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一切都在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此前雖然身體沒甚麼疑難病,也不是太好,就是脾氣特不好,和丈夫打仗,總是我掀桌子、動菜刀。雖然心眼不壞可發起脾氣來誰也受不了,甚麼都能做得出來,現在想起來都臉紅,是大法重塑了我,我的性格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一、真心修煉病痛消

剛修煉大法沒幾天,還沒弄明白法是甚麼的時候就開始消業。一天煉完功往家走,就覺得左腳好像踩在棉花團上,站不實總要倒,以為腿麻也沒在意,可是這種狀態卻一天比一天嚴重,有點害怕。老同修告訴是消業。幾天過去非但沒好,左腿完全失去了知覺總摔跟頭,飯碗都被我打沒了。

身體不見好轉,心情也越來越差,就每天觀察左腿,一個月的時間吧,發現左腿細了很多,就用繩子兩條腿量、比較,兩腿粗細差了許多。這時我終於挺不住了,到吉林市醫院治療,醫院診斷:神經麻痺,肌肉萎縮,重症肌無力,而且是嚴重型的,治了一段時間不見好轉,醫生說沒有特效藥回家養吧,醫生斷定:我後半生不能跪著,不能蹲著,最怕著涼。回來後打針、吃藥、針灸、按摩、偏方均沒效果,三伏天都得穿棉褲。

這時同修來找我去煉功,我沒好氣:還煉,再煉就癱瘓了!對大法誤解很深,我的這種狀態對當地眾生得法造成了很大的阻礙,心情跌落到低谷,丈夫急的沒辦法,就讓我去公婆家散心,公婆都修大法,我實在沒地方解憂很不情願的去了,同修聽說我去了,就有意都到公婆家學法,他們讀書我在一旁帶著抵觸的情緒帶聽不聽的,漸漸的我聽進去了,最後我聽明白了:原來法輪功是佛法啊!是宇宙大法,師父給修煉人消去生生世世所造下的罪業,消業中修煉人得承受,這是從根本上消業。明白後我下決心又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那時是冬天,煉功人很多,炕上坐不下,我就在地上打坐,同修們都讓我上炕,怕我著涼,因為我盤不上腿,別人穿棉褲我穿毛褲,我心裏很自信的淡淡一笑,這是佛法,是超常的,涼又怎樣?同修又說,你盤腿時間不要太長見好就收,不要硬撐。我仍然淡淡一笑:大法是超常的,沒事。我發自內心的信師信法,心性提高上來了。師父將折磨我一年的病業幾天的時間內全部拿掉,立竿見影,同修和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挽回了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謝謝師父為不爭氣的弟子操心。

二、轉變觀念 丈夫也修大法了

真正修煉大法後,我嚴格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由一個脾氣暴烈的人在短時間內變成一個溫和體貼的人。

可丈夫卻一反常態,突然間變壞了,除了不賭,其它壞事無所不好,每天喝得醉醺醺,幾乎是常年不在家吃晚飯,單位三天兩頭有上級領導以檢查工作為由來喝酒,每次都是他陪酒,結交了許多各行業的狐朋狗友,反正天天就是喝,不到半夜不回家,人看不著,錢更看不著,所有飯店的老闆都巴結他,用他現在的話說:那就是真正中共國家公務員的形像。

其實,那時也是在給我提高心性,需要我擴大心的容量,可當時悟不到啊!我就勸丈夫,根本不起作用,自己還被氣的夠嗆。逐漸的通過學法我悟到是我以前欠他的,因為我以前對他太兇了,這樣想心裏平衡了許多,怨恨心淡了。可是看他一天天墮落,覺得這個生命很可憐,枉來人世一遭又造下許多罪業。只有得大法,唯有師父能救他,我就想辦法讓他得法,為了讓他看到大法的美好,我就一味的對他好。可他卻說:別盡整那些假惺惺的事。我感到委屈,我這麼對他好他怎麼這麼說?幾次之後我就想:肯定是我不對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可是想讓他得法沒有錯啊?我錯在哪呢?

一次學師父的一段法打開了我的心結,師父說:「過去我們無論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麼樣學好法,我怎麼樣為大法做工作,我怎麼樣能夠提高,我怎麼樣能夠做的更好;總感覺是在學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當中的一員。經過了這一年以後,我發現大家完全變了,你們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想法。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1]從這段法中我悟到:我們修煉應該是把自己無條件的溶於法中,應該是無條件的同化法,我們的做好應該是無條件的,跟任何人沒有關係。我明白了丈夫為甚麼不認可我對他的好,是因為我的做好是有條件、目地的,那就是為了他變好,表面上看我的行為符合法,其實是帶著有求。

悟到之後我就轉變了觀念,不再看丈夫如何了,心裏連想都不去想,就是用法對照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我該做的,不知不覺中丈夫變了,而且真的修煉大法了,修煉狀態一直很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