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也給同修提個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個月,一同修突然來我家,原因是同修傳播真相時自認為一時疏忽有漏,怕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跑到我家,讓我幫他發正念,解體邪惡迫害。

同修邊敘述邊加自己的好多揣測,都是負面思維。我讓他把負面思維都去掉,不要人為的自己給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煩。哪知同修誤以為我不幫他,滿眼含淚,滿嘴是求,口不擇言,說了些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讓我很震驚。最後我們還是把誤解消除了,我答應他每天幫他發兩次正念,上下午各一次。後來他又提出讓我幫他的一個剛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不久的親戚同修發正念,我問了那個同修的一些基本情況後也答應了。同修走後,我靜下心來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頗有感觸,思前想後,決定把它寫出來,給自己也給同修提個醒。

一、在自己很難很危險的時候,第一念要想到求師父

師尊早就告訴過我們:「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悟到:師尊的這段講法對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個檢驗,是悟性的檢驗,也是信師信法根本問題的檢驗,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身後都有師父法身,還不止一個。師尊就在我們身邊!可是同修第一念想的不是師父,而是他的母親(同修),而後是其他同修,自始至終也沒想起師尊。這不本末倒置了嗎?師尊無所不能,大法威力無邊,為甚麼不求師父呢?!這不是修煉的根本問題嗎?同修做前沒怕;做的過程中也沒怕。回家之後回憶整個做的過程中有的環節沒有考慮周到才怕的。同修做的是救人的事,做的時候又沒有怕心。師尊能不保護他嗎?回家後怕,其實我也有過與同修相類似的經歷,而且還不止一次。最後證明都是自己嚇唬自己。

我想,回家後怕一般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自身怕的物質因素沒完全去掉,又有哪個環節沒做好,就產生了不安全感,人心上來了,怕的物質因素就起作用了,就開始怕了。二是另外空間邪惡看到你怕了,就利用你那個沒做好的環節越發加大讓你怕,讓你越想越怕,越來越怕,看你還敢不敢再出去救人。邪惡是在往下拉你,毀你。千萬不能上當受騙。其實這時你第一要做的是抑制、克服你的怕心,請求師尊幫助化解,找出自己的人心執著,去掉它,同時還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師尊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怕心沒了,正念足了,師尊甚麼都可以為我們做。誰再膽敢迫害,師尊決不客氣,也決不允許。

我們同是師父的弟子,同修一部大法,是同修關係,不是常人關係,沒有回報。誰為誰做了甚麼,都是份內的事,應該的,師尊就是這樣安排的。因為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大法弟子是個整體,表面上是你在幫助同修,在為同修做甚麼,實際都是在給自己做。沒有甚麼可委屈、可抱怨的。你沒有吃虧,你得到的是最珍貴無比的威德。因為未來的新宇宙要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二、真正度人、救人的是師父

師尊早就告誡過我們:「其實度人的是法,做這件事的只有師父,你們只是引導了有緣人得法,能不能真得度還得看其人能否修圓滿而定。千萬注意:有意無意的話講大了佛都會震驚,不要給自己修煉造成障礙,這方面的口也得修,希望大家明白。」[3]同修中有修時間長的,有修時間短的;有參加過師尊傳法班,見過師尊的,有沒參加過傳法班,沒見過師尊的;有精進的,有帶修不修的;有正念強的,也有人心重的;有開天目的,有某些能力的,也有甚麼感覺都沒有的;有三件事做的好的,也有怕心重很少做的等等。總之,層次不同,境界不同,修煉狀態也不同。

但是,不管誰甚麼樣,其實修煉就是修自己。九九年以前是個人修煉階段,主要是學法、修心、煉功、洪法。其中就會有各種心性的表現,也就存在修自己的因素在裏面,就有過人心膨脹,自心生魔的例子;九九年以後,由個人修煉全面轉入正法修煉,具體體現在做三件事上。學法修心煉功是直接同化法,有心性修煉在裏面,就要修自己;發正念和講真相救人同樣有心性修煉在裏面,都有修自己的因素。在發正念上修自己,在講真相和救人過程中修自己。在哪一方面做的好,突出,就會聽到讚美之詞,就會有人跟著學。儘管在法理上也知道應該聽師尊的話以法為師,也明白學人不學法的危害。可還是有人重蹈舊轍,轉頭就忘。同修想過沒有,說讚揚話的,想跟著學的,比如單純的想讓同修帶一帶學學講真相救人的經驗和方法,是沒問題的。如果你的心性有問題(有崇拜、依賴的心,不管自覺不自覺的還是潛意識的)都在把同修往懸崖邊上推;被讚譽的、被人追著學的同修,這時更應該冷靜,有自知之明,自己某方面的特長和能力是師尊給的,大法賦予的。認識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真正救人度人的只有師父。自己只不過跑跑腿,動動嘴,是在講真相救人中修自己,提高昇華自己,就不會出問題。如果把握不住自己,認為自己做的好,得到同修的稱讚、認同和肯定,心裏美滋滋的,有點飄飄然,無形中把自己抬高了,自我顯示心起來了:我行,你們不行,你們跟我學聽我的。師尊告誡:「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4]儘管是自己不自覺的,潛意識的,都會出問題。這是心性問題,心性有漏。不及時歸正,舊勢力就要下手迫害,因為它有了藉口了。

當然還有表面上的其它因素,比如參與人較多,長時間在一個地方講真相發資料等現象也不可忽視。這方面教訓太多,代價太大。所以謙卑,把自己擺在最低處,才不容易出問題。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人們只注重到大海的「容」而忽略甚至忘記了它的「低」,大海永遠把自己處在最低位置。大法弟子本身還需要師尊救度呢,沒有師尊和大法,就沒有大法弟子的今天,離開師尊和大法,我們甚麼都不是,不要把自己想的有多了不起。這在修煉中是最忌諱的,也是最危險、最可怕的。尤其是在邪惡血雨腥風的迫害中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更要格外珍惜和謹慎的對待自己和同修。

三、幫同修發正念,不要加負面思維

我在和同修確定發正念內容時,我不由自主的突然問了一句:你媽媽(同修)是怎麼發的?同修告訴我他媽媽發正念的內容。我很吃驚:怎麼加這麼多的負面思維?你的迫害沒有成為事實,怎麼能當成事實來發呢。都是自己假想的。這不是幫倒忙嗎。不是那麼回事也成那麼回事了,這不是給邪惡支招,給自己下套嗎?千萬別再這麼發了,要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發出的東西要保持很長時間。

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一篇交流文章,其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我想怎麼才能闖過病業關呢?只有學好法,一切交給師父,向內找,修去執著心,才會做到。晚上我去同修家學法,這位老年同修家的場特別好,我一坐到床上,腿不由自主的就可以散盤,(因為腿腫的厲害,學法時腿只能伸著),還有一位同修,我們三人一塊學法,每天就是學法、發正念。在這位同修家我的腿就可以散盤,別人家都不行,這是怎麼回事呢?有一次我問老同修,她說:『我沒有給你加任何負面思維,別人問你好了沒有,我就回答好了,也不讓同修們有任何負面思維。』原來同修給我加的都是正念。每次學完後我們都交流一會兒,每次她都鼓勵我:『今天好多了,比昨天好,腿部正消呢!』使我增強了信心。」

可見,同修的正念對魔難中的同修是多麼重要!正念和負面思維給同修帶來的結果也大不一樣。師尊曾給我們講過「相由心生」[5]的法。大法弟子的心會促成或左右外部環境的正轉或逆轉。所以把握住自己這顆心就非常重要。一個不動就能制萬動。師尊說:「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6]大法弟子在今天這個負面因素的社會裏,更要時時注重去自己的負面思維,尤其要去掉邪惡黨文化長期灌輸的懷疑一切而導致的負面思維。在幫同修發正念時,一定根據同修具體情況確定發正念內容,不能想當然,要恰如其分的有針對性的發,發出的一定都是正念:正念加持同修,正念鏟除邪惡,過程中決不能有半點負面思維。負面思維會把魔難中的同修置於更難更危險境地。說嚴重點,你不是在幫同修,而是在幫邪惡。所以幫助同修發正念一定要在法上用正念發,發的都是正念,不能有任何負面思維。否則就是在幫倒忙。不只是發正念時要求這樣做,就是在平時的接觸、交往中,生活中也應如此。一旦發現,立即清除。

個人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不講狂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