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資料、講真相中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大法遭受史無前例的嚴重迫害、欺世謊言滿天飛的邪惡環境中,能平穩的走到今天,全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每天靜心學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闖過來了。感謝偉大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加持。

建資料點 去人心

二零零四年,師父發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文中說:「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剛開始做資料只是自己用,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更多的同修走出來了,需要資料的同修也越來越多,這個小資料點就一直穩健的運作著。

來我這拿資料的同修有A和B,我們互相講好,大法資料所用的資金由我們幾個共同承擔。不麻煩其他同修。資料用量和品種越來越多,購買耗材需要的錢也相對加大。A定期都會拿錢來作為真相資料專用資金,但B卻毫無動靜,幾年過去了一分錢也沒出。

一天B和我說她眼睛裏有一層膜,看不清東西,學法時漏字添字,我藉機就說:「是你的錢財之心太重,你是勢利眼,所以你的眼睛才會看不清。」那幾天思想裏一直翻騰著B不拿錢做資料這事。學法時心也不靜,心裏一直想著:她這樣看重錢,別看她天天面對面去講真相,她是修不成的。她那是假修,馬上又要做真相台曆了,還要用多少錢……

有一天學法看到師父說:「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1]學到此「隨其自然」四個字特別耀眼,心裏一震,心想,總計較B如何,不就是自己看重錢財嗎?那不是舊勢力藉這件事間隔我和B嗎?我就對舊勢力說:雖然我們有執著,一切由師父說了算,用不著你舊勢力來管,你也不配。我們會在大法中迅速歸正自己的。B在哪方面修的不好,不也正是讓我去找自己,不正是自己也有這個執著心嗎?這樣一想,好像自己已經把這事放下了,心也靜了些。

可是過了幾天,它又翻出來了,而且還憤憤不平,比之前來的更猛烈,心裏想,「她是退休工人,我也是退休工人,為甚麼我要多付出?她真是太小氣了!」等B來了我就和她講了關於資金的事,我告訴她當年開始做資料時一共多少資金,支出了多少,她聽我這麼一講,就說那我給你多少錢吧。

事後我問自己:為甚麼這顆心又出來了呢?為甚麼一定要向她要錢,我不是有退休金嗎?這不是貪財之心、爭鬥心、嫉妒心嗎?第一次只在表面找,沒深挖自己的執著心,修大法修了十八年了,沒有從本質上真正改變自己,遇事老用大法去修別人,告訴人家你應該怎麼怎麼樣,對同修品頭論足,向外修,向外找都成習慣了。

師父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師父開示:「因為每一步怎麼安排的,它是非常系統的,該去你哪個心,這一難提高上來的同時,應該豐富你身體的哪一部份,解決哪一部份的問題,應該修煉出甚麼東西,境界在哪一個地方,那都是有安排的,是非常系統的。」[3]

回想此事,不是同修B不出資金,而是師父苦心安排,去我的利益之心,我真是修的太差勁了。再碰到B時,我把錢還給了她,當時她也悟到了自己的執著,說,今後需要資金的話就和她講。

過後覺的自己一身輕鬆。感謝師父的慈悲點悟,謝謝師父。

做真相資料中去人心

修煉之前我就是個急性子,脾氣急躁,甚麼事情一說就得去幹,恨不得立馬完成,要做的事多了就有了幹事心,學法心也靜不下來,滿腦子想的是甚麼時候幹甚麼事,甚麼時候幹甚麼事……

師父說:「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4] 那急躁心不也是後天觀念和黨文化嗎?急躁心會產生急功近利之心,還會生出幹事心,會把好事做成壞事。不善不忍,與大法法理背道而行。

由於急躁心,做的小冊子有時只打一面就裝訂了,有時正反面打顛倒了,還有中間夾著空白頁……,同修拿到資料後反饋說:「這情況太不應該了!」我聽了心裏還很不高興,想:「我這麼辛苦,你們還說三道四,有錯總是難免的,要不你們自己來試試!」

學法中悟到,不高興是爭鬥心,維護自我的心。修煉是嚴肅的,大法資料是救人的法器,絕對不能有差錯。

為清除和排斥急躁和爭鬥這些物質,每次發正念前清理自身空間場時我就加一念:清除自己急躁和爭鬥心這些敗物,在打印資料時就放大法音樂,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想:「緩、慢、圓」,使資料帶有正的能量,救人力度才會更大。每次做好後,邊裝訂,邊檢查是否有差錯,抱著為大法、為眾生、為自己負責的修煉人的狀態,做好宇宙中最神聖的事。

走街串弄,面對面講真相中去人心

在做資料的空當,我和同修相互配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看到有緣人,心懷善念,面帶笑容和對方打招呼。對方說不認識你們,我們說與你有緣,送你一個福音,於是結合當今社會的亂象、共產黨的腐敗告訴對方高官落馬是報應,所謂「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法輪功是佛法,邪黨迫害修佛人天理不容,善惡有報是天理,再進一步勸其「三退」,並送上真相冊、大法護身符等。明白真相的世人千謝萬謝,還說:「今天運氣怎麼這麼好!」我們說:「那就謝謝我們師父吧。」

在講真相中能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一講就明白,好像就是在等你,聽明白了真相「三退」後非常激動,對你千謝萬謝;有的人怎麼講也不相信,還說些不好聽的話,甚至罵你。講真相就是修心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能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放下各種人心,產生正念,修出慈悲,走向成熟。

有次碰到一個人,給我們講她家中的事講的挺起勁,當我們一轉話題,講到共產黨的腐敗,她也挺認同,一提「法輪功」三個字,她立馬臉一沉轉身就走,並厲聲說:「不要和我說這些!」我心裏想,這人受毒害太深了,太可憐了。我們提醒她,下次再遇到勸她「三退」的,不要錯過得救的機會啊,祝你平安!

一次遇到一對老夫妻,給他們講真相,講到天滅中共,老頭說:「共產黨不會滅亡。」我們說,中國有五千年文明歷史,從夏、商、周到唐、宋、元、明、清,一朝過去一朝來,都是天意。共產黨掌權才幾十年,它卻比歷史上哪個朝代都腐敗。因為它殺人太多,天怒人怨,上天能不滅它嗎?送給你一本《人生平安即是福》,回去好好看看,多了解一下吧。

這時他的態度變了,做了「三退」,並接受了真相光盤。

在家庭中磨煉去人心

師父說:「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

我就是屬於脾氣不好的那種人。我家有個外孫女,今年十歲,從小就跟著我。與大法特別有緣,是在聽大法音樂、師父講法中長大的,她睡覺的時候,我就給她背《論語》。時間長了都成了習慣,一睡覺她就讓我背《論語》,聽得次數多了,她有時也能接上幾句。上幼兒園時就能背《洪吟》,神韻合唱團的歌曲光盤外孫女特別喜歡看。五歲時,有一天在路上走著走著就停在那,我問她怎麼不走了?她說腳底有法輪在轉。我聽後高興的對她說:「師父收你做弟子了,快謝謝師父!」我們一起謝師父。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教她煉功學法。

隨著年齡的增長,上學後受學校黨文化灌輸和污染,她也開始形成了一些不好的觀念,也不那麼聽話了,逆反心理特別嚴重:叫她學法,她就說要睡覺;叫她煉功,她就說要做作業。看電視、玩手機,一發不可收拾。好不容易坐下來學法了,心也不在,學了一點就亂動,翻跟斗、跳舞甚麼都來,一煉功就發脾氣,動作也做不標準了。

每次看到她的這種表現,我和女兒就火冒三丈,氣血沖頭,雖然知道對孩子要好好教育,但還是忍不住要打罵,孩子在前面跑,我拿著鐵棍在後面追。女兒有次看到她動作不到位,讓她不要做了,還把她推了個大跟頭。那時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

後來我和女兒切磋,找找孩子為甚麼會這樣?其實孩子有明白的一面,也想修,可她的思想業力在作怪,不讓她修。我們這樣以惡對待她,不正好是上了舊勢力的圈套嗎?本來邪惡就是要達到不讓她修煉的目地。還有,這不也是師父藉這事讓我們修「真、善、忍」嗎?師父說:「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

有次我和善的問外孫女:「婆婆怎麼做才能使你聽話呢?」她頓時淚流不止,說:「你不善,你還打我,你不是以前的婆婆,我要以前的婆婆!你現在也不跟我玩了……」我當時就想,是啊,我這樣對待她,完全用大人的標準來要求一個小孩子,她當然受不了了,有時甚至還恐嚇她說:「不煉功就和常人一樣,要上醫院打針,念書會很笨!」等等,說話口氣完全是黨文化的威逼。

後來我和女兒改變了對外孫女的做法,她來煉功我們就發正念清理她的空間場,和她一起學法,背《論語》,《轉法輪》能學多少學多少,不強逼。做的好的時候就誇讚她、鼓勵她,告訴她大法有多珍貴。現在她在漸漸的轉變。

其實這也是師父安排她在幫我和女兒修,去我們的人心。

在師父給我們延長來的修煉時間裏,我們一定聽師父的話,完成好我們必須完成的。做到師父在新經文中說的「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5]以報師恩!

謝謝師父!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 李洪志師父的經文:《致法國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