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家人也會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師父說:「你想過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煉當中嗎?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煉中,你知道嗎?」[1]我認識到對家人,我們的一言一行也是真相,只有自己修煉好了家人也會改變,也會認同大法,起到弘揚大法的作用,救度更多的眾生。

一、與婆婆相處

婆婆現在和我們住在一起,在常人中她算是比較好的一個人,不多言多語,也勤快。

今年春天,有一個朋友約著我出去吃飯。我就給婆婆做好了飯,端到飯桌上讓她吃。過了一會兒,我在另一屋裏聽到她罵我,說:「光讓我吃煎餅,留著包子你自己吃?」還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因為平時婆婆愛吃煎餅,所以炒菜時我給她嵧了一個煎餅。因她說過那些發麵包子有點酸,我就沒給她嵧。她以為我出去了,實際上我就坐在屋裏的沙發上,聽的清清楚楚的。當時聽著我也沒怎麼動心,還想我怎麼出去,別讓她聽見我還在屋裏,那樣她會不自在。我就輕輕的從前門出去了。

可是過後,我心裏就翻騰開了,感覺很委屈,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我也知道這樣不對,我就背師父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背著背著感覺自己心的容量在擴大,感覺有一種不好的東西被師父拿掉了,頓時輕鬆了。

我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矛盾呢?平時丈夫說我做飯火候大了小了的,不好吃,有時婆婆也跟著插上一句。雖然當時自己沒說甚麼,但心裏很反感,有怨恨心,這個不讓人說的心一直去的不乾淨。

還有,我修煉大法前,婆婆來看孩子,我和丈夫吵架時她在旁邊,雖然不是對她,但是也等於是罵她了,而且罵的很難聽。也許是我修煉前欠下的吧?我在心裏安慰著自己。

在當今社會,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人人都在其中。現在想想自己幸遇大法師父救度,不然自己會造下多少業啊。跟同修交流時,同修說這就是修煉人的一種境界,明明自己被挨罵了,還擔心別人知道了不自在,只有修煉人才能做到為別人著想啊。

因為放下了,心性提高上來了。我和婆婆之間相處的很好,我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二、善待小姑

我的小姑子從小體弱多病,脊柱嚴重變形壓迫到了心肺。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後來成了心衰,肺動脈高壓。哪年都得住醫院一至二次,每次住醫院我都幫著陪床。

今年七月,小姑子發燒又去住醫院,白天我在那裏陪床。天熱她又不敢開空調,身上出汗多,難免有味,我就給她擦洗,不能上廁所大小便,我就給她接了倒掉。病房裏還有兩個病人,其陪床的家屬說:「你是她嫂子啊?我還以為是姊妹呢!現在這樣的嫂子不多見。」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不修煉法輪功的話,我做不到這樣,你問問小姑子我能做到嗎?」小姑子說:「嫂子說的是真事。」他們投來讚許的眼光。一個說:「真好,怪饞人的。煉法輪功的就是好,你看你,脾氣好,不火不躁的。」

後來,小姑子高燒不退,病情更重了。她臨終前對我說:「嫂子,謝謝你。」我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要謝就應該謝李洪志師父。是師父讓我對別人好,更何況是自己的親人。」她含淚點了點頭。

是啊,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是做不到這樣的。侍奉老人沒得說,照顧小姑子就不是心甘情願了。尤其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小姑子還曾經和鄰居說挑撥她哥哥和我離婚。我能不計前嫌,用心照顧她,對此未修煉的丈夫也很感動。

三、丈夫的轉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那個恐怖環境把丈夫嚇得逼迫我放棄,他看我態度堅決,就說:「煉也行,在家裏煉,不准出去,不准和煉法輪功的人在一起。」有同修來家裏,他也不願意。過後我和他說:「人家在路上碰著你,問候你,你哼了不動的不理人家,最起碼得有點禮貌吧。人家來咱家裏是看著咱家人好才來的,憑甚麼對人家橫鼻子、斜留眼的?」當然這其中有我對他沒講明白真相的原因,事後有所改變。

朋友聚會時,我跟他的同事、朋友講真相勸「三退」(勸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也不讓講。我就說:「這麼大的事情,關係到一個人的將來。我不講是我的事,我講出來,他選擇甚麼是他的事,你不要攔著多說話,你叫他自己選擇。有很多東西看不到,摸不著,你能說它不存在嗎?」他說:「好、好,你自己選擇。」

後來他碰到我的一個同事,談起我來,他跟我同事說;「法輪功還就真是神奇,十多年了一片藥也沒吃,身體健康沒病。」平時對我從不說,但他心裏是佩服大法弟子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