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闖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歲。修煉早期還比較精進,在消業闖關時堅持信師信法,一個個都闖過去了,但後來就差了,關沒過好。下面把自己過關的情況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堅定信師信法,在師父保護下順利過關

師父給我除去「病」的根本原因

修煉前我患有子宮癌,切除後不能勞累,一勞累就會尿頻尿急,要休息,喝參湯才緩解。修煉一年後,這種情況再現時家人(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就給我泡好參湯叫我喝。我悟到是師父要給我清理身體消業了。我說不喝了,家人怎麼勸,我也不喝。

晚上集體學法一停,就感到肚子很痛,還嘔吐,一路吐著回家。家人看到這情況知道我不會去醫院,就說你就盤腿看書吧。我就照辦。學了一會就不痛不吐了,睡了。次日晨煉第五套功法,音樂一停馬上就肚痛拉肚子,發現拉出兩團乒乓球大小一樣白白的軟軟的東西,一上午拉了十四次,家人怕脫水,叫我去醫院,我說不用,有師父保護。你看我精神、氣色都很好,不要擔心。到下午拉肚停止,從此後再也沒出現上述症狀。是師父給我除了「病」的根本原因。

膽結石從嘴裏吐出

我患膽結石,自己根本不知道。師父給我清理膽結石,經歷三次嚴重腹痛。第一次三天四夜,第二次三天三夜,第三次三天兩夜,每次劇痛時我就求師父:孩子回家吃飯時不要痛,否則他們會硬拖我到醫院或請醫生到家來。結果孩子回家時真的不痛了,可等孩子一出門馬上又痛。最後一次的第三天上午不但肚子痛,還吐,家裏倆人像穿梭一樣來回倒髒物。最後別的都吐完了,就吐出清清的綠水,裏面有一粒黃豆大和三粒半黃豆大的東西共兩次。從此肚子再也不痛了。這時才知道自己有膽結石,從嘴裏吐出來了。

三次摔大跤 師父保護過關

一次洗好澡從衛生間到洗漱間,下階梯時以「馬踏飛燕」之勢跌倒。當時右腳、腿和手臂就變的又腫又紫,不能動。當時家人怕得直轉,我說沒事,有師父保護。坐一會就能起來。結果真的自己起來了,半個月後就好了。

第二次半夜從床上跌下,結果左邊身子除左手能動外,已不能動了,右邊身體又腫又紫。好在雙腿還能盤上,我就在原地打坐煉靜功。一小時以後慢慢爬到床上睡覺,一個月後全好了。

第三次是爬高,凳子上面摞凳子,爬上去放東西,放好要下來時,上面的凳子摔了下去,我也隨之摔在地上。頭撞在牆上,右大腿髖關節處裂開一個口子,血往外淌,新褲子撕開約五寸長的大口子,膝蓋處又腫又紫。家人看到這一情景,拄著拐棍不知所措。我知道他緊張的心理(他雙膝變形,換了髖關骨),我一邊按住傷口求師父保祐止住血,一邊對他說:「沒事,沒事,我能站起來。」的確是很痛,但沒事,行動如常。幾個月後完全好了。

事後,孩子們說:「媽啊!你就是有師父保護也不能再爬高了,七十多歲的人就怕摔跤,別把髖關骨摔壞了。」

二、難長年沒過好 原因是沒在法上悟

由於惰性和求安逸心,三件事沒做好,雖然天天學法煉功,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也不落下,可思想不集中。學法不得法,只知其表,不知其理,有時還胡思亂想;發正念念完口訣就想別的去了;講真相救人就更差了,救的人數屈指可數。雖心裏著急,可就是精進不起來。

在這種狀態下自然容易被邪惡鑽空子──身上奇癢難忍,一抓一大片黑,六年來一直被它折磨著。雖然我也發正念清除,學法,背師父關於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但收效甚微。近來同修提醒:求師父幫助,果然收效很大。家人看了說基本上好了,皮膚正常了,只有四週邊緣還有紅點還會癢。

這引起我的深思,我想:師父為甚麼不給徹底清除?說明我修的有漏,這漏是要自己去補的。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提高了,不能停留在原基礎上,要在學法修心性上下功夫,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用法來衡量。身上癢,悟到如果忍住不抓,只是為了不癢而忍,等於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承認了舊勢力;而我的不抓是不把癢當回事,不理你,你就沒戲了,這種忍是否定了舊勢力,這樣舊勢力就沒招了,解體了,這是其一。

其二: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們是走在成神的路上的,師父講:「何為神 人心無存」[1]。對照師父的法自己差的太遠、太遠,人心太多太多,有的心浮在表面,如惰性、安逸心等等,有的心沉得很深,如人老了似乎妒嫉心、爭鬥心好像沒了,但骨子裏還是有,如別人談起自己的孫子如何如何我就會想到與我的外孫相比較,這就是深層的爭鬥心、妒嫉心。要達到神的境界人心是一點不能有的,要像一張白紙潔白無瑕。

悟到這裏我想今後一定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定能過好這一關。

以上是闖關時的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