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兩次營救親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因為父母都是大法弟子,我從小就是在大法修煉中成長起來的小弟子,今年十五歲了。下面我把兩次參與營救親人的經歷向師父彙報一下。

二零一零年,我爸爸貼大法真相不乾膠被綁架,那年我十歲。

為了營救爸爸,我和媽媽去相關的公檢法部門講真相、要人。可能因為那時我還太小,媽媽決定去要人時,並沒和我商量,就直接帶上我出發了。其實那時我很害怕,但我並沒告訴媽媽。雖然害怕,但我知道應該這樣做。在車上,媽媽問我怕不怕?我說:「開始害怕,但一想到爸爸還在裏面被迫害,就應該去。」媽媽說:「對,我們一家人就應該在一起,這個時候更不能退縮。」就這樣我開始了一個多月陪媽媽營救爸爸的歷程,其間走訪了派出所、公安分局、看守所、勞教所等很多部門。

由於媽媽正念很強,不管到哪一個公檢法部門,媽媽都是比那的工作人員還要理直氣壯,這也慢慢的感染了我,加上一次次的磨練,我的正念也越來越強,後來怕心基本沒有了。

因為每次要人都是一次正邪大戰,媽媽養成了在去的路上背法和發正念的習慣,從我和媽媽去的第一次開始,媽媽就要求我這樣做。這養成了我這麼多年直到現在一上車就背法、發正念的習慣。在營救爸爸的過程中,我也會和媽媽切磋,提醒媽媽有哪些執著心。

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這次營救爸爸的經歷使我從開始的害怕、焦慮、不知所措到後來的坦然面對,這不僅歷練了我,還去掉了我很多的執著心。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媽媽被突然綁架,我決定去派出所要人。

我完全是自己決定這麼做的,其間沒跟任何同修切磋,甚至都沒跟爸爸交流,只是決定後告訴爸爸。爸爸也支持我去要人。我就一個人去派出所要媽媽,因為有了小時候要爸爸的經歷,這次去要媽媽我幾乎沒有任何壓力和怕心,心裏很坦然,就覺得應該去做。

去了兩個派出所,始終得不到媽媽的下落,派出所的人互相推諉,我兩個地方來回跑,去了四趟,他們才告訴我媽媽的下落。

在要人的過程中,我在兩個派出所之間奔波了幾個小時,到哪個派出所我都是很坦然的問我媽媽的下落。後來媽媽下午自己正念闖出派出所。

媽媽出來後我又陪媽媽去要我們被抄走的真相資料及電腦等東西,這其間跑了好幾天,去過派出所、國保大隊等部門跑了無數次,走訪了派出所所長、國保大隊隊長、六一零部門等很多相關負責人。

當時營救媽媽時,我沒有任何壓力,可是在陪媽媽要東西時,我卻感到了有一點壓力。後來媽媽和我交流說:我還是有親情,要媽媽時,那麼積極、坦然,要大法東西時,就沒有那麼上心。還是把媽媽擺在第一位,把大法擺在次要位置上了。現在被抄走的東西除電腦主機外,其它東西都要回來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還找到了自己的爭鬥心。一次在派出所要東西時,媽媽給一個不明真相的常人講大法好,那人說了很多誣蔑大法的話,我當時就急了,反擊的話差點脫口而出,好在這時那人走了。否則可能會造成不好的後果,使她以後更難被救度。

雖然我從小就開始修煉大法,其實我並不是很精進,因為沒吃過甚麼苦,所以求安逸心、怕吃苦的心很強,所以在學法上抓的不夠緊,尤其是煉功不能堅持,這都是我以後要改正的。

以上是我的一點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