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性 從人走向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五十八歲,出生在東北。記得小時候,冬天特別冷,加上體弱多病,也就特別怕冷,雖然母親給我做了新棉手套和新棉鞋,手和腳還是年年被凍傷,又紅又腫,又痛又癢,每年秋後,母親都用茄秧給我熬水洗手、洗腳,防治凍傷,但是凍瘡還是年年犯。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不但無病一身輕,手腳再也沒有犯過凍瘡。

一、修去怕冷的心

二零一二年的冬天,我市特別冷,白天零下二十多度,大街小巷幾乎見不到人,但對我拿著手機在這寒冷的天氣裏講真相來說,也有它的好處,可以走到哪,講到哪,聲音大點,也沒關係,不會被人聽到,很安全。走到哪裏,哪裏就是我們的救人的場。

不好處呢?就是太冷了,把我都凍哭了。人在外面半個小時就凍透了。講三個小時真相,手腳就凍硬了,不好使了,眉毛、睫毛都是霜,嘴唇凍瓢了,發出的聲音都不正了。因為一直不停的講真相,圍在嘴前面的圍巾,被呼出的熱氣浸透,也凍成冰塊了。

更慘的是,越冷越想上廁所,要是趕上室外廁所,那就更冷了,但是這也好,就是可以把手伸進棉褲裏,貼在兩個大腿皮膚上,暖一暖凍僵了的手,好繼續打電話講真相。

每天晚上回家,總是凍得嘴唇紫黑,身體得兩、三個小時才能暖和過來。所以,不知不覺中怕冷的恐懼心出來了。尤其每天中午,老父親從外面玩完回來,一進家門,妹妹同修問:爸,今天外面冷不冷啊?就聽父親說:「太冷了!」隨著就這一句「太冷了!」在裏屋學法的我,感覺鼻子尖馬上冷得也凍紅了,兩隻手的十個指尖也凍紅了,全身沒有一處不冷的。當下午出去講真相一出門時,身體一下被冷風吹透了,感覺自己也好像一下縮成了一團,肩膀都端起來了,越走越冷,總想找個能背風的地方打電話講真相。

有一次,我和妹妹邊走邊講真相,來到一樓區,看到樓區沒有人,我倆就各自站在樓的背風處打電話,講著講著,我實在是太冷了,一看這個樓門沒鎖,我就進去了,一下把門關上,想暖和一會再出來。這時在外面講真相的妹妹回頭一看,發現我不見了,就樓前樓後的找我,每個樓的單元門都找到了,樓區找遍了,也沒找到我,這下她可害怕了,因為我以前講真相被迫害過三次,所以她以為我又被迫害了。正在著急的時候,她想起師父,就和師父說:「師父啊,我姐不見了,快讓我姐出來吧。」這時就看見我從不遠處縮著脖子、抱著膀走過來,看到我之後,把她氣的眼淚都出來了,咬著牙把我好頓數落。看到她被氣成這樣,我知道自己錯了,我沒有為她著想,影響她救人。只想自己,太自私了,就像個犯錯誤的小孩低著頭在後面跟著她,邊走邊心裏跟師父說:「弟子錯了,弟子歸正。」

有一天,下了兩尺多深的大雪,我和妹妹艱難的在雪地裏邊走邊講真相,走著走著,到了一個拆遷的廢墟,那裏還有幾間沒有拆完的小平房,我一看高興了,直奔小房走去,進小房裏感覺比外面暖和多了,雖然小房沒有門,起碼不用站在雪地裏,風雪也吹不著了。我高興地出去喊妹妹同修:「快來呀,這有個好地方!」我在這屋講,讓妹妹到旁邊的小屋講,互不干擾。

妹妹同修進到小屋一看,一下就急了,說:「講真相救人是最神聖的事,怎麼能在這滿地都是凍的糞便堆裏頭?」說完氣呼呼就出去了。我低頭一看,地上是有好幾堆、凍的挺高的起摞的大便,滿心想找個能背風不冷的地方,光顧高興了,進來時也沒往地上看啊。我趕快走出小屋。走出小屋後,自己心裏特別懊悔,這不是安逸心嗎?心裏跟師父默默的說:「師父啊,我這安逸心怎麼這麼重啊,弟子不要它。」

一天,下著雪,特別冷,風特別的大,刮著煙兒炮,風裏夾著小米粒似的冰雹,打在臉上,像小刀割臉一樣的疼。我和妹妹同修也是邊走邊講,看到有適合講真相的地方,就站那講一會,然後再往前走,就這樣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在一個車庫門前講了一會之後,妹妹同修說:「大冷天的,在這站的時間太長了,別人看了不正常,咱往前走一走吧。」我就隨著她往前邊走邊講,剛一走出樓群,一個大旋風夾著雪粒打到我的臉上,把我打了一個趔趄,我轉身就往回走,說:「我不走了,太冷了,就在這講了。」

妹妹就自己往前走了,我又返回原地繼續講,講著講著我就感覺好像身後有人,我猛的回頭一看,妹妹站在我身後,她拿著手機生氣的對我說:「和弦一!」我沒明白她說的是甚麼?看我沒明白,她又指點著手機對我比劃:「和弦一!」我還是沒明白,她就告訴我,和我分開後,沒走多遠手機的鈴聲響了,她以為是來電話了,一看手機上面有三個字──「和弦一」。開始沒明白甚麼意思,她想師父講過:「偶然是不存在的」[1],雖然手機鈴聲音樂裏有和弦一。可我們是修煉人,修煉人哪有偶然的事情啊,這不就是告訴我,倆人是整體嗎,不能分開嗎?就回來了。

看她還在生氣樣子,我也沒說甚麼,就跟著她往前走,而且向內找自己:1、太執著自己的感受了,是執著自我的心;2、沒為他人著想,是私心;3、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整體」[2],我倆是整體,把她氣那樣,不影響救人嗎?心裏和師父承認錯誤:「師父,弟子錯了,弟子一定在法中歸正。」當我再次走出樓群時,沒有了剛才那麼冷和雪對我臉的抽打,而且講真相勸三退非常順利,但是妹妹可慘了,講真相眾生不但不退,還被眾生罵的夠嗆。因為她沒做到忍,起了爭鬥心。

由於自己總認為天氣太冷,那我就多穿衣服。鴨絨大衣裏面穿的棉襖,大厚棉褲,腳下穿的是皮毛一體的棉靴子,頭上戴著帽子,圍著圍巾,手上戴上了棉手套,把自己裹的像個粽子,嚴嚴實實。心想這回看你還冷不冷了。結果出去以後,還是凍的不行。

這時我就覺的不對勁了,我走到妹妹跟前問她:「你冷不冷?」她說:「不冷。冷氣根本進不來,都在褲子的外面。」(妹妹剛得法半年)聽了她的話,我知道是我修煉上出現了問題,心想:「我真得好好找一找自己了。」但不知差在哪裏,很焦慮,心情一不好,眾生不但不退,也不聽。他們越不聽,我就越感覺冷的不行,而且又是在河壩上,連個藏身取暖的地方都沒有,心情跌到了谷底,這時眼淚都流了出來。

回家後,靜下心來問自己真的是凍哭的嗎?答案不完全是,向內找,首先找到了妒嫉心,師父說:「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3]。這是妒嫉妹妹不冷的心。對方不聽、不退,又起了急躁心和幹事心,師父說:「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3]又找到了求名心,還有不讓人說的心,最後我終於找到了根是怕冷的心,恐懼心。

我明白了,由於有了這顆怕冷的心,邪惡就給放大了,它就使勁的讓我冷,這個怕冷心擋著我救不了人。我沒有識破它,而且始終用的是人念,沒有用神念,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識破了這個執著心之後,我長時間發正念解體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凡是舊勢力強加我的不符合法的敗物,全部解體滅盡!

當執著、人心解體了之後,就記住師父說的:「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4]從此無論是大街小巷,公園、江面上,無論天氣多麼寒冷,大雪紛飛,到處都留下了我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大法徒的腳印。

二、修去怕被迫害的心

在我沒被迫害之前,從不知道甚麼是怕。自從被迫害後,怕心非常重,每天出去做證實法的事,嚇的是哆哆嗦嗦,回家後,家門一關上,心才能穩下來,才感覺安全了。一次,和一同修發真相小冊子,資料剛發完,就嚇的不行,自己先一頭鑽進人力三輪車裏,等同修剛一上車,就告訴騎車人快走,讓快點騎,往家奔。心嚇的怦怦直跳,好像馬上就被抓的感覺。

天天這樣。在路上看到警察就發正念,看到警車也發正念。每天大量學法,向內找知道是怕心,發正念解體怕心,不管怎麼怕,我始終堅持出去講真相,怕心逐漸的小了很多,但有時還是往出冒,當怕心再冒出來時,我就背師父的詩詞:「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5]。當我背完,就不怕了。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我的眼淚就出來了,我雙手合十,仰望天空,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一天,外地的妹妹給我來電話,說她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讓我去陪她。妹妹已脫離大法十年,剛剛走回修煉。我去後,生活上照顧她,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告訴她這是病業假相,是邪惡迫害,決不能承認!並在法上和她切磋交流,如何向內找,怎樣講真相,叮囑她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別讓邪惡鑽空子。

過了一段時間,她的狀態還是時好時壞,而且她不願意煉功和發正念。特別是煉功,我看在眼裏有點著急,就經常和她切磋:「你得聽師父的話,邪惡才不敢迫害你。」一次,她聽完之後,不耐煩的說:「你別總邪惡邪惡的!」

一天,她又沒煉功,我就更著急了,就問她:「你是修煉人嗎?」她說:「是啊。」我問:「那你修了嗎?你都修去哪些人心了?」她說:「沒有。」我說:「你今天煉功了嗎?」她說:「沒煉。」我說:「你不修,不煉的,你是修煉人嗎?你總這樣,邪惡能不迫害你嗎?」我的話音還沒落,她揮手就給我一個大嘴巴,嘴裏還說:「我讓你整天邪惡邪惡的掛在嘴上,」氣得哭著轉身回她的房間,法也不學了。

我被打懵了,手捂著火辣辣的臉,嘴裏自言自語的說:「這修煉環境太好了。」並及時向內找,找到了對她的情,怕她死的心,還有急躁心,有不讓人說的心,還有爭鬥心。但就這一個大巴掌,都沒有把我打醒,更沒有認識到,還有一個怕她狀態不好被迫害,我被牽連的心,是大私心,還有不信師信法的心。是承認了有漏就被舊勢力迫害的心,結果後來真的招來了迫害,被綁架了。師父把我們救出來。回家以後,又開始怕了,出門時先看看樓上樓下有沒有蹲坑的,回家時,還得回頭看看後面有沒有跟蹤的,睡覺前把門反鎖。

一天晚上十二點鐘,電子語音門鈴突然響了:「你好,請開門。」我問:「誰呀?」門外沒有回答。連續響了三次。我問了三次,都沒有人回答。把我嚇的一動都不敢動了,因為那時全國已經開始所謂的「敲門行動」了。早上四點多鐘正在煉功時,又響兩次,白天才發現是門鈴接觸不好,嚇的我大白天也不敢出門了。

我知道這是邪惡在另外空間嚇唬我,我長時間發正念,大量的學法,背法,邪惡就怕曝光,當我們寫完揭露迫害真相文章以後,解體了怕的物質。我就不怕了,後來通過學法,和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又找到了,思想裏還有部份承認邪惡,沒有全盤否定邪惡,也是負面思維,黨文化中的被迫害思維。

我又學習《解體黨文化》,徹底解體黨文化思維。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6]師父還說:「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救度世人,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7]我就每天加大力度發正念,徹底解體了怕心。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正念正行,抓住一思一念,在法中歸正自己,穩健的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跟師父回家!遙拜叩謝恩師,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徹底解體邪惡〉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