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掉牙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走入修煉,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到今天。作為一名老弟子,自認為對師父關於「病業」方面的法已經學的不錯了。這裏主要說說我由於長期不實修心性所造成的大部份牙齒脫落的教訓,希望同修引以為戒。

我從17歲下鄉插隊的時候就落得一身病了,工作以後經常因病不能上班。自從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煉就再沒有吃過一粒藥了。但是由於自己的許多人心,每三四個月就要到醫院洗一次牙。我今年62歲,目前倖存下來的牙齒只有七顆了。

我曾經是一名有高級技術職稱的警察(一級警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發動對大法的瘋狂迫害。當時我所在的單位,人人過關表態,一波未停又來一波,單位工作重點完全轉入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上,真的感覺是「文化大革命」捲土重來了!那時我已經得法修煉四年多了,深知大法的美好,我用實名給單位領導寫了關於法輪大法的真相信。整個單位一下炸了鍋,大小頭頭如臨大敵,我的一位業務主管就直截了當的說「先把她控制起來再說」等等。我成了單位的重點人物,停職檢查、車輪式談話。

由於當時修煉層次所限,我把參與整我的人完全看成了是人對人的迫害,充滿了對這幫人的仇恨,說話尖酸刻薄。儘管表面上表現的針鋒相對、唇槍舌劍,但內心伴隨著極大的恐懼,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伴隨著整個口腔潰瘍牙齒鬆動,幾個月下來竟然掉了七顆牙齒,有常人說是突然遭到精神打擊傷了腎氣造成的。好在門牙沒掉,對個人形像沒有太大影響。那年我45歲。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惡大勢已去,迫害自然偃旗息鼓了。但是由於自己不會實修,心性遲遲沒有跟上,被迫害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仇恨心、恐懼心及各種人心時常往外冒。舊勢力有了藉口,我的口腔潰瘍症狀越來越嚴重,牙齦出血,起大泡,疼痛難忍。即使這樣,我也沒去醫院,就這麼硬挺著。一直到二零零八年,有兩顆門牙就要撐不住了。

我決定去醫院先把那兩顆壞牙拔掉,然後再鑲假牙,要求醫生只是拔牙而不做相應治療。因為心裏明白這不是病,後來悟到:不向內找根本執著,不實修自己,不上醫院硬挺著,還是個常人。

可是醫生就是不給拔牙,要求先洗牙,說是有炎症,首先治好牙周炎才能拔牙。當時就是沒有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應該向內找了,或者是應該在修口上下功夫了。

我掛的是專家號,醫生技術嫻熟,一切處理完之後感覺口腔很舒服。醫生告知:過一個月後就可以到修復科鑲牙了,以後要3-6個月洗牙一次,為了保住剩下的牙齒你必須這樣做。當時嘴裏還有25顆牙。我重複問醫生:堅持洗牙就能不再掉牙嗎?醫生說:應該是啊,掉牙的原因是你的牙周炎,洗牙解決了牙周炎的問題,自然不會掉牙了……

一個月後假牙鑲好了,幾乎與真牙一模一樣。一切似乎恢復了常態,之後我就遵醫囑每3-6個月洗一次牙,在這點上把自己完全交給了醫生。

一晃幾年下來,「牙周炎」並沒有因為洗牙而得到好轉,反而牙齒掉的更頻繁了。陸陸續續掉了18顆牙齒,平均每年掉兩顆。不管怎麼堅持洗牙,牙齦出血的現象就是沒斷過。就這樣,洗牙──掉牙──鑲牙──修假牙。

二零一七年初,我又一次到醫院修假牙。醫生對僅剩的這幾顆牙做了簡單檢查後,再次告知:都在出血,趕緊去洗牙吧,這幾顆牙太珍貴了。你的牙齦萎縮的厲害,如果再掉我就無能為力啦。

我無奈的走出修復科,轉到另一座大樓掛牙周科的號(因為有醫生簽字可以掛上當天的號)。我在候診大廳靜靜地等待著,突然看到牆壁上的大屏幕,「請患者×××到××診室X號椅位就診」,而「患者」兩個字顯得格外刺眼。幾乎同時我猛然驚醒,原來我這麼多年來,一直以「患者」的身份滋養著邪魔對我的迫害啊。

我幾乎一溜小跑,出了醫院大門,坐車回家了。牙齦出血對我來說早已司空見慣,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吐出血水、反覆漱口。而就在我拒診後的第二天早上,發現吐出的血水是黑色的。我當即警覺,這是舊勢力耍的花招,我再也不會上你的當了。大法弟子沒有病怎麼會得甚麼「牙周炎」呢?

法理上悟透之後,我的牙齦真的就不再出血了,一直到今天,真的是一絲絲血都沒有了。是啊,從九九年被迫害時掉的那七顆牙後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七八年裏,從未洗過一次牙,儘管這期間口腔潰瘍、牙齦出血時好時壞,也沒掉過一顆牙呀。而洗牙舒服幾天後帶來的是更糟糕的後果。特別是我痛恨自己為甚麼這麼多年不悟。

我拿出手機,打開「備忘錄」一項一項的檢查記錄我的修煉漏洞:妒嫉心、顯示心、安逸心、求名的心、執著外表形像的心……記得一次師父夢中點化,家裏的所有值錢的東西統統被我扔掉了,可是卻死死的抱著一個舊電腦的顯示器。現在想起來都後怕,要不是師父及時點化,我得滑多遠啊。作為修煉人,口腔潰瘍、掉牙的內在原因不是一目了然嗎?

再例如:虛榮心(好面子)表現在方方面面,而所有這些方方面面都被一個藉口掩蓋著,就是「大法弟子應該是最好的」,工作上極端完美主義,有時為了製作一個PPT要通宵達旦。表面總是以證實大法為藉口,稍微往深處挖一挖就不難看出證實自己的心。就連面對面講真相時也時常夾雜著炫耀自己的成份:我的某某某書又發表了,像我這樣的人能輕易相信甚麼嗎?當然用這樣的方法也的確三退了一些人,但用法來衡量就是感覺不夠純淨。

弟子一定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早日隨師父回家。

個人所悟,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