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才能救家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四歲,我們姐妹共五人,我排行老二。在二零一六年正月初三,我們全家在三妹家聚會,一共二十多人,吃飯分兩桌,男士一桌,女士和孫子輩一桌。大家正吃著飯、聊的很高興的時候,突然我姐夫和三妹夫說起了××黨怎麼好,現在的好日子是××黨給帶來的等等,還說「咱們在座的就有反對××黨的,沒有××黨,你吃甚麼?誰給你退休金呀?」

我當時一聽,吃了一驚,因為我姐夫已經辦理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為甚麼還說這些呢?我意識到這是衝我來的,我不能和他爭鬥,我不能動人心。我馬上想起了師父的話:「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1]

為甚麼讓我聽到,自己還有甚麼人心沒有去掉?我馬上向內找:第一我真相沒講到位;第二我有很多的人心沒去,比如:急躁、爭鬥、怨恨,說到底就是嫉妒心。我心裏求師父加持,我一定努力把這些心修去。

師父教導我們:「這些事往往來的很突然,看上去非常猛烈。如果你遇到了一件很麻煩的事,搞的你很狼狽,很丟臉,面子上很過不去,那時你怎樣對待?你很坦然,能做到這一點,你那心性在這一難中就提高,你那功也相應的長了那麼高。你能做到一點點,你就能得到一點點;你付出多少,你就能得到多少。人在難中往往不一定悟的出來,但我們要悟,不能混同於常人,產生矛盾時要高姿態。我們在常人中修煉,魔煉心性也得在常人中魔煉,得摔幾個跟頭,從中得到教訓。要想甚麼麻煩也別遇到,就能舒舒服服的長功,那是不可能的。」[2]

我想我必須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好,不是嘴上說說就行,那得有實際行動的,得真修實修,我努力向內找,剖析自己,到底哪些具體事情上表現出來這些人心的呢?

我回憶起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大概是一九九七年,我姐夫向我借了五千元錢,最後只還我四千元,剩下一千元到現在也沒有還給我。二零零三年過大年時,我到我姐姐家去做客,吃完飯後,大家都休息了,我就和我姐夫聊天。他突然來了一句:「有人說我還欠二姨一千元錢呢。」我姐夫接著說:「我欠你錢我承認,跟我要我沒有,你怎麼著吧!」我聽了一笑,甚麼話也沒說。那時我已經修煉了,雖說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已經較上勁了:以後你再別想從我這借錢了!好借好還,再借不難!我並沒有按照修煉的標準去做,混同常人了,也沒向內找,為甚麼我姐夫這樣說話,這是去我甚麼心? 當時反而起了爭鬥心,心裏暗暗較上勁,還不自知。

一轉眼到了二零零八年,我姐姐因騎車不小心把腿摔骨折了,急等用錢交押金做手術。可是姐姐家有點其它事情,拿不出二千五百元押金,她女兒給我打電話借錢,我馬上想起了我姐夫以前說過的話,借錢不還還理直氣壯,心裏就不高興了,雖然沒有馬上拒絕,可是嘴上問外甥女說:「甚麼時候還?」外甥女生氣的說:「不借了,自己想辦法去。」 我心裏說:「自己想辦法,你還是有錢。你跟我說是借錢,這是好聽的,實際就是不想還。」沒有意識到這是師父利用這個機會讓我提高的,因為師父說過與自己修煉無關的不會給安排的,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我不但沒有提高,反而增加了爭鬥心。

這件事把我姐姐一家人都給得罪了,外甥女揚言說:「二姨別到我家來,來了就給她轟出去!」 我聽到後還是沒有向內找,仍然混同與常人,說:「請我去我都不去!」

我果真有六年就沒到姐姐家去過。

二零一三年,我老伴病了,一直到二零一四年二月去世,在這段時間,我姐夫給我幫忙不少,還告訴我說別著急,有事說話,我二十四小時開機,隨叫隨到。我姐夫畢竟是個常人,能做到這種程度,確實讓我感動,可我還是煉功人呢,也沒能按照煉功人標準去要求去反思自己,真是愧對師父的教誨。

師父說:「煉功是向內找,自己多修煉自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爭取提高,向內使勁。人都向外使勁,別人都修好了,都上去了,就你沒上去,你不是白搭嗎?修煉得自己修嘛!」[2]

在後來的一個階段,我努力學法向內找,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使自己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向內找只是浮於表面,那些物質並沒有去乾淨。

在二零一六年大年初三,聽到我姐夫和三妹夫哥倆的對話,認識到自己實修的不夠,不能僅僅停留在嘴上找到了,更重要的是「做到是修」[3]。

經過思考和正悟,我決定放下好面子心、爭鬥心、怨恨心,正月初十那天,我來到了姐姐家,誠心誠意的向他們道歉。心想如果碰到外甥女給我難堪、往外轟我,我也不能急,要穩住心,用修煉人的心態面對他們。把所遇到的一切都當成師父給自己安排修煉提高的好事。我真正把心放下了,外甥女就跟沒有那回事一樣,見到我很客氣的說:「二姨沒變樣,還挺好的。」我姐姐、姐夫見到我來也都很高興。

見面後,我再次跟他們聊起以前的事情,真誠的向他們道歉。我說:「首先我沒有按照修煉人的要求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是我修的不好,離我們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我會繼續努力修,給你們加倍彌補。有兩件事情你們多諒解,一是二零零八年姐姐摔腿骨折需要用錢,我沒有幫忙,對不住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你們看我以後吧。二是我老伴有病期間,姐夫不計前嫌,跑前跑後給我幫了不少忙,讓我很內疚,愧對煉功人稱號。 如果換位思考,我可能做不到姐夫的寬宏大量。再次感謝你!」

他們對我的真誠很感動,我姐夫也說出了自己的不足,還有一些事情我們也說開了,雙方都解除了誤會。我告訴他們:我以前的性格是從來不認錯的,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我是做不到的,這都是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問題,多為別人著想。他們對大法對師父更加敬佩。

在這之後,我又去了兩趟姐姐家,每次去他們都發現我的變化,皮膚變得白了、細了,氣色很好,大家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狀態越來越好,對我講的真相他們都也心悅誠服的接受,認清了中共邪黨的真面目,全家三口都認真的選擇了「三退」。

我第三次去的時候,是帶著「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條幅,準備自己找時間掛出去,姐夫知道後說:「你留下吧,我保證給你掛出去,我要掛就掛在鄉政府的門口去!」沒過多久,他真的做到了。我真替他高興,一個生命真正得救了,他背後的無數生命也得救了,他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通過這件事,我深刻體悟到,修煉人只有做到真修實修,才能救了人,尤其是家人,我們的言正行正,就是最好的真相。

層次有限,如有不對,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