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生活中發現的自己的私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們家就我一個人信大法,想修煉,其他人都不支持,甚至很反對,給我造成很大的干擾。

我大伯不光給我施加壓力,還給我家人施加壓力,讓他們盯緊我,不讓我看書,不准和同修接觸。只要我一出門,我媳婦就跟著。我大伯把我的大法經書全收走了,我藏了幾本在家裏,後來我媳婦也不讓在家放著。為了保護經書,我只好把剩下的幾本放到同修家。我媳婦又要把師父講法的錄音帶也收走,我說:「如果連講法錄音也不讓聽了,我就離開這個家了。」才把大法錄音留了下來。

我有了「如果我媳婦連講法錄音也不給我留,我就不在這個家」的念頭之後,一開始保住了我有法可聽,有煉功、發正念音樂可聽的條件。可是後來這個念頭太強烈了,導致我煉功時總往壞處想,根本靜不下來,甚至每天出門都提心吊膽的,怕一回家連師父的講法錄音也找不到了。

這個念頭強烈的干擾了我,我就向內找,認識到要歸正一切不正的東西。我覺的自己是在消極承受舊勢力的迫害,不是在歸正周圍的環境,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給家人講清真相,開創自己的修煉環境而不是任憑舊勢力擺置。有了這個念頭後,我頭腦裏的那些揮之不去的壓力一下子就消失了。

另一部門的經理有一次過來讓我們安投影儀,我心裏就不平衡了:你們部門那麼多人不用,就得讓我們幹活,你們人閒著不動,就讓我們幹,明擺著欺負人呢。我心裏很難受,甚至想就是不幹,反正是你們部門內部的事,與我們部門無關,受損失也是你們自己的事。我知道這個念頭很不對,但是心裏一直不平衡。

當天晚上煉完功,我躺床上認真的對自己說:師父給安排的這件事,不認真反思總結,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找不出自己的執著不許睡覺。我就認真的想究竟是甚麼執著心造成的。我發現的第一個不好的執著心就是:惡意揣測別人。可能人家沒有要欺負你的意思,人家只是覺的我們安投影儀布置會場多,他們沒幹過這個事,所以請我們幫個忙,你就當人家是在故意欺負你。我覺的自己太小人之心了。

找到這一個執著心之後,我覺的還沒反思徹底,緊接著又想:你不是還想和人家發火嗎?不管人家看吃虧的是誰嗎?這不是爭鬥心的表現嗎?這不是人家找上門都不幫忙嫌麻煩的自私心理嗎?為別人著想了嗎?距離師父要求的「處處為別人著想」[1]差的太遠了。

週一到週四我在單位住宿,每天早上管早餐,做的還挺豐盛的,我起得早,別人起得晚。我到這個公司晚,剛去的時候,我坐在離菜遠的一邊,吃菜很不方便。後來基本上就是固定到那個位置了。有一天早上,我又走到餐桌前,我有一個強烈的想法要坐到離菜近的地方:誰先到誰坐好位置,憑甚麼我去的早還坐不好的位置,他們去的晚還坐好位置?我就換到離菜近的位置了。我一邊吃飯的時候,都能感覺到我剛才的想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聽講法錄音中講:「他可以多得到好處,別人就要多得到壞處」[2]。而且師父講到:「修己利與民」[3]。我這光想著給自己找好處了,哪做到「利與民」了,心裏一不平衡就想到給自己「爭」點好處,雖然事很小,但還是反應出了我的私心和爭鬥心。從這以後,我就不再為坐到哪不平衡了,一切都很自然。

有一次,我們公司召集一些科技園內的企業開銀企對接會。我突然想出一篇很好的開幕詞,心裏暗自高興,正好我去布置會場,而且要參加這個會,我想來賓就座之後,我說上幾句,一定很出彩。我想這篇開幕詞這麼精彩,我是給老總寫出來讓他說呢,還是我說呢?我當時很糾結。我每天晚上睡覺都要背一遍《論語》。這一次我剛背第一句「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4],一個念頭就出現在我頭腦裏了:創世主的智慧都無私的傳授給世人了,你一個小小的開幕詞就放不下了?就成了多看重的東西了,就不想告訴老總,想自己出彩了。這裏邊有多強的私心和求名的心啊,第二天,我把自己想的開幕詞交了上去,我覺的這沒甚麼值得保留的。而且想到現在社會裏甚麼知識產權之類的也是在引導自私自利,不是我們修煉人的標準。

在單位裏住宿,有時候老總也在,就組織去KTV,去了兩次之後,我就想著甚麼時候我也組織我們部門的同事一起去唱歌,我和部門女同事也挺說的來,那幾天老想著這個事了,想發了工資找個甚麼藉口請她們去。我知道這個想法肯定不對,是我的「享樂心」沒去,而且還有「色心」在作祟。如果只有男同事我還會這麼積極嗎?為甚麼一下就想到女同事了?想和異性一起吃飯唱歌,雖然沒有別的想法,但是我想也有「色心」。

最近去一所民辦大學應聘講師,我早上騎電動車6:45出門,要一個小時才能騎到學校。到學校之後聽一起應聘的人說民辦大學的學生如何差勁,都是高考考一二百分基本甚麼都不會、就會搗亂的差生,教他們能把人氣死,而且工資又不高。一扭頭正好看到一個男生留著長髮中分,仰面抬頭走來,滿臉挑釁不屑,我當時心裏涼了半截。但我馬上想到了,碰到甚麼情況,把自己的心裏感受放在首位,就是自私,就是私心。我們應該牢記自己的身份是「大法弟子」,是在末法時期協助師父救度眾生的,難道差勁的學生就不應該聽真相得救嗎?難道現在的人類不都是這樣的「差生」嗎?師父沒有嫌眾生差勁就放棄我們啊,我隱約體會到了師父的辛酸。

我一直很消極,把困難看的很大,覺的自己甚麼都幹不好,做甚麼都是應付的成份大。這次應聘講師之前,我就有一個想法,我要認真準備一下,大法弟子的道路是師父給安排的,沒有一件偶然的事。師父給安排的道路,不管遇上甚麼事,能像以前一樣應付了事嗎?對得起師父嗎?我一定要認真準備一下,把課件準備好一點。結果我的課件做的非常好,我特別滿意,中間好的想法出現了好多次,準備的很充份,而且在講台試講覺的講的也很好,我覺的師父這是在鼓勵我,讓我知道我的問題不是甚麼都幹不好,而是不好好幹,不認真。

我不是個精進的大法弟子,但是我從心裏能感受到師父對我的鼓勵和愛護,師父比我們還要珍惜自己。希望像我一樣不是很精進的同修們,大家千萬不要自暴自棄啊,師父其實一直都在看護著我們,鼓勵我們精進起來呢。

謝謝偉大的師尊慈悲救度,謝謝師尊不放棄我們,弟子含淚拜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明〉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