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慈悲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近幾年是我修煉提高最快的一段時間,無論是對法理的領悟、心性的提高,還是講真相效果都有新的突破。

我的變化是從背法開始的

記不得從啥時起,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學法小組學法總是睏就是突破不了。後來看到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很受啟發,自己決心開始背法。

第一遍背《轉法輪》時,當背到:「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1] 心裏一震,原來心性還包括「悟」,包括了這麼多方面,這是背法之前沒理解到的。

背法,不僅使我克服了學法睏,明白了更多法理,同時也學會了向內找,找出了一堆執著心。譬如,在面對面講真相時,因自己有怕心,看到同修講的聲音大,就認為同修不注意安全。當自己勸退的人少時,就有急躁心,自己勸退的多時,就故意拿出名單給同修看,顯示自己;看到同修比自己退的多時就產生妒嫉心。背法使自己真正的認識到,只有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才能發好正念,才能做好救人的事。

大法拓寬了我心的容量

結婚後,我們就跟婆婆住在了一起。幾年前,婆婆吃東西不知飢飽,腿腳也不好,經常來不及去洗手間就拉到了褲子上、床上和地上,每次我都默默的給她洗、給她換。看著婆婆很可憐,我就對丈夫說,人老了不容易,我們要好好孝順她。

一次,婆婆生病住院,由於大姑姐住在外地,身體又有病,我就主動承擔起護理老人的責任。我白天護理,有時晚上也要護理,而且大小便一天要換十幾次,累的疲憊不堪。一天,大姑姐來到醫院,掀開被子看到婆婆的褥子尿濕了,氣洶洶的對我說:「這怎麼不換呢?」我說:「剛換完,沒想到又尿了。」她說:「這不是自己媽,就是不行」,說了很多氣話。婆婆對面床的人實在看不過去,就對大姑姐說:「我還以為這位大姐(指我)是老太太的閨女呢,沒想到是兒媳婦,這樣照顧還不滿意,你們做子女的都做甚麼了?」說得大姑姐不再吱聲了。

當時我心裏覺得很委屈,回到家裏,靜了下來,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1]想到這,心裏豁然開朗。同時,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遇事要為別人著想,大姑姐身體不好,看到她媽病的重,心裏急,我應多擔待些。

當我把這顆受委屈的心、埋怨心放下後,大姑姐也向我認了錯,她還說,咱病房的人都說你這個兒媳比誰做得都好。

去掉人心,慈悲救人

最初講真相,總是挑人講,遇到超過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就不敢講了,馬上把同修叫過來讓同修講,自己發正念,有時同修不在就只好放棄了,雖然心裏很難過,就是突破不了。

後來隨著自己對法理的更多領悟和向內找,看到了自己怕心背後的那顆為私的心,並發正念解體它!自己的怕心去了很多,而且心生慈悲。一天,坐在公交車上,看到馬路邊坐著一排人在休息,我馬上到前邊站點下了車,走了過去,面帶微笑,大大方方的給他們講真相,心很穩,每個人都做了三退,等離開他們一查共退了八個人。

講真相經常碰到對方出口傷人的事。有一次,在大街上給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講真相,剛問她聽過三退保平安了嗎?她的臉立刻變了,衝我大吵:「離我遠點,我不想聽你說!」隨後又說了些共產邪黨矇騙人的話,我的心沒被她帶動,站那靜靜的看著她,覺得眾生被邪黨騙得太可憐了,頓時生出了慈悲心,眼淚差點流出來。她被我看的不再講了,等她靜下來,我給她講:中共邪黨幹了那麼多壞事,文化大革命殺了那麼多的人,「六四」,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被坦克壓的血流成河,我們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販賣。殺人是要償命的,咱們入的黨、團、隊的都是發過毒誓的,天要懲它,咱們不能給它做陪葬,得遠離它才能平安。她終於明白了,說對不起,最後用實名做了三退。看到這個生命得救了,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這是大法的慈悲!當我走出很遠回頭時,她還在看著我笑呢。

無論干擾多大,我就要救人。一次,在講真相的途中,去了一個商場的洗手間。洗手間有三個台階,自己沒注意,一下踩空了,整個人從台階上摔了下來。想到了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這句法,我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腳崴的不聽使喚,就慢慢的活動活動,心想沒事,就走出來繼續講真相。走了不太遠,腳發熱發脹,到家一看,腳腫的像饅頭,晚上都不敢著地了,上洗手間兩手推著一個塑料凳,只能一隻腳著地。我意識到是舊勢力的迫害,就長時間發正念,並向內找。我想,即使我有執著,我會在法上歸正自己,也不許舊勢力迫害,我有師父在管,我就要救人。第三天上午學完法,找了一雙大一點的鞋,也沒想腳疼不疼,就一個念頭我要救人。師父看到弟子這顆心,走出家不遠,就有人問路或主動跟我說話,沒用多長時間就勸退了十九人,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弟子,這時腳也不那麼疼了。從那天起,一天也沒有影響我出去救人。

在師父的看護下,我走過了十八年的修煉路程,風風雨雨,有過不去關的苦惱,有在法中昇華的欣慰!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慈悲苦度!師父講:「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2],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知道救人這件事有多重要了!謝謝師父給我們救度眾生的機會與榮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