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怕我」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昨天同修說家裏沒有垃圾桶,我接話道:我還沒見過誰家沒有垃圾桶呢。結果她怕今天沒有垃圾桶我會生氣,就連夜出去花三倍價錢買了一個。這令我十分吃驚!同修像我媽那麼大的年紀,為啥要「怕我」?

我父親也說過「怕我」,他說以為是當老師的職業病,平時叱責學生叱慣了。

可是這些人都是我的長輩,怎麼會「怕我」呢?我也沒有當著同修的面生過氣、發過脾氣呀?

回想在平時工作生活中,我常常無意間發現自己眉頭緊鎖,明明啥事也沒有卻滿臉怒氣似的,即使是學法和打坐時也沒有「面帶祥和之意」[1]。我意識到自己的「不善」、沒有慈悲心,就想:我如何才能變的和善起來呢?師父說:「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2]那麼,是否我這種不善的表現是深層的甚麼心造成的呢?

我向內找自己:我總是站在自己絕對正確的位置上說別人,就算不是指責的口氣,也沒有給對方留一點餘地。「我全對你全錯」態度強勢不容置疑,確實是挺壓人的。很多時候,身邊人真就被我壓住了。

這種唯我獨尊似的傲慢好似中共邪黨戰天鬥地的狂妄,現在我們都知道了,這世界上不光是中共是撒旦的代言人,很多負面的、邪惡的表現,其實都是共產邪靈的因素,都是紅魔一脈相承下來的。以前,我看到「驕傲」是七宗罪之首,是地獄裏的魔王之一,一直不怎麼理解。現在我明白了,驕傲也好傲慢也罷、認為自己絕對正確也罷,都是容不下別人的表現,是極端為私的 。

其實我在修煉中,多次遇到過「我都對,別人全錯」這種局面,每一次都沒有深挖,都是停留在問題表面上掰對錯。沒有看到「我對」的背後是自以為是、固執己見、剛愎自用和片面狹隘。理在這一層次是對的,換一個層次可能就是錯的了。一味的強調自己對,一味的抱著自我,一次又一次失去師父苦心安排的提高機會。

「我對」在證實自己:我聰明、我能幹、我比你強,就算沒人誇獎,也很陶醉在這種自我滿足的虛榮裏,是一種求名心。要是再在現實裏頭得到一點佐證,那就更壞了,「我對我對我就對」這個想法就被加強放大,求名心進一步滋長成狂妄自大、自心生魔,就變的更加不能容人。

當我還覺的「我也沒生過氣呀」的時候,其實同修眼裏的我就已經是滿臉怒容、冷言冷語的說:「我還沒見過誰家沒有垃圾桶呢。」言外之意,連個垃圾桶都沒有簡直不可思議。可想而知,同修就被我這種話裏話外攜帶出來的鄙視損的夠嗆,所以才連夜出去高價買個垃圾桶回來。要是不買,指不定我又得說出甚麼尖酸刻薄的話來呢──這就是「怕我」的形成過程。

回想自己也是修煉二十年的老弟子,沒修出如沐春風般的慈悲,倒讓身邊人如此為難,真是無顏以對。愧對師父、愧對同修。倒是同修面對我的不理解不寬容,並沒有解釋辯白,比我大度多了。人家那不是「怕我」,是胸懷寬廣,能容得下沒修好的我。

通過這次的事情,我看到自己的求名心、驕傲心、妒嫉心、指責心、不寬容的心,也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我一定能修掉這些心,在法中歸正自己,同化真、善、忍,返本歸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