剜心透骨 三去名利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我是一名教師,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在全國有名的一家三甲醫院查出早期肝癌,在妻子同修勸說下走進大法修煉。在這兩年修煉中,我經歷了三次剜心透骨般去名利心的過程。

一、請辭中層,初去名利心

出院回到家中,回想近五十年的人生歷程,真像師父說的「百年奔波名情利 轉眼病老一場空」[1]。由身體強健、笑聲朗朗,到重病纏身、萬念俱灰,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刻,反覆權衡後我決定辭去幹了十六年的單位中層職務,決定從此以後靜心修煉,跟師父回家。

在出院的第三天,學校校長來我家看望我,了解了我的情況,寬慰我,說:「你先在家休養,等身體恢復了再回單位上班。我回去先找個人幹著你的工作,你偶爾回單位指導一下他的工作。」我向校長談了我想辭職的想法,校長表示決不同意,並說:「很快我市教育要改革,有的省市已開始試點,辭去職務對你將來不利。」為了減輕我的工作壓力,還當場專門設計了幾種方案和我交流。其中有一種方案是保留我的職務和待遇,工作不用我具體幹,只是指導一下,感到累了就回家休息。我婉言謝絕,校長只好說:「不急,你先考慮一下,以後再說。」

校長走後,本來放下的名利心又被勾了起來:通過拼搏工作爭得的榮譽一下放棄掉,還真的有點不捨,特別是很快到來的教育改革,能不能給自己帶來麻煩,都是未知數。現實的利益擺在跟前,放棄還是按照校長說的先幹著,很難作出決定。師父的法「不失不得」[2]打進我的腦中,我啞然失笑,毅然決然辭去了這些身外之物。

二、答辯上崗,再去名利心

二零一六年八月,我校成為我市一所名校的校區,教師實行競聘上崗。

原校長調走了,新校長上任,也就是說,我原來被老校長認可的優越性被削減。我獲得過市級教學能手、學科帶頭人、片級教研員和地級市的優秀專業人才等各種榮譽稱號,當過十六年的學校中層,不論甚麼樣的答辯,經歷過無數場,以前我都是評委,但是作為答辯者還是第一次,哪受過這般羞辱?心裏忿忿不平,鬱悶難消。但我心裏如明鏡似的知道,這是師父讓我去愛面子心的。儘管如此,讓我跟一些平時被自己評過的教師同時答辯,我內心感到受到很大傷害,實在接受不了。

從一名曾經成績顯著、受人尊重的中層領導轉變成為一名普通教師角色,我心裏沒有任何波瀾,本以為我坦然的放下了名利心。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真正體會到了這段法的內涵,我知道這次競聘是師父讓我去名利心的。答辯時,安排我第一個發言,我把自己當作一名最普通的教師,心情非常平靜祥和,把自己過去的工作情況、答辯的崗位和優勢進行了述說,給新任領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如願走上一個輕鬆的工作崗位。

三、放棄直聘,三去名利心

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市開始了傳說中的教育改革──縣管校聘。其中市教體局文件明文規定,患大病者直聘,餘下不能直聘者按照三年積分競聘上崗,被淘汰者就到市裏其他有多餘崗位的學校競聘,再競聘不上的要參加市組織的培訓上崗等系列活動,並且工資下調。

那天,在中心校剛開完聘任動員大會,我的一位同事給我打電話,問我參加不參加大病直聘報名,她想和我一塊兒去報名。當時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我(身體)好了,不報名參加直聘。」學校要求大病直聘報名時間截止到當天上午十一點三十分。

下午,聽到消息,我校的教師數比教體局定的崗位數多了五個教師名額,也就是說,有五名教師將離開原單位到其它學校去競聘。得知我校已經有兩人報了大病直聘,再加上其他原因直聘的人員,教體局給設定的崗位已被佔去了十幾人。衡量一下自己的積分(近兩年因工作輕鬆,積分不夠高),感到自己很有可能就在這五個不能聘上的名額裏面,心裏開始慌了。就把這事告訴了妻子同修,妻子問了我的想法,她談了對這事在法上的認識。

儘管這事站在法上去做,可我心裏就是不踏實,回想以前這類事情都是我負責,甚麼樣結果我都能提前知道,可現在自己掌控不了了,心裏真是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對妻子說:「再找個同修幫著悟一悟。」同修來了,平靜的說:「你(不利用大病直聘)這事做的挺正的,只要是為了證實法,不是為了私,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你只要把心放正,師父給的都是最好的。」法理儘管明白,可結果不知道啥樣,心裏還是忐忑不安,信師信法的心開始動搖。利益就在這兒放著,只要報了名就直聘,但是師父的法明確告訴我們修煉人沒有病。這條界線很清楚,站在界線的這邊就是常人,站在界線的那邊就是修煉人。我問自己:「你做修煉人還是做常人?這有甚麼好糾結的?」這樣一想,我做出最終抉擇,不參加大病直聘,放下心,順其自然。儘管那是剜心透骨的抉擇。

幾天後得知,因為中心校學生數多,教師數少,我所在的校區所有教師全部聘上。那一刻,我知道了師父真的時時事事都在看著弟子,看著弟子的一思一念,看著弟子做事是為他還是為私;那一刻,我知道為甚麼那麼多大法弟子一談到師父,感恩的淚水就會奪眶而出;那一刻,我知道我也要做一名真修弟子,讓師父少為自己操心;那一刻,我知道「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真實不虛。

三次去名利心歷歷在目,每一次都是剜心透骨,每一次過後又都好像是剝去了一層禁錮的外殼,身心一次比一次覺的清爽。現在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好事,是師父在推著我,拉著我,幫助弟子走向返本歸真,回到我真正的天國家園。

謝謝師父對弟子的一路慈悲保護!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能告訴我〉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