看你發那麼長時間正念,你往哪發啊?我沒有將清除展板的事情告訴妻子,因為我在零八年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而後冤獄三年多,妻子和同修來回奔走於個個部門講真相要人,吃了無數的苦,遭了無數的罪,流了無數的淚。由於我的被迫害給妻子造成的痛苦與傷害是非常大的,所以這次就沒有告訴她。但是我卻加緊了學法和發正念,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打坐中腦海中又出現一個畫面,是接著第二個畫面的,警察見我不承認氣的翻白眼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說:你不承認也沒用,都錄下來了,你抵賴不了,照樣判你罪。我一聽火了:判我罪?你們才在犯罪,從造謠誹謗大法的網站,到張貼誹謗言論的政法委,再到你們這些穿著警服不抓壞人專門迫害好人的警察,你們都在犯罪,我去告你們,我連江澤民都敢告還怕你們?警察似乎被鎮住了,結巴的說:你、你告我甚麼?我底氣十足的說:告你觸犯《刑法》397條濫用職權罪。你知不知道警察辦案終身負責?錯案終身追責?警察又結巴的說:那你告他們甚麼?我告他們觸犯《刑法》246條誹謗罪和侵犯他人名譽。看著警察不吱聲了,我頭一揚走了。畫面消失了。我悟到:這是爭鬥心,是黨文化九大基因之一的「鬥」。邪黨竊取國家政權幾十年,破壞傳統文化,灌輸邪惡黨文化。國人現如今言談舉止,包括所思所想都是用黨文化思維,離開黨文化人們已經不會說話、思考、與生活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以前也是泡在黨文化中的,如果不正面認識正念鏟除是很難去掉的。

第四個畫面:

樵醫偶遇林,結伴而行。忽一蛇噬樵腳遁,醫驚曰:五步,毒矣。樵暈足暗,醫恐毒心,取斧斷足。伏背奔於廬,安榻於藥。樵笠日醒觀斷足,慶曰:吾命醫所贈,萬恩。

師父見我沒有跳出黨文化的框框,還陷在拿人家東西(展板)就是犯錯的人迫害人的邏輯當中,給我展現了一個畫面,就是上面那個古文:樵夫和醫生偶然在山林裏相遇,倆人結伴而行。忽然從草叢中竄出一條小蛇咬了樵夫的腳而後逃跑了。醫生看見後驚恐的叫道:是五步蛇有劇毒。這時樵夫中毒昏迷了,而且被毒蛇咬的腳已經發黑。醫生怕蛇毒攻心無法救治,果斷的拿起樵夫的斧頭將毒腳砍掉,以防蛇毒擴散。背起樵夫就往家裏跑,醫生將樵夫放在病床上急忙用藥醫治。第二天樵夫醒了,想起自己被毒蛇咬了的情景,知道是醫生救了他的命,萬分感激。雖然少了一隻腳,但卻保住了性命。

邪黨迫害十八年,大法弟子揭謊言、反迫害、救眾生也走過了十八年,十八年來邪黨沒有對大法弟子講過法律,只是一味的殘酷迫害。這樣有一部份學員(我)產生了負面思維,好像一做救人的事被抓到把柄就會遭到迫害(正念正行的不在此列)。我清除展板是為了不讓眾生犯罪,是大善之舉,怎麼會後怕呢?是為私、是人心。師父說:「你們真的不懂是人心勾的鬼上門嗎?」[4]如果按照邪黨的邏輯,清除害人展板是犯法,那醫生砍掉病人的腳就應該是故意傷害罪,可那醫生是為了救死扶傷。大法弟子講真相、發資料、貼粘貼、清展板是為了救度被毒害的眾生,是最正的事情。是偉大的壯舉。

通過這件事情讓我看清了自己為私的心:疑心、怕心、狡猾心、爭鬥心、顯示心……沒有做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救人,沒有珍惜師父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救度眾生的時間,沒有放下自我、放下觀念、放下生死、放下執著。

最後讓我們再次聆聽師父講法:「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的下。」[5]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