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找給人家九十九塊錢」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說這個「多找九十九塊錢」的故事之前,先寫出星期天的一件事。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去參加表哥孫子的滿月宴,一路上發生了一些事引起一點感想,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不知道為甚麼公交車過了一輛又一輛,就是沒有我們要等的那一輛。我覺得是師父在點悟我三件事做的不好,回不了家了,所以心裏不好受。上了一宿夜班,這時很想回租的樓裏去睡覺,心裏急,也沒了正念。和一位等車的大爺講真相,人家不理不睬的。只講了基本真相,看人家那麼冷淡,人心起來也講不下去了,也沒講三退。大爺坐車走了。

來了一個中年男人,只是搭了幾句話,也沒講真相。那人走了。

又來了一個年輕女子,聽著耳機,很文靜,我也沒講。

這時來了一位騎自行車的老大姐,她到我們身邊下了車,看看我們倆和那個女孩,然後支好車子,拿出車籃裏的挎包,猶豫了一會兒走向我們。雖然這位大姐戴著帽子和口罩,但給我的感覺她很疲憊。丈夫悄聲說:是同修!我也猜到了,微笑著看著她。她搭了幾句話,就問我知道三退的事不?我笑著說:是同修!她也很激動和我握手,我倆交流了幾句。她說她今天狀態也不好,在家躺了一會,覺得不對勁,就起來發一會正念,然後就出來了。我說,大姐,你去跟那個年輕人講,我發正念。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去了。那女的只是捂著嘴笑,搖頭。

一會來了一位大媽,同修又給大媽講,好像是退了,因為他們說話聲音小,周圍噪音又很大,所以聽不清。

後來女子回到站牌下的椅子上坐下,同修又說了幾句,我也講了幾句,女子不理我們了。一會兒同修走了,那位大媽和女子說了兩句甚麼,我沒聽清,似乎感覺是在說同修。女子沒吭聲,因為她知道我也是大法弟子。我有些感慨,這人算是得救了嗎?丈夫說,那老太太很煩!受謊言矇蔽的生命啊,大難來時你們怎麼辦!心裏難過,卻開不了口!

我們等的車終於來了!上了車,不久,忽然一陣噁心,想吐。第一念就是上火了,暈車,因為修煉前我就這樣,著急上火坐車就暈車!馬上否定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暈車是常人的毛病,我是修煉人,那些感覺不是我!然後背師父的《論語》。背了兩遍,感覺不那麼噁心了。閉目靠在椅背上,回想剛才等車的一幕,同修疲憊的身影,老大爺的冷漠,大媽的厭煩,年輕女子的「與我無關」的淡漠表情,交替在我眼前晃動,揮之不去!

縣城的同修很多,出來講真相的也很多。經常聽到熟悉的人或家人說到在縣城遇到同修的事。我們這裏也有許多同修在講,每個集市上,都會有好幾個,甚至十幾個同修發資料講真相。總的來說在這一帶人們知道真相的很多。可是我個人感覺真正明白真相,理解、支持甚至佩服大法弟子的人卻很少很少,甚至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屬都不是很認可。本地人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多是不理解:不好好幹活成天趕集說這個!而很多常人對縣城同修的感覺是,煩。

不止一次聽到常人說起去縣城遇到大法弟子的事,上來就講三退,在身後追著不走。小姑就曾經遇到過這樣的同修。小姑怕心重,不敢說她嫂子是煉法輪功的,她已經退了,只是跟追著她的同修說,我知道了,你走吧!

這個同修跟了她一路,從公交車上,一直追到商場。小姑煩透了,當時她已經在看《轉法輪》,自那以後不看了,回家把書還給了我,還說了很多不理解甚至很抵觸的話!

還有一次在公交車上,兩個婦女說起在車站等車,總會遇到小媳婦老太太追著讓三退,說吃飽了撐的,閒的難受,真不知道他們為啥。當時我給他們講了我的親友中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和為啥三退。我雖然沒說我是大法弟子,那兩個人聽我的話音也猜到了,就不說了。也不理我,而是聊起了別的!

很久以來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為甚麼真相資料發了那麼多,那麼多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可是真正明白並接受真相的卻那麼少呢?(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認識)

想著,忽然車身一陣晃動,車子一下子朝一側傾斜過去,然後又恢復正常。人們一陣驚呼,穩定下來,開始議論,這大坑也沒人填上!誰填哪?誰管哪?!我看看窗外,原來到了離家最近的那個鎮上,這裏的集市在這一帶算是最大的,也是同修最常來、來的次數最多、人數也最多的集市!聽著人們的議論甚至牢騷,我莫名的臉頰發熱!想起前幾年的一件事。

來這個鎮集市趕集的人很多,特別是臘月,人更多,上廁所就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這麼大的集市只有一個公廁,又髒又亂,很少有人打掃收拾。那年臘月,廁所很久沒人管理,滿地的屎尿。人們上個廁所很難,怨聲載道。同修的二哥就曾經兩次對同修說:你們法輪功咋不把廁所給收拾了?!我們幾個經常去集市講真相的同修商量,大家把廁所收拾乾淨,既能方便大家,又能證實大法。遺憾的是,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幾個同修也沒有去收拾,最後是市場管理的人給收拾了。後來聽說,是很多同修嫌髒,認為有那時間還不如去發幾本資料、救幾個人呢!這件事一直像一根刺一樣扎在我的心裏。直到前些日子,三姐同修還在想去做,可是沒人願意配合!

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讓我們做好人,處處替別人著想,我們做到了嗎?我忽然明白了,眾生為甚麼對我們不理解,甚至厭煩。不是眾生太執迷不悟,是我們沒做好,沒做到真善忍的標準,他們怎麼相信呢!沒有讓常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在你身上顯現。

再說這個「多找九十九塊錢」的故事。

曾經在集市遇到一個賣帽子的小伙子,三十歲左右。第一次遇到他是我和三姐去集市趕集。說是講真相,那時我倆還不會講,怕心和面子心都很重,所以只是轉轉。那時已經快到夏天了,賣夏天戴的帽子的攤位特別多。我倆也想買帽子。轉到一個賣帽子的攤子前,過程中我也想講真相,只是找不著話題開頭,這時三姐給他二十塊錢,等他找錢,帽子是十五塊錢。我說了句:可別找差了!那個小伙子很激動,聲音很大的說:找差了?!去年我找差一回,多找給人家九十九塊錢哪!人家給我送回來了,因為人家是煉法輪功的!我和三姐一聽笑了,說,若換成平常人能給你送嗎?他「哼」了一聲。我說:不但不會還你錢,還得笑你傻呢!他說:那一定的!我就說法輪功好!

第二年的夏天,我和同修一起到鎮上這個集市趕集講真相。快回家時,下起了小雨,集市擺攤的人都紛紛收攤回家。我才想起我是來買帽子的,於是小跑著到一個正在收攤的賣帽子的攤位前,喊:我買帽子!那人問:幹啥戴?我說下地幹活戴。他給我推薦了兩種適合我的,我挑的過程中似乎弄髒了帽子,我說,你放心我一定買的,我是煉法輪功的。他說:「法輪功好啊!我一次賣帽子多找給人家九十九塊錢,人家給我送回來了,是煉法輪功的!」我一聽這話才認出他是去年賣帽子的那個小伙子。

我給了他一本真相冊子。他說,他喜歡看《明慧週刊》,問我能給他幾本看看嗎?還說有一本週刊,其中一頁被他閨女給撕了,他心疼壞了!我說我下集給你送幾本來!若不是那位同修言行證實大法,讓世人真正的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和好,這個小伙子怎麼會如此真心實意的認同大法,並且接受真相,傳播真相!

順便提幾句自己的經歷。去年剛出來打工的時候,在陌生的環境,一開始講真相還開不了口,我和丈夫就從一個好人做起。每次去接班,都幫著上一個班的同事打掃衛生,收拾廢料;有些沒上過學的,或者對寫字很生疏、不願意寫的,我們都主動幫著寫報表;一個班的同事更是力所能及的幫忙,從不計較幹活多少,吃虧佔便宜的從來不想。所以同事們和我倆都很好,後來我們給他們講大法美好,和迫害真相,即使不三退的也會改變他們對大法的看法,因為眼前的大法弟子和電視上說的不一樣。有一位河南的同事,我幫他寫報表,跟他講真相。他說:我剛來就看你倆和別人不一樣!我告訴他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師父就是這樣教的,只是我們做的還不夠好,達不到師父要求的,所以,你們還不能完全看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他退了少先隊。

師父說:「做到是修」[1]。同修們,我們做到了嗎?!生活是修煉的一部份,而不是修煉是生活的一部份哪!

師父在新經文中一再強調「修好自己」[2],那就是在告訴我們整體的不足在哪了!我寫出這些想法,不是指責,因為我也是其中的一個。一直想和本地的同修交流這方面的感悟,只是總覺的自己很差勁,看到同修和整體有不足也不敢說,因為覺得沒資格說!今天我想去掉這顆心。不管我層次高低,我也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應該有這個義務和責任。修好自己,整體提高,更好的救度眾生,不是只把它當作一句口號喊喊就算了。師父要求我們:「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2], 這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還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