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沒有捷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我把最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共勉。

一、修去情

我丈夫也修煉大法。有一天早晨上班時跟我說晚上有事不一定回家吃飯。到晚飯時間我打電話給他,想要確認一下他是否回家吃飯,但打不通,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一直到晚上十點還沒回來,電話還是關著。我的心就開始翻騰了,負面思維不斷的往上湧。由於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很邪惡,各種擔心就都往出冒,對丈夫的情如同山一樣壓在我的空間場上,學法學不進去,我就背法:「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1]反覆的背,心慢慢放下一點。

晚上十二點了,丈夫還是沒回來,而且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我稍微平靜的心態又開始被攪的上下波動,感覺心緊張的提到了嗓子眼,我流著眼淚,問自己:「相不相信師父?」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2]於是把心一橫,不管了,上床睡覺。

結果丈夫一會兒就回來了。

這種事情反覆發生了好多次,每一次的歷煉都是剜心透骨。我不斷的學法,在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指導下,漸漸擺脫了這種情的束縛,領悟了我們來在世上的目地和在世上履行著各自不同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悟到了有師父法身保護,天兵天將的保護,而我還常常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真是何等的自私和骯髒。

修去怕心

我的膽子很小。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發生不久,我和同修第一次出去發資料。當我把第一份資料發給路邊一個賣雪糕的人時,那個心緊張的快要蹦出來了,一句話也沒說,騎上自行車就走,剛騎不遠一輛警車從身邊飛馳而過,嚇的我腿都軟了。這種狀態反覆出現。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從來沒有動搖過。也就是憑著這一點,我走到了今天。

在這期間我也摔過不少跟頭。二零一五年因訴江警察來騷擾我。那天我正在打印資料,我和丈夫就沒給他們開門。那些天身邊陸續有同修被非法抄家、綁架,有的同修選擇出去躲一躲,也有同修來勸我們出去躲幾天。我們沒有那樣做。我悟到作為一個修煉人躲了表面躲不了人心,當前最強烈的人心就是怕。我沒有被這種怕所帶動,心裏想:「就是不承認你,你怕你的,我做我的。」雖然不斷加強正念,但是每次出門時心依然緊張,負面思維不斷往上湧。這時我就背師父的詩詞:「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3]。馬上就覺著自己高大起來了。

可前段時間當地又有幾位同修被綁架,其中一位在被綁架前一天還用電話與我聯繫過,再加上其中的另一個同修在被迫害中承受不住,說出了其他的同修,陸陸續續我地的同修有人被綁架了。因為我負責幾個同修的資料打印,所以那幾天我非常害怕緊張。我悟到修煉沒有捷徑可走,必須去面對一切,堂堂正正的走好自己的路。於是我開始加強發正念、學法、背法,不放過自己的一思一念。雖然那幾天緊張的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但是我知道三件事不能不做,也沒因此而耽誤給同修送資料。這場虛驚倒讓我在修煉的路上跨越了一大步。

我的怕心就是在這種環境中慢慢的魔去的。現在我一有時間就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

修去利益之心

我婆婆有三個兒子,兩個到外地上學出去了,不在家住,家裏有一棟新房子和一棟老房子。我和丈夫結婚的時候,婆婆問我們要哪棟房子?因為老房子地理位置比較好,所以就選了老房子。

我和丈夫都在縣城上班,結婚以後由於離家遠就一直租房住。婆婆一直住在我們那套房子裏。後來沒有經過任何人同意,婆婆就把那棟新房子賣了。我們家條件一直不太寬裕,直到前幾年機緣巧合我們才貸款在城裏買了套房子。婆婆並沒給一分錢。可婆婆是個要強的人,在我們買房的第二年,婆婆看到左鄰右舍的房子都翻新了,相比之下我們的房子太矮太舊了,就把三個兒子喊回家,說要翻新房子。丈夫說剛買了房子沒有錢了,婆婆說你們三個誰拿錢房子將來就是誰的,大哥說他拿錢,丈夫問婆婆說不是當初答應這房子給我們嗎,婆婆聽後沒再說甚麼,這事就擱下了。

丈夫回家後告訴我這件事,我聽後心裏有點不高興,怨恨婆婆自作主張把那棟新房子賣了,住著我們的房子,我們買房子時一分錢不給,在我們還欠貸款錢經濟困難的時候她又要翻新房子,不知她是咋想的?但我又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應該向內找。師父說:「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2]「在常人中你看這個理以為是對的,可它不是真的對。到高層次上看才真正是對的,往往是這樣。」[2]「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2]老人也不容易,這麼大歲數了,只要她高興就行了。

心性提高上來之後,我跟丈夫說:「這些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是修煉人應該捨去的東西。」於是我就主動打電話給婆婆,告訴她把房子給大哥吧,婆婆聽了很不好意思。翻新房子的時候,我們把家裏僅有的五千塊錢拿給婆婆,婆婆堅決不要。翻新房子期間丈夫在家幫忙幹了一個月的活,婆婆家的親戚鄰居都誇我們家真和氣。

在利益上還有一件比較觸動人心的事:丈夫是幹家庭裝修工作的。去年我同事買了套房子,找丈夫幫忙裝修。因同事不懂裝修的事情,就拜託丈夫幫他找水工、瓦工,等幹完活同事直接付錢給他們就行了。結果丈夫幫忙找的瓦工拿衝擊鑽鏟地的時候,不小心把樓板給鑽透了,樓下的頂棚也給鑽壞了,樓下的房東倆口子非常生氣,跑到樓上大吵大罵,丈夫和我同事賠禮道歉根本不聽,罵的更歡。之後幾次拿著東西到他家賠禮道歉,都被趕出家門。丈夫找了個搞建築工程的看看房子有沒有危險,說沒有危險,把那個洞堵上修補好就可以了,可是樓下的房東不讓補,張口就要求賠償十萬塊錢。她是坐地戶,曾經因訛開發商的錢被判刑三年,村裏沒有敢惹她的,村長書記都怕她。十萬塊錢是拿不出來的,這可咋辦?

我和丈夫趕快向內找,同時發正念清除一切不正的東西。就這樣事情周旋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期間我們修去了很多人心,修去了對樓下房東的怨恨,我們定住一念:我們是修煉人,一切有師父做主。後來經多方調解,她要求賠償她三萬元,說是離了這個數甭想來住房子。同事考慮後打電話告訴我們決定給她三萬塊錢。我和丈夫聽了心情有點沉重,三萬塊錢對我們來說不是小數目,我們在法上交流,師父教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從人的理上講我們可以不拿這些錢,可我們是煉功人,師父說:「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2]

我們想,也可能是哪世欠的債應該還了?於是丈夫取出三萬塊錢,樂呵呵給我同事送了過去。同事因家裏剛買了房子,女兒又要結婚,經濟暫時比較拮据,所以非常感動,也都明白大法真相,知道我們是學法輪功的,非常感佩大法弟子的境界。半年多以後,同事家裏有了積蓄,又把三萬塊錢退給了我們。我們不收,他們不讓,一再感謝我們說:「這錢怎麼能叫你們拿,你們已經幫了很大的忙了。」

這三萬塊錢送回來,我跟丈夫心裏沒起任何漣漪。

在這個敗壞了的塵世中,在極其恐怖的邪惡環境中,能夠堅持修煉,能夠走出來去證實大法,做救度眾生的事,因為我們有偉大的師父,傳給了我們千載難逢的宇宙大法。用人的語言無法形容師尊的救度之恩。師父說:「其實不管我講多少啊,你們都得在實踐中修,那才是第一位的。」[4]我們沒有捷徑可走,只有踏踏實實的修煉自己。

叩謝師尊!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